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2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二夜 内裤·线索·恐吓信

 

发现『线索』了。

不过,是关于入侵自己家里的跟踪狂的。

「……请问,这个内裤……是哪来的?」

在据说是狛枝卧室的房间里,在豪华的KING SIZE大床上,看见熟悉的蓝底白花的内裤的时候,日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但是,眼睛闭上了再睁开,内裤依然还在那儿。

虽然也想要当做这个屋子的主人是同样款式的内裤的『同好』,可惜这些内裤是日向在半年前成功解决了某个已经破产倒闭的服装工厂老板的女儿离家出走事件后,所收到的『报酬』。

整整一仓库,可以从这辈子穿到下辈子。

考虑到那个工厂已经倒闭的现实,应该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直到这段时间日向的住所遭到入侵,才莫名其妙的丢失了四条。

现在,这四条内裤都好好的放在垂着白色纱幔的大床上,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出现在这华丽房间的突兀。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的床铺,狛枝露出了无辜的笑容:「明明离开房间都还没有的,也不是我的东西,何况,品位恶劣到这种程度的物件,真的有人会去穿吗?」

「呜咕!」

「话说回来,日向君为什么会这么问呢?」狛枝像是才想到一样,偏过头望向日向:「简直好像一眼就知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一样。」

废话!

因为是我的东西啊!

但就各方面而言,在这种地方说出来都会构成问题发言。

最后,日向只能很无奈的说道:「……因为从花纹和质地来说,不像是会出现在这里的……」

「唔——?了不起的洞察力,该说不愧是侦探吗?」狛枝很夸张的说道。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这么说了,但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的大肆赞扬,怎么听都像是讽刺。

日向抽了抽嘴角,想要找借口回收自己的内裤:「那么,这些内裤也算是重要的证物,可以让我——」

「恩,有必要好好检查一下呢!」不等日向说完,狛枝就漫不经心的命令道:「把这个收起来。」

「是,小少爷。」伴随着狛枝的命令,好像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跟在狛枝身边的管家像是早就料到主人会这样吩咐一般的,先一步的收起了那些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的内裤。

「等等,这是我的工作吧?」日向慢一步的反应过来,但直接抢回自己的内裤又太唐突了,于是他只会悲愤的抗议道:「我以为你是让我来调查这起事件的?」

「但『鉴定』这种小事并不用麻烦日向君出手啊!」狛枝却说道:「这座城堡就有全套的鉴定设备,从指纹到气味,如果有人穿过的话,甚至连残留的汗液和汗液中含有的魔力残留都可以检验……」

那样更糟了好吗?

不是立刻就会发现那是我的内裤?!

感觉上即将从『调查痴汉的侦探』变成『将自己内裤放在别人床上的变态』,日向觉得在『误会』产生前,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抢回自己的内裤。

「真正需要麻烦日向君的,是『这个』。」

狛枝却似乎没有发现日向的恐慌,他打开放在床头柜的精致小盒,从里面拿出了一迭厚厚的信件。

粉红色的,看上去好像散发着玫瑰香味的信件。

「情书?」基于外壳,日向做出了初步判断。

「啊哈,怎么可能?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明明长着一张很讨女人喜欢,在Homo那边也应该相当吃香的脸孔,狛枝却用自我贬低的口气说道:「虽然有人记得我,愿意给我写信就应该深怀感激了,但对方那么的热情,每天都寄一封过来,一直不回应也不太好,所以才想要弄清楚是谁寄来的。」

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和跟踪狂通信?

