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09

Chapter09.绝望的他,他和他


昏暗的房间里,(绝望残党)的狛枝凪斗蹲坐床鋪的角落里,电视散发的光芒不时倒映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他默然观看着由自己学弟学妹所上演的残酷游戏。

对此,狛枝凪斗毫无感想。

也许,是他太自我中心了。

也許,这也是因为他实在看太多书了,诸如此类的令人感动和充满希望的故事狛枝可以随手列举出几百个来,作为读者和观众,就算在『外面』觉得感动又如何呢?

这种希望和狛枝凪斗没有任何关系。

何况,这出『游戏』真的存在希望吗?

连内奸都没有出手,就已经开始对昔日的同学下手,各种欲望和背叛难看的一塌糊涂,如果自己也在那里……啊哈!

狛枝抱住自己的胳膊,露出了自虐的表情。

他会那么想,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77期的学生会全体堕落成绝望残党,狛枝凪斗简直可以说是『厥功甚伟』。

敏锐的他,早在预备学科开始游行的时候,就闻到了空气中不正常的味道,并为此兴奋——

沒錯,兴奋。

像是我这种垃圾,当然不可能是战胜绝望的主角。

但只不过是『区区』绝望而已,超高校级的大家一定轻轻松松就可以战胜的。

为了让大家的希望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即使我稍微加高『游戏』的难度也不要紧的对吧?

如果可以看见希望的光辉,我即使被当做『绝望』也无所谓。

啊咧啊咧啊咧,只不过『这个程度』而已,为什么大家都绝望了?

大家不是希望的象征吗?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狛枝凪斗陷入了混乱。

而等他察觉的時候,他已经因为他的行为被分類為『絕望』,可又因为他向往著希望,对绝望深恶痛绝,所以『绝望』也不承认他是同伙。

帅气又英俊的狛枝凪斗,今天也是孤单一人。

此刻被反锁在狭小的房间里,无所事事的狛枝盯着屏幕上那娇小的少年,果然还是觉得——

一样的垃圾的才能,一样深信着希望,和虫子一样的我没有任何不同呢!

只是因为自己『不幸』积累的还不够,所以失去了机会,才让这个同样具有幸运的才能的存在先一步成为了『希望』吗?

有机会的话,倒是想要和苗木诚比比看谁的『幸运』更加强大!

虽然,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才能。

是的,同样拥有『幸运』的狛枝,对和自己拥有同样才能的苗木没有任何兴趣——勉强要说的话,有点厌恶吧——记得在学校的时候,就时常看见这个低自己一期的『幸运』很随便的跟其他超高校级的大家混在一起,一点都没有认知到自己作为希望的踏板的卑微——说到这个,好像某个预备学科也是一样的?

该不是处于相同立场,才对苗木崇拜了起来吧?

狛枝恶意的猜测道。

像是回应他的猜测一般的,门的方向传来了声响。

现在在这个岛屿,会来到狛枝房间的,当然也只有他正想到那个预备学科而已。

不过,还有到吃饭时间吧?难道有其他事情?

疑惑的看了一眼录像机确定时间——因为这个房间没有其他显示钟点的机械——狛枝却坐在床上没有其他动作,直到对方在黑暗中抬起脸,定定的看着他,他才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吃惊的说道:

「是你……?」


***


无聊。

无聊透顶。

这个世界无聊透顶。

但若问为什么无聊到这个地步还不去死,因为这是个简单的概率问题——活着,还有概率可以遇到不无聊的事情,但死去,则是百分之百的无聊。

幸运这种才能,我也是有的。

反正这种无聊的才能,也只能用在使『最小概率』生效上而已。

所以,只要等待就好了,只要活着,终归有一天,会等到不无聊的未來的。

但『等待未來』这件事本身,就无聊得令人绝望。


「再过十八天,就可以使用了。」

将手术用具彻底收好,将整个手术室还原成完全没有使用过的样子,『他』用没有感情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半个月后,这只手就彻底成为我的吗?彻底?」狛枝痴迷的看着『自己的』左手,用疯狂的声线问道。

