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3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三夜 過去·管家·廢棄物

 

他在这座城堡已经六十年了。

他的父亲就是老太爷的管家,他陪伴老爷一起长大,看着少爷出生,直到那个白色的孩子被少爷带回来。

他始终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领养那个孩子。

明明少爷还很年轻,长得也不难看,虽然这个家族已经开始落魄,无数人想要取而代之,但终归还是七十二柱之一,只要少爷点头,愿意和他结婚的女孩子足以从上区排到下区去,想要孩子完全可以自己生。

而且,伴随着这个孩子的到来,城堡中开始发生怪事。

首先明明没有人说话,但总有人听见声音;

然后开始有人受伤,从老爷到刚招来的女仆,虽然大都只是自己的『不小心』而已,可随时都有人以最离奇的方式把自己弄到差点活不下去;

接着却是有各种横财和『好事』降临——比如从长久不用的地牢里挖出了不知道几代以前埋下的金子,比如找到了曾经丢失的祖先的武器,比如正好帮助某个路人,却发现对方是『七君主』之『路西法』的小儿子,于是以前欠下的债务一口气清空,曾经声望下降的家族也再次被人重视。

最后,所有人都死了。

老爷,少爷,唠叨的女仆长,总跟老婆吵架的厨师,三天两头想要辞职的花匠,甚至包括才生了小崽的猎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城堡的火光中,幸免于难的白色的孩子却大笑了起来:

「发生了这样的『不幸』,马上就可以得到更大的『幸运』了吧!」

白色的孩子冷酷无情的说道。

『灭门惨案』的真相其实相当无稽。

之前少爷帮助了小王子的事情,似乎被某个试图刺杀君主的暗杀组织的某些人看见了,并且误会少爷是小王子的心腹,于是攻击了这个家族,却在和巡卫队的对峙中,运气不好的破坏了地下管道的魔力输送系统,引发了意料外的大爆炸,于是连同巡卫队和犯罪者一起被炸飞了。

虽然君主陛下事后还是作为补偿的赠与了大量财物,也重新维修了城堡,并且许可在二十年之内,这个家族可以不接受任何挑战,持有『七十二柱』之『第五十九柱』『欧利昂』之名。

但,毫无意义。

没有比这个更绝望的了!

这个家族几乎什么都没有了,甚至包括报复的对象。

只有并没有这个家族的血统的白色的孩子成为了空无一人的家族的主人,孤单的带着他继续住在这个空荡荡的的城堡当中。

可连他也快要『到时候』了。

这个身体,已经无法继续使用下去,相信不久之后,他就要去见老爷和少爷了。

他没有太多的留恋。

他的一生都是为这个家族和这个城堡而存在的,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死在了那个毫无意义的惨案之中,从某个方面来说,可以回归到他的主人和他的家人那边去,才是真正的解脱。

只是,最后的最后,为了他所服务的家族,也为了无愧于心的见到他曾经的主人,那个白色的孩子——

他必须——

 

「小少爷,这是白天在您房间发现的『物件』的鉴定报告。」

晚餐结束后,老管家拿着文件出现在书房里。

听见他的话语,正在吃草饼的日向差点把食物梗在喉咙里:「呜,咳咳……那么快?!」他甚至还没有想到怎么把内裤弄回来啊!

但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日向紧张的问道:「结,结果怎样?」

「?」对于日向这种似乎把女朋友搞怀孕了,正在等待『判决』结果的可疑态度,狛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漫不经心的翻了翻鉴定报告,近乎刻薄的评论道:「正如那品位低劣的花纹所预示的,这些内裤属于一个才能为零,毫无潜力,缺乏魔力,简直没有生存价值的男人……」

「呜咕!」

「男,男人?!」

听到狛枝的评论,比起日向的内伤,反而是一直致力于抹消自己存在感的老管家大惊失色的发出了声音,以至于他的主人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从内裤中提取的DNA残片的鉴定结果来看,毫无疑问是一个二十三岁左右,身高在一米八前后,身体健康但素质低劣的男性——哎呀,好像跟日向君的特征相当类似啊!」

「……跟你自己也相当类似。」日向当即把话呛了回去,但心里难免忐忑不安,总觉得狛枝看穿了什么。

不过日向和狛枝的身体条件确实非常相近,无论身高还是体重。

大概也因为如此,狛枝似乎没有多想,只是单纯的说道:「是啊,一样都是垃圾呢——啊,我并没有讽刺侦探先生的意思。跟我这种人不一样,即使体格差不多,但侦探先生一定有着相当强大的力量吧——不过,这些内裤的主人是个男人,存在什么问题吗?」