日向不确定的想道。

不过日向确定自己不喜欢狛枝的说话方式。

明明外表和其他方面是肉眼可见的优秀,但这位白色的青年却是不是的自我贬低,让人觉得有些焦躁。

也许,是因为被父母遗弃养父母又被杀害的缘故

考虑到对方的悲惨经历,日向觉得好像也可以理解,于是他没说什么,只打开了那些粉红色的信件。

确实不是情书。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种情书上面写满了『去死』字的。

密密麻麻,鲜红的『去死』。

「这根本脱离了跟踪狂的范围,是威胁信了吧?」逐一拆开粉红色的信件,日向皱眉说道:「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啊,难道是七十二天前?」

之所以这样问,是日向注意到了信件下面的数字。

像是所有很规矩的,按照格式所书写的信件那样,在写满了『去死』文字的信纸右下角的日期处,有着一个数字。

但那并不是日期,而像是一个倒计时。

放在最后那封信件,也是狛枝收到的第一封信件,那上面的数字是『七十一』。

狛枝将信保存得很好,也按照了顺序排放,于是数字一封一封的减小,到了放在最上面的那封,也是从油墨痕迹判断最新的那封信件的时候,右下角的数字变成了『零』。

血淋淋的『零』。

相比其他信件,这个『零』甚至大而突兀的超过了那些『去死』,像是某种征兆,又像是某种警告。

「了不起的判断力,没错,是七十二天开始的。」狛枝依然用夸张的语气如此说着,好在他接下来所说的内容正经了很多:「信件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但没有发现任何遗留信息——对方在将这些信投递之前,甚至进行了杀菌处理,真是细心过头了,给我这种垃圾的信件,其实根本不必那么费心的——不过『墨水』可以确定是人类的血液。从魔力属性判断,应该都是『贪婪』,从『萦绕』到『瘟疫』都有,但每一天的『献血者』都不太一样,而无能的我只知道,第『四十四』天的应该是『下区』暴食大道垃圾回收站附近面包店家的大儿子——那可怜的一家难得出一个『膏肓』等级的,没想到竟然失踪了……」

「等……等等等等!」听到这里,日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对方:「你怎么知道第『四十四』天的血液来自谁的?」

这个调查也太详尽了吧?

作为侦探的日向都觉得自己未必可以做到这一步——虽然,重心好像有点微妙的偏离了调查跟踪狂的原意。

狛枝却依然一脸无辜的解释道:「啊,那天我去警局的时候,『幸运的』碰见那家来报案,我因为『巧合』沾到了他们家的血液,结果很惊讶的发现,他们和我收到的信上的DNA是亲属关系,然后拜托警长调出对方进行魔力测验的时候登记的血型样本,很容易就确定了身份。」

「……这个完全超过了『巧合』的程度吧!」日向忍不住吐槽道。

「会吗?」狛枝轻浮的微笑道:「但命运如此安排,我也没有办法。」

「……」日向抽了抽嘴角。

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吐槽下去。

不过,追问也没什么意义,日向完全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但他知道狛枝应该有其他的追查的方法。

毕竟是『贪婪』嘛!会使用的魔法大概可以猜到:

『未来预知』;

『心灵控制』;

『精神污染』……

七个属性中,所有人都讨厌『贪婪』,甚至『贪婪』们之间也彼此讨厌,正是因为『贪婪』这个魔力属性是『心灵』『精神力』相关的能力,所具有的魔法也是所有魔法中最神秘也最让人不想要靠近的,毕竟没人希望自己的内心想法被偷窥了,甚至莫名其妙被人控制了。

而且,『贪婪』们的性格也是最差劲的。

不知道是不是使用精神力特别容易导致精神崩溃,总之根据统计,『贪婪』属性的神经病是最多的,有人甚至偏激的认为贪婪属性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不是已经黑化,就是在黑化的路上。

日向虽然自认没有这方面的偏见——要说『贪婪』不正常,日向觉得其他属性也没正常到哪里去——但没有必要的话,他并不想得罪一个『贪婪』属性的家伙,硬要知道对方的必杀技是什么。

拿着信件思考了一下,日向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推理:「七十二封信上都是不同的『贪婪』的血液,而唯一一个可以确定身份的已经失踪,是不是可以初步推论,黑幕是一个专门对『贪婪』下手的变态呢?」

「很符合逻辑的推理,说起来,最近好像确实有不少贪婪属性的少年失踪,而且身份都属于不太合适公布的那种,」狛枝笑眯眯的说道:「罗赛警长最近因此忙得团团转呢!」

原来最近警局很忙是因为这个吗?

