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10

Chapter 10 :索尼娅快跑


言弹:从舱内苏醒,左右田惊讶的反应

言弹:对自己很熟悉的日向

言弹:日向的另一人格(?)『目的已经达成』

言弹:左右田和日向的对话……


唔,最后那个还是先放在一边吧……被预备学科告白还接吻什么的……怎么都觉得荒谬得超过理解范围了。

狛枝想道。

此刻狛枝正沿着设施的走廊漫无目的的闲晃着。

明明狛枝就在没有任何遮挡物的拐角处,也没有特别隐藏自己,但也许谈论的话题太过于刺激的缘故,直到最后日向将左右田揪走,他们都没有发现几步之遥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当事人,于是狛枝暂且得到了自由。

虽然很『幸运』,但狛枝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

毕竟未来机关又不是狛枝所认为的敌人,逃跑对他也没有意义,所以连探查环境似乎都没有特别的必要。

事实上,在看好的『希望』们全部堕落为『绝望』后,狛枝就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了。

当时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只是对江之岛盾子的仇恨和不甘,可惜就是这点动力,也被苗木诚给夺走了。

此后注定无法成为主角,也无法成为希望的狛枝凪斗像是游魂一般,直到『偶然』从某些绝望残党那里听说『江之岛复活计划』以后,他才重新鼓起干劲,自投罗网的被未来机关抓住,纵使如此,狛枝不仅不知道未来机关准备怎么处理他们,也不知道『江之岛复活计划』的真正内幕是什么。

不过,除了罪木蜜柑这种可以直接接近江之岛的绝望残党的核心人员,恐怕其他人知道的也很有限。

「说起来,好像一直没看见罪木桑啊……其他人也不见了……」

狛枝喃喃道,在内心审视了一遍他所获得的『言弹』,偏过头,用右手的食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得出了结论:

「果然,我丢失了一段记忆……吧?」

而且是一段至关重要的记忆。

正是因为这段记忆,罪木等人失去了踪影,左右田等人却获得了在岛上『自由活动』的权利。

而且,同样因为这段记忆,左右田等人好像恢复到『绝望之前』的状态了,而原来并不熟悉但显然也是绝望状态的『另一个日向君』则干脆变成了双重人格。

综合以上这些来看……

「『洗脑』……吗?也对,当初带我们来岛上的时候,苗木君确实说过呢——要将我们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之类的,于是拯救的方向是『洗脑』吗?还真是不错的兴趣,那么我这算是『洗脑』失败?……嘛,为了『希望』,不择手段倒也没错啦……」

狛枝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不愧是最不能掉以轻心的存在,毫无疑问的,即使在半囚禁的状态下,接触的对象也只有『不熟悉』的日向而已,但凭借着手头上有限的几点线索,狛枝依然得到了最接近现实的答案。

可惜,狛枝从来不会因为知道『真相』而满足:

「但是,认为这样就可以打败『绝望』,是不是太天真了呢?原本不熟悉的日向君姑且不论,如果可以更确定其他人的状况就好了……」

正在狛枝如此自言自语的时候,简直像是回应他的要求一般的,某个狛枝所熟悉的金发少女从附近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索尼娅桑。」

看见那个少女,丝毫没有自己正在偷跑的自觉,狛枝露出了微笑,大大方方的迎了上去:

「还真是巧遇啊!」

「……啊,狛枝同学。」看见狛枝,索尼娅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笑容:「确实是巧遇呢!您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单纯的问候而已,索尼娅的语气中并没有怀疑警戒的意思。

不得不说,狛枝确实很『幸运』。

他遇到的正好是索尼娅。

毕竟基于狛枝所做过的那些事,在残存下来的五人中,恐怕最粗神经的终里见到他都不能立刻调整心态,只有这位王女才会乐观的认为『好好相处的话,一定可以让狛枝同学从绝望状态好好的恢复过来的』。

索尼娅并不是天真,而是出于对同伴的信任。

正是拥有不愧为『超高校级的王女』的宽广心胸,索尼娅才在残酷的杀人游戏中坚持到了最后。

此刻,看着索尼娅没有一丝阴影的表情,狛枝脸上也保持着温柔的笑意,将自己的推测问了出来:

