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08

Chapter 08.超高校级的神助攻

  

  日向快要绝望了。

  一开始的时候,由于腹部的剧痛,还有胶布拉扯皮肤的不适,他并没有发现到狛枝的想法在中途发生了改变,甚至觉得对方的舔舐软软的,湿湿的,正好安抚了柔嫩的嘴唇皮肤因为胶布被强行扯开而产生的刺痛。

  于是当狛枝的舌头伸进他的口腔的时候,日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再加上对方是如此的气势汹汹,以至于他几乎没有产生被亲吻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像是被放置已久的饿犬口中的骨头,下一瞬间就会被彻底咬碎拆解入腹。

  事实上,以狛枝吮吸日向舌头的力道,很难说他是不是真没这个打算。

  「狛……叽……」

  无法顺利的使用舌头,日向勉强从喉咙挤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可惜他的叫唤不仅没有起到阻止作用,反而似乎微妙的进一步刺激了对方。

  狛枝以更加可怕的气势加深了这个吻,并且将自己的舌头尽可能的向着日向的口腔深处卷去,简直像是想要把日向连同他的声音一口吞下。

  而如此深处的口腔黏膜被刺激着,日向觉得想吐。

  作为一个之前连初吻都没有的童贞,日向不要说应付狛枝,甚至连中止这个疯狂的吻都做不到。

  因为他们的口腔是如此贴合着,日向简直觉得自己无法合上,何况以他们的舌头纠缠程度,就算一口咬下去,日向也怀疑自己在咬痛狛枝之前,会先咬到自己的舌头。

  更重要的,是狛枝的眼神。

  不知道是生理性眼泪的模糊效果,还是缺氧造成的幻觉,日向注意到狛枝从头到尾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唯恐眨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似的。

  而那个目光是那么的……寂寞和不幸……让日向不由涌现出了面对不断道歉着的罪木的焦躁感,不,比那个还要糟糕,反正此刻的日向觉得,如果可以稍微让狛枝觉得好受一点,可以让他的目光不那么悲伤的话,被做什么也无所谓了。

  好在这时候,从外面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个混沌空间的不正常。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怎么回事啊……这个到底!」

  「不,不会真的死了吧?!」

  来自同伴的声音像是冷水一般泼在了日向的脑袋上。

  该庆幸吗?

  由于过份凄惨的景象的冲击,似乎没人注意到狛枝和自己真正在干什么——但是,狛枝再不停止,恐怕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吧!

  只是日向才那么一想,某个讨厌的声音直接就在他的脑袋上方不远处想了起来:

  「唔噗噗噗噗,还真是激烈呢!还想说再次发生了杀人事件的,没想到会目击这样的场面呢!DOKIDOKI……但是,不纯同性交往也是禁止的哟!」

  对了,你也在啊……黑白熊。

  这种奇怪的场景到底要怎么解释才不会让人产生怀疑啊!

  日向简直想哭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同伴们的惊叫都无动于衷的狛枝在听见黑白熊的声音的那一刻终于露出了如梦初醒的表情,但他依然停顿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日向的嘴唇,然后用鲜红的舌头舔去嘴角的银丝,那近乎色情的表情简直就差说出『多谢款待』的话语来了。

  事后果然要揍他一顿。

  日向在心里下定决心。

  『没死吗……』不过此时,狛枝的脑子的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他在心里想道:『不,应该说,这样『竟然』还是没死吗?」

  虽然毒气计划失败了,但划破了四肢又被长枪贯穿,以失血量来说都不是有足够的体力保持清醒的状态,更别说激吻了。

  而且,之前的『时间停止』又是怎么回事?!

  狛枝心里充满了疑惑。

  对于日向来说,遗憾的是,有这种疑问的只有狛枝一个而已,其他的小伙伴们由于黑白熊的提醒终于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但也因此变得更加混乱:

  「没死吗?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终里很是豁达的松了口气:「但是啊,你们要相扑也好,要摔跤也好,有必要弄成这样吗?」

  我觉得没必要。

  而且这跟摔跤和相扑没关系。

  日向在心里回答。

  「日,日向……狛枝,你,你们在做什么啊?!」像是终里这样粗神经的毕竟罕见,更正常的九头龙似乎无法理解现状的样子。

  「唔噗噗噗,是殉情吧!」黑白熊则不客气的嘲弄道,就算是黑幕的化身,对于局限于程序中的它来说,暂时也无法摸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过这并不妨碍黑白熊惯性的将事情弄得更加复杂:「终于无法忍耐无休止的怀疑和恐惧,所以想以死亡为手段逃离这儿呢!就某个方面而言,也算是一种选择?最后连死都没死成,还真是无能的无可救药呢」

  「……怎么会?!」闻言,温和的王女情绪中难得表达出了愤怒的情绪:「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活着离开这里的吗?日向同学……狛枝同学,你们现在的行为,让已经死去的大家情何以堪!难道他们的牺牲,你们就什么感受都没有吗?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弃了生命呢!」