此刻,那只有着可怕红色长指甲的手臂并不是用绷带马马虎虎的固定在他的手腕上了,而是切实的缝合在了一起。除了狛枝原本苍白的肤色和手的肤色有着无法更改的色差以外,至少从缝合的位置来看,几乎看不出缝合的痕迹。

这是外行都可以看得出来的,无比高超的缝合技术。

像是欣赏艺术品一般的看着这只原本尺寸都和自己不合适的手,狛枝终于转开了目光,热切的看向了为自己实施手术的那个人:「难道你是超高校级的外科医生吗?还是超高校级的整形师?啊啊,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啊!『日向君』?」

为狛枝做缝合手术的,是『日向』。

或者说,是拥有日向外表的存在。

但虽然同样是普通的身材,端正到没有特色的脸孔,只有呆毛显眼到没有意义的发型,这个『日向』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的。

他是那种即使站在人群中间,也会第一眼就注意到,并且不由产生敬畏的存在。

尤其是他用那双鲜红的瞳孔看人的时候,让人不由就屏住了呼吸严肃起来。

这样的人,狛枝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

但『他』却断然否定道:「我不是日向创。」

可惜,他的冷淡对于狛枝来说是无效的。

不管在哪里都不会看气氛看人脸色这种KY特质得到了充分运用,狛枝兴致勃勃的问道:「那么你是日向君的什么人?兄弟?双胞胎?……啊,不,身体应该是一个的吧?难道是双重人格?」

「无聊。」知道狛枝已经得出了结论,『他』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难怪我觉得日向君很眼熟!不过日向君为什么说自己是预备学科呢?难道你有的才能他没有吗?」狛枝自顾自的继续询问道,不过他最在意的,果然还是对方曾经提起过的『那件事』:「对了,你曾经说过的……」

「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甚至,远远超过了预期。

用冷淡的没有情绪的红瞳直视着狛枝,『他』继续道:「但是,如果你想要见到『那个人』,你想要再次杀死『那个人』,你必须去找日向创,『东西』在他的手上。」

「唉——?日向君吗?」狛枝发出了长叹,有趣的注视着对方:「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明明在你的眼里,我是不值得一提的垃圾吧?」

「因为……」

对于狛枝的问题,『他』依然用无趣的标准模式回答道:

「无聊。」


***


因为『无聊』……吗?

但是,拥有无聊能力,本尊像是垃圾一样无聊的自己,是无法满足对方的吧?

所以重点,还是在『日向君』的身上吧!他到底想要对自己的另一人格做什么呢?

说起来,日向君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人格』存在吗?

跟在『他』的后面,重新往关押自己的房间走去,狛枝颇有兴致的推理着。

而走在前方的那个人好像没有感觉到后面炽热的目光似的,或者感觉到了也不在意。

『他』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只自顾自的前进着,卻在经过每个拐角处的时候,突兀的推了狛枝一把。

『他』的力道并不大,所以狛枝只是后退了两步而已。

站定脚跟后,狛枝疑惑的再向着对方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前方不远处的人整个气质变了。

那股刚刚还无视一切的冷漠劲头瞬间从对方的身上消失,虽然才能的味道还残留着,但几乎微不可见,剩下的,只有跟狛枝一样悲催的旁观者气场。

至少,狛枝是那么感觉的。

『他』,彻底变回了日向君。

但日向君本人却似乎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可悲变化,他一脸茫然的站在那儿,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

「日,日向……?」这时候,却有人迟疑叫道。

日向和狛枝这才注意到左右田正位于日向所在的走廊的另一端。

『应该是发现了左右田君,才推了我的吗?』狛枝继续思考道,观察着那边的日向:『从反应来看,日向君应该不知道『他』的存在?』

「啊,左右田?」而另一边,并不知道狛枝就在离自己一步之遥的位置,还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最后的记忆还在程序里——的日向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了?」