……等等,你这不是都知道了吗?

日向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似乎都被对方玩弄著,他不快的问道:「罗赛没说什么吗?」

从目前的线索看,狛枝极有可能是『贪婪失踪事件』的下一个受害人,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日向都不觉得罗赛会把这么一个线索人物丢给自己。

「罗赛警长很忙。不过这是当然的,像是我这种垃圾的事情本来就不该烦劳他。」狛枝却说道。

「但是,现在你这边的情况应该很紧张吧!」日向拿着拿那叠信,拍了拍信纸:「如果这真是威胁信,上面的数字是倒数,那么『今天』不就是最后一天了吗?!」

『零』意味着结束。

「所以,你不是来了吗?在最重要的最后一天。」狛枝一把握住了日向的手,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他,像是看见了骨头的小狗:「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我果然运气很好!」

「……」

日向立刻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后退了一步:

「我觉得这件事有点误会,请允许我先联络一下罗赛。」

「请便。」狛枝倒不在意日向缩回手的动作,只笑眯眯的说道。

伴随着这样的对话,老管家再次无声无息的出现了,手里还捧着放置在红色丝绸垫子上的电话。

『电话』依然是古语。

根据考古学家的说法,这种工具是刚可以进行远程联络时候的暂时商品,因此有着极大的缺陷——比如无法连接魔法网络不能看见通话对象的脸甚至不可以记录通话对象的信息——日向无法想象当时的人们是怎么容忍一台只能通话的机器的。

……不,也不是完全不能想象。

像是现在闲得无聊的贵族们,不就力所能及的将上一个文明的所有麻烦事项当做『品位』的一种,再现了出来吗?

不过,比起电话,更让日向在意的是狛枝的目光。

狛枝这个人,明明语气和举止都很温文,但有点时候似乎无视礼仪和不会看气氛。

比如此刻。

在自己明确表明了想要和别人通话的情况下,这位白色的贵族依然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简直摆明了想要旁听整个通话过程似的,虽然并不介意让他听,但这种态度多少让人觉得膈应。

「我自己来就好了。」

想了想,日向果断拒绝了对方提供的电话,离开了房间,走到正对紫阳花庭院的走廊偏僻处。

说起来,狛枝还真不像是他本人所说的落魄贵族。

马车也好,电话也好,这些闲得无聊的玩意儿,都是有钱人才会去玩的,而眼前的花园就更是直接烧钱的行为了——

在地底世界,是没有『自然生长』的『无害』花朵的。

虽然好像跟电话一样,在上个文明的世界,无害的花朵随地绽放的满地都是,但在现在这个文明,排除光线和温度之类的原因,无处不在的辐射对植物的影响简直是毁灭性的。

因此,一株无害的只是观赏用的植物,可以耗尽一个中产家庭一辈子的积蓄,一般的小贵族都养不起,更不用说狛枝这种宣称自己家族只剩下自己的一个落魄贵族了。

但狛枝却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并在这个花园裡种满了跟杂草没区别的紫阳花——简直像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一点都不在乎在杂草上面浪费钱。

还是说……对方有什么特别的经济来源?

……还是不要管太多比较好。

作为一个侦探,没有委托的事情是没有必要去侦察的。

这样告诉自己,日向接通了警察局。

很快的,一张挂着铁青的浓重黑眼圈的眼看就要死掉的脸出现在了日向的面前:

「喂,这里是中区白教堂街警察局……唉,是你啊!有什么事吗?不过有事也没有办法,现在局子里没人。」

「你不是人吗?」

「很快就不是了,如果继续让我面对着『那玩意』的话。」对方一脸死相的说道:「别问我『那玩意』是什么,那是不可以告诉一般民众的……机密,恩,机密。」

「我也不是来打听你们的『机密』的。」日向说道,并且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一直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狛枝:「我想要问一下,关于贪婪失踪……」

「啊啊啊啊啊——」

日向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那边传来的尖叫打断了。

日向有点后悔刚刚没有使用电话,因为这样他至少可以在对方发出尖叫的时候,将电话丢出去。

但忽然发出惨叫那位在几秒钟后却用若无其事的口气说道:

「你最近又很闲吗,『陛下』?

