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枝生贺』狛枝凪斗,最幸运的一天

「真是……幸运啊!」

狛枝凪斗感动的叹息着,捡起了滚落在地上的饮料。

狛枝凪斗是就读于希望之峰学园的一点都不普通的高中生。

他是超高校级的幸运。

虽然这个头衔的拥有者和其他超高校级的才能者不同,只是被抽取出来的,每期都有一个,但77期的狛枝凪斗,是连老顽固的评议委员会的成员们也不得不承认的『幸运』的存在。

但是,这一天很普通。

这一天所有事情都发展在既定的不可偏转的轨道上,没人可以改变它,也没人想到去改变它,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了。

直接了当的说,狛枝凪斗一如既往的很幸运。

这一天,是个冰冷的雨天。

也许是被天气所影响,也许是因为位于严肃的即使本科生也不能轻易靠近的教员楼的附近,狛枝觉得有些烦闷,他本想要尽快赶去生物学楼的,但站在自动饮料机的身影却让他减缓了脚步。

啊,是日向君。

狛枝凪斗想道。

『日向君』是一个跟狛枝差不多高的男孩子,除了头顶的呆毛,他的外表几乎没什么特征,可以说是普通中的普通,狛枝最早注意到他,是在生物学楼擦肩而过的时候。

充满希望的青黄色眼睛,和眉宇间纠结不去的近乎绝望的痛苦,这两者矛盾的组合,给狛枝留下了深刻印象。

如果不是日向君当时正跟在几个老师后面,也许狛枝就直接上前搭讪了。

好在,那不是唯一一次邂逅。

不知道是不是幸运的影响,那之后,狛枝在本科遇到日向君的几率变高起来。

然后狛枝才注意到,日向君似乎人缘很广,每次看见他,他不是跟着厉害的研究者老师,就是和不同的本科生在一起,其中甚至包括他的某些同期生,比如非常不好相处的『超高校级的黑道』九头龙冬彦。

和自己这种垃圾不一样,可以和充满希望的大家那么友好的相处,果然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希望象征吧?

狛枝如此想道。

接着狛枝又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他第一次遇到他所不知道的『超高校级』。

呃,忘记说明了,比起『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个头衔,狛枝凪斗另一个头衔也很有名——『超高校级的希望厨』——他深爱着希望,也爱着作为被称为『希望象征』的超高校级的才能者们。

所以在入学后,狛枝记住了在校的所有本科学生的名字和才能,连以没有存在感为特征的『超高校级的谍报员』神代优兔同学,狛枝都可以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存在。

因此,对于不知道是什么才能的日向君,本来就很在意的狛枝更觉得非常在意。

可惜狛枝却一直没什么机会认识日向君,连『日向』这个名字,都是从别人喊叫日向的时候听来的。

尽管狛枝也向九头龙打听过关于日向的事情,但听到狛枝的问题后,九头龙却好像炸毛的猫咪一样:

「你问这个干什么?!对日向有什么企图!」

『哎呀呀呀,彻底被九头龙君讨厌了呢!也是,就凭自己这样的垃圾,果然还是太冒昧了吗?』狛枝有些沮丧。

当然,直接去跟日向君做介绍也不是不可以,但日向君的好人缘却成了某种阻碍——基于狛枝做过的『某些事情』,其他本科生看见狛枝的反应都跟九头龙差不多。

虽然狛枝觉得日向君了解他的本性后也会像是其他人一样讨厌他,但他希望至少『第一印象』不会那么糟糕。

今天,好像是狛枝期待已久『决定性』的一天。

日向君难得的是一个人。

而且看起来有点恍惚。

他怔怔的抱着文件袋站在饮料机的旁边,似乎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想起将硬币塞进去,却错误的在有些降温的天气里选择了冒着寒气的冰咖啡,以至于一拿到饮料就哆嗦着松开了手指。

于是那罐饮料顺应着地心引力摔在了地上,骨碌碌的向着狛枝这边滚来。

「呐,你的饮料。」按捺住愉悦的心情,狛枝捡起饮料,露出了清爽的笑容:「日向君。」

「……」在听见陌生人准确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日向的眼睛微微有些瞪大,但随后他却无力的回应道:「谢谢……」

并不想问狛枝是谁,为什么知道他的样子。

事实上,日向看起来有些糟糕。

不仅精神萎靡不振,而且眼睛下面带着两个厚重的黑眼圈,像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睡过了。

「怎么了?」好容易说上话,狛枝当然不会因此退缩:「你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不,没什么……别管我。」日向却用生硬的态度说道。

