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1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一夜 侦探·贵族·跟踪狂

 

日向创最近很忧郁。

因为他被跟踪狂给盯上了。

虽然日向很想要当做是自己被害妄想症发作了,但住所遭到入侵,生活垃圾被人翻过,最重要的是,包括内裤在内大量衣物丢失的现实,让日向不得不接受自己被奇怪的色狼盯上了这个推论。

可是,到底什么样子的色狼,会想要一个一米八(实际一米七九)的男人的内裤啊!

而更可悲的是,日向的职业是个『侦探』。

作为侦探却被跟踪,简直是让人笑都无法笑出来的冷笑话。

「哈哈哈哈哈——」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当地警局的警长罗赛就发出了简直可以将咖啡馆掀翻的狂笑:「虽然以前就觉得了,但日向你啊,真容易被『变态』喜欢上啊!」

「事到如今,我自己也有一定觉悟啦!但作为警长,你这种反应真的好吗?」日向不快的看着自己的损友。

「可是没办法啊,你也知道的,这种还没有造成实际伤害又难以取证的事件,即使真的抓到了对方,也只能警告对方几句,」罗赛耸了耸肩:「何况,最近我们局里忙得连警犬都想要当人用了,实在抽不出人手。」

「发生了什么事吗?」日向好奇的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罗赛却含糊其辞的摆了摆手,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掏出一个档案夹,递给了日向:「也因此,有个小委托想要你帮帮忙。」

「什么样的委托?」日向问道。

他没有纠结警长的隐瞒。

毕竟日向又不是什么名侦探,也没有小说中警长跟侦探的对立关系,相反的,作为一个主要任务只是找找小猫小狗抓抓偷情外遇的小侦探而言,跟警局搞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在警局实在忙碌,或者觉得这个案件不合适警察出手的时候,就会委托给他这种小侦探了,比如现在。

「这个委托吗……噗,」但提起这个委托,罗赛警长却忍不住再次喷笑了出来:「是一个跟踪狂事件。」

「啊?」日向愣了愣,开始有点怀疑这位警长大人是不是拿他来开刷了。

「当然不是说你!」看出了日向的不快,罗赛哈哈笑道,却也认真的解释道:「被跟踪的,是『上区』的某位。也正因为是『上区』所以不能不管,但如我之前所说的,警局管了也没用,何况现在真的很忙,所以只能拜托你这位『大侦探』了。」

「是吗?」但怎么都觉得是挖苦啊!

叫被跟踪的侦探去调查一起跟踪事件什么的……

日向苦笑着摇了摇头,却还是接过了罗赛手中的档案夹翻了翻。

档案夹中并没有案件的详细信息,只有一个地址和一份推荐书。

「具体的,等你见了委托人再说吧!」不等日向追问什么,警长就说道:「『上区』那些家伙真是麻烦,好像多问几句就会侵犯他们隐私似的,所以所有的问题必须你自己去调查——有那封推荐信,他们应该不会太为难你。」

『——那倒未必?

从你的口气判断,委托人很麻烦也是你不愿意处理这个案件的原因之一吧?』

不过,像是这种警局觉得麻烦的『上区』案件,正是日向愿意从事如今的侦探工作的最大原因。

日向并不是那种有的吃还抱怨的人,所以他乖巧的将所有吐槽吞了下去,将档案夹放入自己的包里,和警长闲扯起来。

 

***

 

半个小时后,日向离开了咖啡店。

尚且觉得时间还早,再想到最近不仅没接到什么像样的案子不说,卧室还被奇怪的跟踪狂给入侵了,觉得头痛的日向没有直接回去事务所,而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服装,索性带着警长刚给的档案夹,向着通往『上区』的『电梯』。

『电梯』这个词,是古语。

在这个文明前,还有一个遗失的古代文明。

根据考古学家们的说法,那个文明位于土层的上方,可以看见神所居住的『天空』,即使不需要魔石的照明,世界也有半天是光明的,植物和动物都很温顺,不敢直接攻击人类,人类理所当然的是神的宠儿,世界的主宰,这个时代,被称为『伊甸时代』。

可惜,即使这样人类还不满足,他们砍伐植物,杀戮动物,消耗能源,甚至向神的领域伸手,他们的狂妄自大终于激怒了神灵,最后终于被驱逐到了这深深的地底,成了现在这个地底文明的开拓者。

日向对这些神话传说并没有兴趣,但『电梯』好像确实是上古遗民留下的设施。

虽然早就无法考证『电力』是怎么成为能源的,但在『魔石』的驱动下,这些箱子承载着人类,在一个个巨大的地底洞穴中穿行着。

而另一个和传说中描述的故事讽刺的相同之处在于,『上区』并不在『上面』,而在『下面』。

越是上面的洞穴就越是充斥着上古遗民制造的不明物件和因此变异了的生物植物,也充斥着更多的危险,所以贵族老爷们通常住在更深处的下层洞穴当中,他们却管那儿叫做『上区』。