话说回来,我听罗赛大人说,你被痴汉跟踪了?正好趁着这段时间解决你自己的问题怎样——如果不是我们这里太忙,有几位很自告奋勇的想要去你家浴室衣柜床底下蹲守的呢!到时候丢掉的恐怕就不是内裤那么简单的东西了。」

……这是威胁自己不要插手『贪婪失踪事件』的意思吗?

日向有点不确定的想道。

「哎呀,侦探先生『也』被跟踪了吗?」这时候,狛枝坦然的插嘴道——这位贵族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日向特地出来通话,就是为了避开他——他一脸觉得『有趣』的表情:「还丢了内裤?」

内裤已经找到了,就在你这里。

「……」糟糕,被『客户』知道这种事,会降低信誉的吧!

日向僵硬的说道:「这是个误会。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唉?这是想要放弃我的意思吗?」狛枝震惊的说道。

他抱住了自己的肩膀,用阴沉的语气说道:「啊啊,也是,像是我这种命中注定的最低劣最差劲最愚蠢的无可救药的渣滓,完全没有让人拯救的价值呢!被放弃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日向辩解道:「我个人也想要立刻解决这个案件,但如果这个真是威胁信的话,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要做什么来不及了……」

并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

狛枝本人都调查到那个地步了,今天才来接受这个案件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什么的吧!

何况警局那边的反应,也说明这个事件很复杂。

日向皱起了眉头,他讨厌如此无能为力的自己。

像是觉察到了他的想法,个人终端里有一个跟之前对话对象不同的,低低的女音响了起来:

「无法继续的时候,不妨回到最开始的地方进行思考……我想。」

「最开始的地方……?」

日向喃喃道。

最开始的……

对了,自己差点被弄糊涂了。

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调查什么『贪婪失踪事件』那么严肃的事情的。

「对不起,回头我们再聊。」如此对个人终端那边说道,日向结束了通话,望向了一直盯着他看的狛枝。

「……对不起,请问一下,」日向也确实回到了最开始就该问的问题上:「那些信……是怎么收到的?」

「唔,跟那些内裤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呢!」狛枝回答道:「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并没发现什么大不了的……要说的话,你的城堡,一共有几个人?包括仆人在内。」日向接着问道。

一般来说,这个问题也许去问管家更合适,但事实上,自从日向进入这个城堡一来,除了狛枝和那位老管家,没看见第三个人。

「这个家族被灭族了,除了我——和当天去学校接我的管家,没有第二个人活着。」狛枝轻柔的说道。

他转头看向开满紫阳花的花园,灰绿色的眼睛中却没有任何感情。

日向也转头看向那个方向,好一会儿才用同样轻柔的声音问道:「那么,这个城堡是全自动管理的?」

「……是的,只要有足够的金钱,代替人类的『魔偶』要多少有多少,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魔法』代替,以前的我都不知道呢,曾经城堡里那么多人其实根本可有可无。」

狛枝低下头,缓慢的说道:

「随者也好,仆人也好,军团也好,就好像马车啊电话啊还有这座花园一样,说到底只是依附着强者的存在而已,如果没有它们的主人,弱者根本没有任何存在价值……」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日向说道。

「那么,是怎样的呢?」狛枝偏过头,冷淡的望向日向。

日向沒有回答。

虽然觉得狛枝的话是错误的,但好像现在并不是反驳的时候——

有了那么悲惨的经历,说话有点不正常,思想有点想不通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反正只是失去重要之物的可怜人的自我安慰,何况根据已经知道的线索,让他继续那么想,搞不好会更好受一点。

日向如此想道。

于是,他最终没有纠正对方,只轻轻说道:「那个,『贪婪失踪事件』什么的暂且不谈,其实……寄给你的威胁信的事情,你自己已经有了结论吧?」

「……」

白色的青年低低的笑了出来:

「啊啊,是啊。」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