「啊,那,那个啊……」左右田吞吞吐吐的说道。

本来狛枝还担心左右田会走过来发现自己,但没想到左右田却在离日向很远的距离就站定了,保持着那个似乎不太愿意靠近日向的姿态,左右田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你……怎么发现自己喜欢上同性的?」

「啊?」那一瞬间,日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日向果然是HOMO啊!』狛枝则漫不经心的如是想。

「我,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并不知道还有一个人在『偷听』,也误会了日向的反应,左右田挥舞着手说道:「只,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同性恋什么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日向不解的说。

之前才在程序中发生那种事情,日向不想听见这种话题。

但左右田为什么会这么问?

刻意无视掉跟自己有关的可能性,日向回想起左右田之前还试图让自己代替他去调解第一个案件的行为,不由把焦点放在了只属于第一个案件的那位毫无节操的厨师先生身上:

「难道说,你发生了什么吗?和花村……?」

「不,我才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果然,左右田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激烈态度否认道:「虽然,虽然有些误会,但我被仓鼠混蛋救了,所以什么事都没有!完全没有发生过!」

「喔——」日向拉长了音调应道。

看来真的发生了什么,还意外的和田中有关。

不过,以左右田的态度来看,大约就是被索尼娅拒绝的程度吧——还真是和平。

日向羡慕的想道。

不是没有同情心,只是对于不得不负责某个变态却被拉着殉情还被强吻的日向来说,左右田的问题真的和平的让人想要叹息。

另一方面,并不知道程序中的自己给日向带来了多大的困扰,这边的狛枝则看着走廊的另一端,寻思着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干脆逃走好了。

毕竟这边的狛枝跟左右田已经同学好几年了,并不是程序中那个还和大家不怎么熟悉的狛枝,所以他在听见左右田的哀叫的第一时间,就判断接下来的对话就算听了,也是在浪费时间。

「你这是什么反应?!你才……」但左右田本人显然很不满意日向的反应,他大叫道:「你才不是要和狛枝结婚了吗?!」

这句话,成功的让日向僵硬在了原地,也让狛枝顿住了已经抬起了的脚。

他……刚刚在说什么?

狛枝震惊的转过头,而日向则干巴巴的问道:「你在说什么鬼话啊!?」

左右田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你还想要隐瞒吗?我,我都知道了!你明明告白还和他殉情了。」

告白……?

殉情………………?!

狛枝瞪大了眼睛,第一次觉得自己大脑容量不太够。

而左右田根本不管听众的反应,继续说道:「虽然你们没有成功,但既然做到了这个份上,作为心灵之友,我也只能祝福你们了,放心好了,我不会歧视你们的!」

不过他一边说着,却一边向后退去,好像日向是什么病原体似的。

基本这种行为,就是『歧视』。

但日向顾不上吐槽,只叫道:「原来你在场吗?!」

这样说起来,之前在程序里的时候,左右田似乎确实安静的有点可怕,好像除了一开始的尖叫,竟然什么表示都没有。

不,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日向拼命的想要解释:「那个……是误会——」

恩,应该是误会。

怎么可能有人愿意跟我这种垃圾告白结婚,甚至还殉情什么……

狛枝也如此想道。

「怎么可能是误会?」左右田却说道:「我亲眼看见你们在那种情况还,还……吻得难分难舍……」

那更是误会了。

我怎么可能跟日向君接吻,记忆里完全没有这回事啊!

狛枝如此想道,并且期待的看着日向,希望他进行反驳。

「所以,是你弄错了。」

日向确实反驳了,可惜,狛枝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日向用惊人的气势绝望的怒吼道:

「谁会跟那种被贯穿了还发情的变态难分难舍啊!」

贯穿?

发情?!!

贯穿还发情………………啊咧……啊咧啊咧啊咧?!!!!!!!!!!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