「对不起,索尼娅桑,我有些混乱,虽然像是我这样的垃圾虫本来就头脑不好,但是我……是不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呢?」

几乎是直球。

但狛枝总有办法将真话说得像是谎言似的,将推论说得像是事实似的,诱导事情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话术上的高明,和对气氛的KY,就像是狛枝的高智商和他的自贬一样,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嘲讽其他人的愚蠢。

索尼娅却不疑有他,她听到狛枝的话,惊讶的反问道:「咦?你想起来了?七海同学的事情也想起来了吗?」

「……七海千秋?」听到了意料外的名字,狛枝也无法掩饰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啊,果然知道了吗?」索尼娅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绝望残党』的狛枝连日向都不记得了,当然不会认识只存在于程序中的七海的,即使对方因为狛枝而死。

而眼前的狛枝可以报出七海的全名,果然是知道了自己在程序中做的事情吧!

索尼娅如此判断道,坚信人性本善的王女误会了狛枝的惊讶,纵使面对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她也努力的安慰对方道:「……七海同学也并没有怨恨,她是相信着大家的希望才选择牺牲自己的,所以,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才对得起七海同学的好意……何况,日向同学已经收集了七海同学的希望碎片,一定可以成功将七海同学复活的!就像是被勇者捕捉了的黄金玛康格一样健康的复活!」

复活?

玛康格是可以复活的反复利用资源吗?不,好像跳跃到奇怪的世界线去了。

前半段还好,后半段是怎么回事?

狛枝疑惑的想道。

狛枝确实认识『七海千秋』,但是,却是另一个『七海千秋』。

作为一个真正人类的,同样身为77期学生,也是真正的『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的七海千秋。

不过这位七海千秋早已死去,在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发生不久以后。

她是为了77期的同学们死的。

也正是因为她的死亡,即使没有江之岛对同期生的那种绝望的故意保留,即使同学们之间存在着诸如九头龙和小泉那样的矛盾,即使所有人都堕落为绝望残党,但除了『序幕』中死去的几位,77期的大家还是以最大数量的残存到了最后。

毫无意义的苟延残喘。

毫无意义的牺牲。

刻薄的对真正的七海的死亡下了定义,狛枝的头脑却在高速旋转着,他综合自己的记忆和判断,再度暧昧的引导性的进行了发言:

「……『游戏』?唔,虽然对七海桑很失礼,但复活了也是作为NPC而存在,那样真的存在价值吗?」

之所以这样问,是基于七海的『才能』做出的推论。

在希望之峰学园,作为真正的『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的七海千秋主要的功课,除了训练参加比赛以外,更多的,就是配合『超高校级的程序员』『超高校级的骇客』等计算机方面的人才,对他们设计的程序进行实际测试。

而『复活』这个现实中不可能的字眼,也只会在七海所擅长的游戏领域频繁出现。

有了这些线索,狛枝几乎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全貌。

不得不说,『绝望残党』的狛枝凪斗比起程序内的他更加的危险。

不仅仅是因为几年岁数上经历上的增长,更因为这几年的相处,狛枝凪斗拥有了除了日向创外所有的人的情报,甚至包括那些连当事人已经彻底忘记的事情。

「怎么会没有意义!即使是程序内,我们也是一起生活过,七海同学对我们来说也是活生生的存在过啊!」没有注意到狛枝的危险性,索尼娅激动的辩解道:「那些过去都是存在意义的,不能被轻易的否决掉!」

程序内?

说什么不能忘记啊,你不是忘记了『真正的』七海桑吗?

果然,索尼娅桑完全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呢!尤其是绝望残党时代的。

从某个意义上被证明了自己的猜测,狛枝微笑着,注视着索尼娅说道:

「抱歉,像是我这种垃圾果然记忆含混不清,连自己怎么回事都搞不清呢!所以,索尼娅桑,我们可以仔细谈谈吗?关于『游戏』还有七海桑的事情——」

还有……

关于你眼中的希望。

『这次』还会像是『上次』那样,轻易的再次熄灭吗?