这个世界还真是滑稽又荒谬。

会这么想的日向当然不喜欢『上区』。

虽然那里建筑物和街道都比他现在所居住的『中区』要好很多,各种设施也更方便齐全,但光是那闷热的空气就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温水中的青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煮熟了。

当然,这也许是日向的偏见。

因为『上区』的天气调剂系统明显比其他区域好多,日向这次到达的时候,这里甚至正浪漫的下着『小雨』。

地底世界当然是没『雨』的,这种有水滴自动从上方飘落的现象,也是上个文明才会拥有的。

不明白这种现象有什么地方有趣的,日向在是不是要买一把以后可能再也用不上的雨伞,或者叫一辆马车——又是贵族们无聊的复古兴趣——之间犹豫着。

不过哪个选项,日向都不喜欢。

何况这次即使去了也未必可以见到当事人——警长只给了地址,电话号码和其他联络方式一个没有——日向几乎可以想象那位委托人的仆人会装模作样的表示主人很忙,然后再傲慢的给予一个预约时间的样子了。

『要不然,干脆回去好了?』日向如此嘀咕道。

反正最近他也没有接到其他案子,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

「请问,是『侦探』吗?」

正在这时候,日向却听见有个苍老的声音如此问道。

日向被吓了一跳,然后他循声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全身上下几乎标注着『管家』二字的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白发老人。

「我是侦探没错,但……」未必是你要找的那个。

日向迟疑的回答道。

他并没有告诉警长什么接手这个案件,对方也没有询问,而且他也是拿着档案夹就心血来潮的过来了,所以日向完全有理由相信,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天他会在这个时刻来这个地方。

「那就是你没错了。」老管家却强硬的说道:「日向先生。」

都被叫出了名字,那就不是什么误会。

即使不是警长所说的那位委托人,似乎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于是日向也只好跟在了这位老管家的后面,好奇的问道:

「你家主人拥有预知未来的魔法吗?」

如果有这个能力,好像自己就可以抓住跟踪狂吧?随便帮我也解决一下最近骚扰我的那个。

日向在心里吐槽道。

「不,主人没有那方面的魔法。他只是知道是『你』,并且确定你会来而已。」老管家却回答道:「事实上,从报案开始,我已经在这儿等了您三天了。」

「什么意思?」日向古怪道。

可惜管家并没有继续回答日向的问题,他显然并不愿意更多的透露关于主人的事情,只沉默的将日向带上了一辆奢侈却封闭的马车。

乘坐着这个毫无效率到令人昏睡的交通工具,日向在两个小时以后,才见到老管家所谓的『主人』。

这位『主人』还真是位彻底的『贵族』。

他是白色的,无论是苍白的皮肤还是色素单薄的头发,只有眼珠泛着灰绿的色彩,看起来有点像是白化类疾病的患者,而高挑却过份纤细的体格更强调了不事生产的特征。

真正让日向皱起眉头的,却是对方繁复的蕾丝袖口下隐隐约约露出来的缠绕着手腕的青色荆棘。

「『贪婪』?」日向低声自语道。

「是的,『贪婪』,不错的观察力,真不愧是侦探先生。」对方却不以为意的微笑着,向着日向伸出长着荆棘的手:「初次见面,我是狛枝凪斗,属性『贪婪』,等级『堕落』。请问侦探先生是什么『属性』『等级』呢?」

闻言,日向的眉毛再次皱了皱。

自称『狛枝凪斗』的贵族,所说的属性和等级,是『魔力』的属性等级。

这个世界并不安全。

虽然不知道人类不得不迁移到地底的理由是不是因为『得罪了神灵』,但危险的辐射和可怕的变异生物是无处不在的。

哪怕是相对安全的『上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为了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人类以近乎被诅咒的方式获得了『魔力』。

而根据魔力对人身体性格的不同影响,魔力属性又被分成了『傲慢』『愤怒』『懒惰』『嫉妒』『暴食』『淫欲』『贪婪』七种。

并且根据力量等级,又被被划分为『萦绕』『污化』『秽恶』『膏肓』『瘟疫』『堕落』『原罪』七阶。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被力量简单划分的世界。

不过,作为唯一会用衣料隐藏自己身体的动物,人类似乎天性中就存在着虚伪不实的一面。

即使所有人都想要知道对方的力量类型,但却想要将自己的隐瞒起来,像是这样大咧咧的将自己的属性等级当做自我介绍说出来的,日向还是第一次遇到。

也因此,呆愣着的日向没有立刻回应。

「啊,抱歉。」日向的沉默似乎让对方误会了什么,狛枝缩回了原本伸出的手,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好像是我冒昧了。」

「咦?啊,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否认什么,日向匆忙说道:「我没什么特别的力量,所以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才没有那回事!日向君一定拥有着相当了不起的力量!……不这样的话,怎么会被『七十二柱』之一的『沙克斯』家的大公所看中呢?」狛枝却口气坚决的如此说道。

沙克斯……

啊,对了,那是罗赛的家族名称。

只不过那位警长非常讨厌自己的家族,而且极力跟贵族划清关系,所以日向几乎都忘记这么一回事了。

话说回来,这个人还真是罗赛所说的『委托人』啊!