他抓紧了手中的文件袋,似乎想要就这样丢下狛枝走进教员楼,但抬头看了一眼这座大楼,他的脚步又变得迟疑起来。

像是想要从什么地方得到支撑自己的勇气,日向用近乎自言自语的说道:「只是事到临头,有点犹豫而已。」

「但是,你已经决定了吧!」狛枝说道。

闻言,日向终于转过头看向了狛枝。

狛枝露出了看透一切的笑容。

狛枝不知道日向在烦恼什么,但经过那么多天的观察,狛枝确定日向在烦恼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为自从狛枝见到日向以来,他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和师长交谈也好,也同学打闹也好,有时候甚至大笑着,日向都会突兀的露出愁苦的表情,似乎被什么压迫着,下一刻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绝望中。

当然,如果日向就这么绝望了,狛枝不会多看他一眼。

但这样的日向,却始终没有绝望。

他在绝望的边缘保持住了微妙的平衡,那双枯草色的眼睛始终看向前方,坚定不移,像是秋季的草原,只要一点点火星,就会燃烧起来。

比如,现在——

尽管还有些迟疑不决,但那只是对过去的眷念回忆而已,原本暗色的眼睛现在像是燃烧起来一般的,亮的吓人,充满了对未来的期许,正是狛枝最喜欢的希望的颜色。

被这样的眼睛注视着,狛枝很努力才把汹涌的唾液咽回肚子里。

『啊啊啊,真的好幸运呢!

虽然不知道日向君到底在和什么样的绝望战斗着,但自己好像赶上了希望诞生前的最重要一刻。』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狛枝努力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只有拥有优秀才能和强大意志的人,才可以成为『希望』。日向君一定是被希望所选中的人,所以一定会成为希望的。」

自说自话的鼓励。

连对方在烦恼什么都不明白,狛枝只是单纯的说出自己的希望而已。

但不愧是『幸运』吧,他的话语还是有哪里触动到了日向:「是的,『只有』拥有优秀才能……希望……」

重复着狛枝的话语,日向垂下眼睛,他的声音逐渐压低,抓紧了手里的文件袋,指头的关节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像是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

但他再次看向狛枝的时候,原本就明亮的眼睛却变得更亮了,简直像是蜡烛即将燃尽的火光。

……啊咧咧?为什么会想起这么不祥的比喻。

狛枝奇怪的想道。

「谢谢。」但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狛枝,日向对狛枝露出了他们说话以来第一个笑容,也是狛枝见到日向以来,第一个笑容。

明亮的,不含任何杂质的,充满希望的笑容。

这时候,日向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了,你是……」

「我是狛枝凪斗。」丢掉脑子里奇怪的想法,狛枝愉快的自我介绍道:「超高校级的幸运。」

「啊,原来你就是……」好像已经在别的地方听说过狛枝的传闻,日向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但却没有因为那些传言退缩,似乎刚才的交谈令他对狛枝有了相当不错的印象,他也就干脆的说道:「请多指教,我是日向创……好像,你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才能。

狛枝虽然想要询问,但这个时候,从教学楼那边却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日向同学和……狛枝同学?」

说话的是希望之峰的学园长,雾切仁。

他非常惊讶的看着日向和狛枝,似乎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但作为一个大人,他很快的用笑容掩饰住了他的惊讶,只不过注意到日向手里抱着的文件袋的时候,目光变得有些凝重:「日向同学你……」

「恩,我已经决定了。」

日向回答道,他对狛枝点了点头,向着学园长走去。

这一次,他的脚步没有一点迟疑和犹豫。

看到这样的日向,雾切学园长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果然,是很严重的事情呢!果然不是我这种垃圾可以插手的。』观察着两人的交流,狛枝如此思考道。

虽然还是很好奇,但注意到学园长有些迟疑的看向他的眼神后,一向不会读空气的狛枝难得的识趣了一回,轻快的离开教员楼。

反正,已经跟日向君交换了姓名,算是『认识』了,那么以后……

以后……

糟糕,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了。

狛枝加快了步子,向着生物学楼跑去。

在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唔噗噗噗,这不是万年单身的孤单男狛枝凪斗学长吗?」穿着短得近乎有病的裙子的金发少女轻浮的笑着,对狛枝摆出很熟的样子。

但不等狛枝说什么,就用厚厚的漫画砸在了少女的头顶:「闭嘴,丑女。」

对于忽然的敲击,金发少女不以为意的笑着,却真的对着自己的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只有眼睛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狛枝。