最后一句,狛枝是对自己管家问的。

「呃,不,我一直都没注意性别,只是觉得,那种花色,好像是女孩子的才对。」老管家古怪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管家似乎非常不能接受这些内裤的主人是男性这一事实似的。

不知道老管家纠结的理由,日向试图替自己的内裤辩解:「但女孩子穿四角内裤的很少吧!怎么看也是男人的内裤啊!」

不过,品位低劣这点好像没法辩解。

尽管日向觉得好像也没多难看,但当初接收到一仓库的内裤作为报酬的时候,他就怀疑过,那个委托人的服装工厂是不是因为产生了太多这种内裤又卖不出去而倒闭的。

「说起来,日向先生,你有姐妹吗?」老管家却怀疑的瞪着日向问道。

「没有。」觉得对方是因为自己是童贞所以怀疑自己的判断,日向用力的解释道:「但不管我有没有姐妹,但不至于分不清男人和女人的内裤的区别。」

不过,自己为什么非要和人讨论自己的内裤啊!

「……,…………」老管家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似乎听见了日向的辩解又似乎没有,只直直的看着侦探,似乎有很大的疑问要问,但看了一眼他的主人,却强忍住没有说出口。

「好了,内裤的话题到此为止。」狛枝则终于有点不耐烦的拍了拍手:「反正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重要,反正可以确定是个零魔力的『废弃物』就简单了——明天直接去人口管理中心,调出档案对照一下有没有相应的存在就可以了。」

是的,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沒有魔力的存在被蔑稱為『廢棄物』,沒有人權,一切資料全部公開,即使誕生在『七君主』的家族,任何人任何時間也可以隨意翻看。

日向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存在。

也因为如此,他的侦探事务所一直生意不怎么好——有谁会信任一个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废品呢?

「是。」不知道日向的纠结,对于主人的命令,管家脸色古怪的应道。

而日向却暗中松了口气。

也对,就算检验出什么也无所谓,除非真的拿着自己的DNA样本做对比,是无法确认内裤的主人是他的。

至於人口管理中心……

查不到的。

並不是擁有拥有特权,而是『日向创』这个存在,应该已经不在任何地方了吧?

想到这里,日向露出了一丝苦笑。

「话说回来,这个时间通往中区的电梯应该已经停止运行了。」并没有觉察到日向的异样,狛枝微笑着提出了邀请:「日向君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怎样?」

「不了,」日向谢绝道:「我在这里也有住处,只不过离这里很远,但恐怕必须麻烦借用一下你的马车。」

「这是我的荣幸。」

狛枝微笑道,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

并不需要特别的吩咐,管家立刻就心领神会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深红色的天鹅绒马车已经停在了紫阳花的庭院内。

「相当能干的管家呢!」日向感叹道。

「是吗?」

狛枝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当然,有了那么能干的管家,护送日向回去的事情并不用城堡的主人亲自动手的。

于是站在二楼的书房落地窗,白色的贵族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辆深红色的马车骨碌碌的离开了他的城堡。

直到彻底看不见马车的影子,狛枝才从被雨水打湿的紫阳花上收回了视线,退回了城堡的黑暗当中。

 

***

 

「对不起,我好像有东西忘记拿了,可以返回城堡一趟吗?」

归途中,日向忽然说道。

回答他的,却只有马车轮子碾压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的声响,以至于日向不得不敲了敲车厢前方的小窗子:「管家先生?」

这么叫着,他拉开了小窗子上的布帘。

车厢几乎是全封闭的,不过透过这个窗子,可以看见并呼叫驾驶着马车的车夫。

意外又不意外的是,马车前面并没有人。

不过无关紧要,反正所谓的『马』只是金属制造镶嵌着魔石篆刻着魔法纹路的『魔偶』而已。

这种『魔偶』由于工艺制造方面的缘故,价格非常的昂贵,但也具备了所有没有灵魂的机械造物的所有优点和缺点——

优点就是它们非常听话,只要主人下达了命令,它们无论如何都会完成主人的要求。

而缺点是它们非常死板,没有主人的指示,它们不懂得改变目标,哪怕它们的行为其实会对它们的主人造成伤害。

换句话来说,日向被困在马车里了。

日向不是魔偶的主人,当然无法命令魔偶,所以至少在到达目的地前,这辆马车是不会停止的。

于是……果然是管家先生吗……?