  九头龙似乎也想说什么,但看着贯穿了日向和狛枝的长枪,他最终还是叹息道:「比起这个……必须快点让他们得到治疗吧!」

  「啊啊,对,治疗,必须马上送去医院……」目光再次落到那骇人的伤口,索尼娅慌张的说道。

  但接着,却是微妙的停顿。

  想起了即使送去医院,也没有看护的人(罪木)这一事实,索尼娅只好为难的看向了黑白熊:「黑白熊先生——」

  「不干不干不干!」没等索尼娅说话,黑白熊就用过于夸张的口气激烈的拒绝道:「你们把本熊当做哆啦A梦了吗?什么事都依赖校长是不对的,怎么说也是高中生了,至少必须做到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吧!」

  「等,等一下!」终于,另一个小动物跳了出来,粉白的颜色让日向很羞愧的想起来——好像他彻底把莫诺美的存在给忘记了。

  而永远被无视的兔美老师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再次遗忘的事实,它愤怒的盯着黑白熊:「你就准备那么放着他们死去吗?」

  「…………」

  「你以为装哑巴可以蒙混过去吗?」

  「哎呀,这不是莫诺美吗?」黑白熊歪过头,像是『原来的发展』的那般说道。

  「你才意识到?!」兔美惊叫道。

  看着这对相声组合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很神奇的将对话扭回到了原世界线,日向简直不知道做什么评论才好。

  当然,日向并不需要去医院。

  已经拥有了制作外挂程序插件能力的他,即使在程序中,也可以分分钟将身上的伤口治好,更不需要依赖黑白熊,反过来说,黑白熊的存在才比较麻烦,因为他不能在对方面前修复自己的身体,再加上狛枝的『异常存在』,日向迫切需要避开黑白熊的监控范围。

  因此他艰难的开口道:

  「老鼠城……」

  黑白熊唯一无法染指的地方,也只有那里了吧!

  只不过日向才那么说,就可以感觉到两道怀疑的视线——黑白熊当然是一个,还有,就是狛枝凪斗。

  但日向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坚持道:

  「不要去医院,送我们……去老鼠城……!」

  「为什么?如果得不到治疗的话,你们会死的!」索尼娅含着眼泪说道:「日向同学,你就那么想要逃避吗?」

  ……不行了。

  没想到黑白熊还没有开口,最大的阻碍来自自己的同伴啊!

  不过,在所有坚持到最后的人中,比起怀疑过日向的左右田,因为佩子的死才醒悟的九头龙,还有一根筋的终里,作为王女的索尼娅看似随和,却从头到尾都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在现在这种环境,她也是最难以说服的对象。

  至少,日向一时没有找到说服索尼娅的方法。

  「结婚……」这时候,一直沉默着的七海却忽然说道。

  「唉?」

  「日向君的意思,是想要在最后跟狛枝君在老鼠城举行婚礼吧……我想。」

  不,我没这个意思。

  七海,你在说什么啊……?

  日向震惊的看着被他看做是知己的樱色少女,脑子一时无法理解对方的话语,却看见七海偷偷的对他比了个V。

  说起来,拿到七海的希望碎片以后,日向也对七海进行了一定的修复,难道这里的七海是……

  「喂,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九头龙说道。

  「正是因为这个时候,才有这样的愿望吧?」七海偏过头,用一贯慢节奏的口吻细心的解释道:「无法满足的心愿变成了现实的压力,于是终于放弃了生命。如果愿望一直无法得到实现的话,那么光是治疗身体也没有用处……我是那么想的。」

  这种形容为什么像是在说没有满足愿望就无法升天的幽灵啊!

  而且我的愿望并不是和狛枝结婚……不,首先,男人和男人结婚本来就不正常吧!七海,也许你是想要帮助我,但用那么荒谬的说服,即使是一根筋的终里也不会认同的吧!

  日向抽搐着嘴角。

  但是,他低估了大家的接受能力。

  在目击了过份有冲击力的自杀场面之后,又看见了在这种状况下依然在接吻的狛枝和日向,和这种猎奇的现实相比,对于在场的大家来说,七海的说辞异常的有说服力。

  「啧,没办法了吗?」九头龙冷哼道。

  「如果是日向同学的心愿的话……那么我们开始准备婚礼吧!当然,也不能忘记去医院拿药品!」索尼娅果断的举起了手腕:「但是在这之后,日向同学和狛枝同学无论如何要乖乖接受治疗啊!」

  不,我说,你们就这样接受了吗?

  比起愿望实现的放松,日向更觉得精神上遭到了打击。

  话说诸位同伴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啊!

  日向感觉到了深深的忧郁。

  这个时候,唯一让日向精神勉强得到治愈的,反而是黑白熊:「喂喂!你们把本熊当做透明了的吗?!不纯的同性交往是禁止的啊,你们还记得吗KUMA!」

  「不会让你打搅大家的!」但兔美老师英勇的对着黑白熊扑了过去,在扭打成一团之余,还感动的叹息道:「为了同一目的而行动起来的大家,多么令人感动啊!」

  我也觉得很感动,但为什么是婚礼啊!

  日向简直用了所有力气才克制着自己没有喊叫出来。

  并不知道日向的纠结,终里最后拉着困住日向和狛枝的绳子用力一拽:

  「总之,先运到老鼠城去,对吧?」

  伴随着她粗暴的动作,无法忍受的剧痛再次席卷了日向的身体。  


评论(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