***


「神座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日向苦恼的说道。

在他面前的巨大屏幕上,正定格在某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身影上。那身影的主人正用和日向相同的鲜红色瞳眸冷漠的注视着监视器的方向,明明是仰视的角度,却愣是被他的气场压成了轻蔑的俯视的感觉。

那是神座出流,日向創『丟失的記憶的一部分』。

雖然聽說過自己曾經作為『神座出流』而存在過,但對於沒有恢復記憶的日向來說,僅僅是『聽說』而已,失去記憶的他並沒有任何關於那段記憶的資訊。

而现在,这段『丢失的记忆』却明明白白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现在的情况,『神座出流』已经不是一段『记忆』,而是一个『人格』了。

从录像看,根本是有自我主张的另一个人。

不过如果不是如此确切的看见对方的身影,自己又确实失去了那一小段时间的记忆的话,日向一定无法那么轻易的相信自己体内还有一个人。

毫无疑问的,『神座』是故意的。

『神座』看向监控器的目光也昭示着,他明明知道这个设施内所有监控设备的位置,却故意带着狛枝从那个位置走过,最后在一间拥有最多摄像头的房间里正对着镜头给狛枝完成了肢体移植手术,动作规范得简直像是手术教程。

「应该没有恶意吧……我想。」

在另一块屏幕上,七海说道。

她已经基本修复成日向记忆中的样子了,包括大多时候不在状态的表情:

「因为,都是日向君啊!」

「……」日向本人却无法这样断言。

对于当事人来说,『双重人格』并不有趣。

知道自己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已经相当像是惊悚故事了,尤其这个人格还是『希望之峰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的当事人,作为黑幕存在的『神座出流』。

在这一瞬间,日向忽然体会到了另一人格是杀人狂的文学少女的阴暗心情。

而且和天生就有双重人格的少女不同的是,『神座出流』的诞生完全是『日向创』的选择,『神座出流』的罪也是『日向创』的罪,所以不容他有任何的逃避。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对程序动什么手脚。」日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忍不住嘀咕道。

可以确定的时间点是,『神座』是在程序里代替日向的,虽然监控上似乎没有对新世界程序做更多动作的记录,但基于『神座』曾经将黑白熊病毒带进程序的不良记录,日向依然对着程序检查了整整一个晚上。

而且考虑到『神座』的才能,日向不敢说他没有检查出问题就是没有问题。

何况,狛枝的状况本来就证明了这段程序出现了不小的错误。

面对着一行行绿色的代码,日向忍不住抱怨道:「而且……他还特地关闭了这段程序。」

「关闭是必须的……我认为。」七海却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七海固执的认为这个『神座』是日向的一部分,她甚至觉得日向没有必要特地将这件事报告给苗木。

现在她也解释道:「狛枝君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但是我的话,如果留在程序内,程序又没有正常关闭,一直保持待机状态,我也会处于待机状态呢——就像是……时间停止一样,不能动,那种感觉很累。」

「……这样吗?」日向想了想,却还是在程序中加载了一个小程序。

虽然不知道神座的目的,但如果有同伴遇到危险的话,这个程序会发出警报,让其他同伴给予救援。

在加载完这段程序,日向才松了口气,向着七海问道:「你是说……神座是为了狛枝才出来的吗?」

特地为程序中的狛枝关闭了程序,又专门为绝望状态的狛枝移植了左手——虽然那素材让人毛骨悚然——日向不解的说道:

「我不知道他那么在意狛枝呢!明明在我唯一回忆起的记忆里,只觉得『他』认为狛枝很无聊的。」

「……在意狛枝的,是日向君吧!」七海却说道。

「唉?!」

「不过比起神座君,日向君更应该在意的也确实是狛枝君……吧?」不等日向说什么,七海用手指按在唇边的接着道:「他好像听见你和左右田君的对话了哟!」

这么说着,七海在屏幕上调出了狛枝的影像,还伴随着日向当时的哀嚎:

『谁会跟那种被贯穿了还发情的变态难分难舍啊!』

「啊!」听见自己的哀嚎声,日向一下子从通宵的疲倦中清醒了过来,他抽了抽嘴角,苦恼的看着七海道:「这个,这个没什么吧!只要解释说是误会……何况,狛枝之后不是也自己乖乖回房间了吗?我去看他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

「但狛枝君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吗?」七海却说道:「毕竟他听见日向君亲口这么说了哟——」