日向皱着眉想道。

这是非常容易得到的结论。

只要不管混淆事件的『贪婪失踪案件』,单单从『跟踪狂事件』来说,案情非常简单:

只有两个活人,偏偏主人还很有钱到了大量使用魔偶管理城堡的地步,基本上可以排除外人入侵的可能,那么排除狛枝自己作案的嫌疑,那就只可能是管家了。

最大的问题,却在于管家的目的。

无论什么动机也好,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管家什么时候都有机会下手,而不用大费周章的写威胁信,何况那些威胁信还跟『贪婪失踪事件』相关,只能推断管家被某个黑幕利用了,而且并不是简单的抓走或者杀死狛枝就好,而在进行某个危险的魔法。

这样一来,单纯的抓住管家是没用的。

好在如果真有什么魔法或者诅咒,法术也不是那么灵活的东西,既然信上的数字倒数到了最后,那么『今天』就必须发生一点什么。

所以,日向故意报出了某个远在上区另一端的地址,如果真的乘坐慢悠悠的马车去到那里,今天十二点前,管家是不要想回到城堡了。

但是——

「还是让他逃走了吗?」

日向嘀咕道,用力拽了拽马车的门。

但没有到达预订地点,也没有可以命令马车停止的车夫,整个马车现在就像是密封的保险柜,单靠蛮力是无法打开的。

日向叹了口气,掏出了自己的『法器』。

所谓的『法器』只是称呼而已,其实没有魔力的『废人』也可以使用。

不,准确的说,在这里,没有『法器』是活下去的。

因为这是个被神灵彻底抛弃的地底世界。

由于致命的辐射,植物和动物都不自然的变异,随时从各种角落各种地方长出来窜出来袭击人类。

没有天空,整个世界是一个又一个的洞穴,上方和下方的土层都不结实,明明看起来宏伟壮观的建筑,第二天可能被土层埋葬,也可能变成大坑,陷入更深的地底。

更可怕的是岩浆和沼气,今天所平静生活的城市,明天连空气都是致命的,生命是最脆弱的东西,连上区的贵族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下一刻就莫名其妙的死在最莫名的理由当中。

在这样充满意外的环境中生存着,就不得不依靠着『魔网』。

『魔网』是『魔法网络』的简称,但据说在没有魔法,人们还依靠着『科技』的时代,就已经存在『网络』了。

和『电话』一样,那时候的网络只是『初期产品』,『仅仅』只能起到信息交换的功能。

在现在的世界,『魔法网络』也好好的起到了提供信息的作用。

尽管不能百分之百的预言灾难,但至少可以对塌方岩浆沼气之类『客观』的自然灾害做出一定预警,让人远离危险。

当然,对于拥有『魔力』的人来说,『魔网』最大的作用并不仅仅是提供信息,而是为了——

战斗

——而『法器』,就是连接『魔网』的工具。

大多数人也将自己的『法器』设计成武器的样子的。

日向的『法器』,就是一把水果刀。

……好吧,也许水果刀并不算什么很好的武器,但它至少有刃,对于一个并没有魔力的人类来说,这样的武器已经足够了。

不过,拿着这把水果刀,日向并没有连接魔网,而是一直一刀切在了马车的车门上。

会搭配昂贵的魔偶的马车,当然也不是便宜的材料制成的。

日向好像在广告里看过,号称是可以连岩浆和B级变异生物都可以防御的超牢固马车,即使被泥土掩埋,可以自主提供空气十二个小时以上的高级品。

这样的马车,却好像豆腐一样,轻易的就被一刀切开了。

而且并不是单纯的『某一处』被划了个口子,而是伴随着日向手腕的转动,从被刀实际碰触到的地方开始,干净利落的裂成了两段,作为始作俑者的日向甚至以相当狼狈的姿势从马车上摔了下去。

好在拉车的马(魔偶)并不是那种拥有判断力的类型,所以它们像是设定好的,蹬蹬蹬蹬的继续前进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脱节的车厢。

「真是倒霉……必须赶回去。」

日向歪歪斜斜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但他看清楚周围以后,却瞪大了眼睛。

他在城堡的门口。

狛枝的城堡门口。

在模拟着传说中的『黑夜』暗沉下来的街道的另一端,就是那座好像童话一般的城堡的剪影。

换句话说,虽然之前马车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移动,但事实上一直只是围绕着城堡转圈而已,只不过因为『上区』的街道都差不多,被各种整齐而漂亮到虚假的风景包围着,所以日向无法及时发现这一点。

可是……为什么……?!

碍事的侦探对于犯人来说是个阻碍,被丢得远远的甚至被谋杀也不奇怪不是吗?就这样放在城堡门口好吗?还是他有把握自己就会乖乖在马车里等着?

不,在此之前,为什么自己的内裤会出现在狛枝的房间就很奇怪——和威胁信一样,同样是管家做的吧?

这个案子,跟自己有什么关联?!

还是说,这本就是个陷阱?

日向疑惑的想道。

但无论多么的疑惑,他还是没有停留的向着漆黑的城堡内部跑了进去。

 

 ***

我讨厌过渡章!!两边都卡住了呜呜呜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