到了这时候才确定这一点,日向觉得自己确实有点侦探失格。

而听狛枝那狂热的口气,他应该是罗赛的崇拜者吧——那位警长在同性那边好像确实蛮有人气的——也因此才会相信了偶像的推荐(推脱),派人在电梯处等了自己三天。

做出这样的推论,日向看狛枝的眼神就有些同情:

「可惜,现在的我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力量。」

看着狛枝似乎不赞同的还想要说什么,日向却不想要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转移了话题问道:

「反倒是你,既然等级是『堕落』,那么和罗赛一样,也是『七十二柱』之一吧?说起来,还没有请问你的家族?」

「那才是没有提起的必要。」说到自己,狛枝的口气却变得不以为然起来:「所有人都知道,在力量的等级序列中,『堕落』这个等级,是最多名不副实的。」

这倒也是事实。

虽然魔力的等级被分为七阶,但只有前五阶的『萦绕』『污化』『秽恶』『膏肓』『瘟疫』算是真正的力量划分,而『原罪』和『堕落』分别代表『每种属性最强的强者』和『力量最强的七十二人』。

其中『原罪』还好,单方面属性数值最强的存在用仪器就可以判断,『七原罪』的地位无法动摇。

但战斗力却不是用普通的方法可以测定的,事实上,最早的『七十二柱』的战力排行至今都是争论的话题。

所以仅次于『原罪』的『堕落』听起来力量强大,但其实只是当年被封为『七十二柱』的后人而已,虽然也继承了『大公』的爵位,其中实力佼佼者也存在,但也不乏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

当然,所有的草包都不会承认自己是草包的。

日向不知道狛枝属于不属于这种类型,但在这种场合,必要的客气话还是必须说的:「怎么会呢……」

「因为,我没有『家族』啊!」不等日向说完,狛枝就说道。

「唉?」日向愣了愣。

在『堕落』这个等级名不符其实的时代,『七十二柱』之所以还是『七十二柱』,就是因为初代的『七十二柱』们留下的『家族』『随者』『军团』,正是拥有这些力量,后来的挑战者们才无法击败『堕落』们,取代他们的地位。

但狛枝却坦率的说道:

「我啊,根本不是贵族,而且出生就身体不好,亲生父母因为我受了不少罪,最后还杀掉了,虽然后来幸运的被『七十二柱』的大公收养了,但这个家族一直人才凋零,最后竟然遇到了灭族惨案,结果最后被我这个外人捡了便宜,继承了『七十二柱』之名。」

「……还真是跌宕起伏的人生。」对于这样的经历,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对,日向也只能如此感慨道。

「恩?是否觉得我这种存在,侮辱了『七十二柱』呢?」

「不,我没这个意思!」日向慌忙否认道。

「我自己倒是这么觉得的呢!但是『命運』如此,我也沒有办法,」用自虐的口气如此说道,狛枝叹息着摇了摇头:「不过话说回来,连『军团』都没有的我也确实算不上什么『七十二柱』,何况真正继承到的财产,也只有这座城堡而已。」

「这样吗?」日向沉吟道。

虽然现在好像是必须安慰对方的场合,但这样下去好像没完没了,何况作为被聘请来的侦探,也不是为了来闲聊的。

根据『委托人』到目前所提供的线索,日向不由问道:「那么,所谓的『跟踪狂』是不是因此而来的?」

「……跟踪狂?」

「那个?不是吗?」日向奇怪的解释道:「虽然是……落魄了的家族,但无论是『堕落』的等级,还是『大公』的头衔还是很引人注意的,所以罗赛所说的『跟踪狂事件』,是不是有人因此盯上了你,想要收集你的情报,打败你取代你成为『七十二柱』?」

这是很正常的推理。

毕竟再怎么名不副实,『堕落』也是强者的等级,『七十二柱』是最强的七十二人的称号。

只要击败现在的七十二柱,那么即使『七君主』也不能庇护他们,只能剥夺他们的贵族头衔,转赐给挑战者们。

所以每年寄给七十二柱的挑战信不知道会有多少,只不过,有家族的保护,没几个挑战者可以真正到达大公面前而已。

像是狛枝这样孤单的存在,简直是没有城墙壁的房屋,任人予取予夺。

想到这里,日向简直想要疑惑狛枝为什么现在还是『七十二柱』,而没给那些挑战者们给料理了。

「……,…………,………………」

但是对于日向的推理,狛枝却偏过头,长时间的沉默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日向担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跟踪狂对吧!恩啊,确实呢,跟踪狂。」用可疑的语气如此说道,狛枝再次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向日向邀请道:「我确实很苦恼这件事,所以,日向君是不是跟我在城堡里走走?如果是你的话,也许可以发现什么线索。」

「哦,那么,拜托了……」

日向疑惑的回答道。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