『谁会跟那种被贯穿了还发情的变态难分难舍啊!』

「……七,七海?!」

「而且,我觉得也确实是日向君不好。明明在程序里是主动表白的,但出来了却这样说——」

『谁会跟那种被贯穿了还发情的变态难分难舍啊!』

「对狛枝君的伤害一定很大……我觉得。」

「七海!」

在七海第三次播放那段音频的时候,日向忍无可忍的叫道。

他现在怀疑在修复七海的程序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将黑白熊病毒给掺合进去了,否则七海现在的性格怎么变得有点……不对,在程序里说出『婚礼』的时候,好像就不怎么对头了吧?!

可惜他来不及论破七海,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动静。

「哟,早上好,日向。」

「啊,早上好。」

日向讪讪的说道,看见其他同伴们走了进来,准备进入程序当中,开始今天的拯救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日向的错觉,今天大家似乎格外的沉默。

从昨天就躲着自己的左右田不说,连一向开朗的跟所有人打招呼的终里索尼娅也都没有说话,而其中九头龙似乎犹豫了一会儿,向着日向这边走了过来,并且在日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似乎一副想要长谈的样子:

「你不会没睡吧?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但也不用那么拼命的。」

「因为发生了一点意外状况……」日向说道。

除了一开始就发现了监控中的神座的七海,日向还没有跟其他人说起过神座的问题,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因此有些迟疑。

而九头龙似乎也被什么所困扰的样子,他的眼睛看着某个莫名的方向,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沉默了下来。

直到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游戏舱,九头龙和日向才同时开口道:

「你……」

「那个……」

「……你先说。」其实本来也不知道怎么说,日向就对九头龙说道。

「……」九头龙却莫名其妙的再犹豫了一会儿,几乎在日向忍不住想要询问他到底有什么烦恼的时候,九头龙却看着地板,用有些僵硬的声音说道:「那个……你和狛枝的事情,我听说了……」

「唉?」日向的大脑一时没有运转过来。

「作,作为兄弟,虽然不管你有什么选择,我都想要祝福的,」九头龙却接着道,他依然盯着地上某个点,但脸上莫名的全红了,嘴里倒还是一鼓作气的接着道:「虽然不想要对别人的性癖说什么,可你的品位也太奇怪了!为什么偏偏是狛枝啊!那个狛枝啊!选择那种奇怪的对象,好像连性别的问题都可以忽略了!」

不,请不要忽略啊!

不要因为狛枝的性格超级糟糕,就把他的性别忽略掉啊!

面对着现在这种好像在某个地方看见过的奇妙发展,日向艰难的问道:「九头龙,你在说什么啊!难道左右田那家伙……」

「啊,昨天我告诉大家了。」七海这时候却忽然说道:「因为『结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昨天我通知所有人了……做得不对吗?!」

「七海……」为什么是你啊!?

连吐槽都做不到,日向欲哭无泪的看着屏幕上偏着头看向他的少女,再次体会到不得不再次体会到了当初对七海按下投票按钮时的绝望心情。

如果是左右田的话,还可以干脆揍对方一顿,然后推说是误会的。

你到底对我和狛枝有什么误解?!

还是说,果然被黑白熊病毒感染了吗?

日向沉痛的捂住脸,试图进行最后的挣扎:「你们全都误会了,我对狛枝……」

「滴————————!!!」

日向的解释依然没有来得及出口就被蜂鸣声打断了。

「怎么了?」九头龙愣愣的问道。

「刚刚安装的警报程序……?」日向也愣了愣。

他是为了保险起见才在系统中加载了警报程序的,但没想到那么快就用上了。

「是索尼娅桑!」七海则迅速的找到了警报响起的具体位置,并且将它调在了外面的屏幕。

很快,屏幕出现了超高校级的王女的影像,而她身后的背景,是让人一眼就可以确定的草莓塔。

站在恶俗的粉红色的大厅中,索尼娅脸上却没有了平时的笑容,表情近乎虚无。

她宛如游魂一般的向前走去,最后在某扇跟粉红色草莓格格不入的小丑门前站定,用颤抖的双手抓住了门的把手。

那扇门,是FINALDEADROOM的大门。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