而用漫画敲击盾子的是个有着漂亮长睫毛的男性,他并没有再搭理少女的意思,只冷冷的对狛枝说道:「你迟到了,明明只是个实验动物,竟然还迟到了。」

「啊啊,对不起,路上稍微有重要的事耽搁了一会儿。」并不在意松田对他的称呼,狛枝笑着道歉道,好奇的看着金发少女:「这位是……」

装模作样的询问。

狛枝知道对方是谁。

今年新入学的『超高校级的辣妹』江之岛盾子。

作为『超高校级的超高校级脑残粉』,狛枝在下一期的学弟学妹姓名公布以后,就调查过他们的身份。

至于拿书敲江之岛的则是狛枝的同期生,『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松田夜助。

不过以常识来说,『神经学者』和『辣妹』的组合,稍微显得有点奇怪。

「这种丑女可以不用理会,」完全没有向狛枝介绍江之岛的意思,松田刻薄的再次重复道:「我还以为你逃跑了呢——其实,逃跑才比较正确,你真的决定了吗?手术——我再重复一次,手术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你只是实验动物而已。」

这种话,松田不记得自己对狛枝重复过多少次了。

说起来很讽刺,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的狛枝凪斗,却『不幸』患有恶性淋巴瘤晚期,并伴随着额颞痴呆并发症,这样的绝症『幸运』的引起了学校几个医疗方面的超高校级人才的注意,他们处于想要验证某些学术成果的目的,对狛枝凪斗提出了手术要求。

简单来说,就是把狛枝当做了实验动物。

松田并不是这个手术的直接关系人,但鉴于狛枝做过的某些『辉煌经历』,所有人都请求松田在手术前对狛枝做一次彻底的精神检查。

检查没什么结果,从思考模式来说,其实狛枝非常正常,但他的行为果然非常的不正常。

比如现在。

即使知道手术几乎没有成功率可言,也知道自己被当做了实验动物,但狛枝听到松田的警告后,一如既往的露出了极度兴奋的表情。

他双手抱胸,苍白细长的手指似乎无法停止颤抖的陷进自己的绿色风衣的中间,摇晃着像是快要熄灭的火焰一般的白发,激动的说道:

「没有关系,不如说,非常的荣幸才对吧!正因为什么样的绝望都可以战胜,才是绝对的希望啊!作为没有存在价值的垃圾,可以拥有才能和希望的大家的实验台什么的,简直是做梦都不敢相信的幸运!本来说可以进入希望之峰学园已经是不得了的幸运了!现在又遇到这样的幸运,为此死去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值得在意的了。」

……彻底没救了。

尽管听过了好多遍了,但松田还是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狛枝却接着说道:「何况,我今天还……啊啊,原来如此吗?如果死在了手术台上,就永远见不到呢!日向君……用『永远见不到』的不幸,换来今天可以交谈看见希望的『幸运』吗?」

回忆着日向那双明亮的眼睛,狛枝第一次的他对自己的手术有了一丝迟疑。

想要看见『未来』……

「无法看见那个『希望』成型,还真是遗憾啊……」狛枝低喃道。

但这样的迟疑和日向的迟疑一样,仅仅只是『一丝』而已,正如他一直所宣称的,可以称为『希望的踏脚石』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不用人推,不用人多话,他们最终还是会坚持他们的选择。

狛枝和日向唯一的不同在于……

「……唔噗噗噗,明明满嘴希望希望的,但是,却完全没有对手术的结果抱有一丝希望呢!」在松田的后面,江之岛打量着狛枝的姿态,发出了低声的嘲笑:「还真是有够令人绝望的。」

她的声音很低,所以狛枝并没有听见。

而听见的松田只是淡淡的看了江之岛一眼,将那份别人要求他转交的推卸责任的『医疗协议』:「既然决定了,那么签字吧!」

「当然。」

狛枝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毫不犹豫的在那份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等于死亡协议的医疗协议上签下了他的名字。

但是,只是对『普通人』来说而已。

狛枝比他所以为的『幸运』还要『幸运』很多,所以即使是几乎没有成功率的手术,最后还是奇迹一般的成功了。

此刻狛枝所签下的,是他的救命协议。

当然,在手术结束的很久很久以后,他也再度邂逅了日向创。

至于知道日向的真实身份,决定杀了自己和他还有所有人的事情,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至少今天,狛枝凪斗依然是幸运的。

非常的幸运。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