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4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四夜 荆棘·触手·魔法精灵


「小少爷,该吃药了。」

当座钟的指针指向Ⅸ的时候,老管家端来了盛放着蓝色液体的杯子。

狛枝放下了手中的书。

他没有询问为什么去送日向的管家还在城堡里,也没有质疑送来的药物到底是什么药,只一如既往的接过了杯子,将里面的液体喝了下去。

但今天管家并没有像是往常一般带着空了的杯子退下,而是安静的站在主人身边,似乎在等待什么。

狛枝却也沒有說話,就好像房间里只是多了一尊无关紧要的家具一般的,他平静的再次拿起书,继续开始阅读。

一时间,卧室中只剩下时间流逝的声音。

金色的指针公平而残酷的向前迈进着,似乎经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没多长时间,细碎而压抑的呻吟彻底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

「哈……哈啊……」

听见那痛苦的抽气声,简直像是睁着眼睛睡着了的管家才转动着眼珠循声看去。

只见他的主人正蜷缩在椅子上,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原本整整齐齐的衣襟也已经散开,露出漂亮的锁骨和单薄的身板,而在过份苍白的皮肤的映衬下,心口的五道血痕格外的显眼,但身体的主人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似的,继续将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按进皮肤里,简直像是想要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

面对着如此痛苦姿态的青年,老管家却用无动于衷的语气问道:

「小少爷,您还需要药吗?」

「哈……不要……咕呜!」

狛枝哆嗦着嘴唇,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挤出声音,并提出了奇怪的要求:

「……刀……给我……」

闻言,管家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听从主人的命令,递上了小刀。

狛枝艰难的挽起了左手的衣袖,在繁复华丽到无用的蕾丝袖口下,纤细的手臂布满了或深或浅的刀痕,但比起这种自残更触目惊心的,却是从伤口处生长出来的植物。

那是墨绿色的荆棘。

藤叶枝枝蔓蔓,却毫无疑问的扎根于手腕的伤口上,细长的蔓藤上长满了尖锐的长刺,在苍白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道的鲜红色的血痕,像是叶子下的花芽,正藉由吸取着主人的血液,等待着开出妖冶的血肉之花。

面对着这样诡异的手臂,狛枝却毫不犹豫的再次一刀割了下去。

伴随着新的伤口出现,一道新的荆棘从伤口处抽了出来,将原来就鲜血淋漓的伤口撕扯得更加血肉模糊。

「呜……啊……哈啊哈啊……」

可比起被扩大的伤口的痛苦,让狛枝更加难以忍受的,却是从皮肤下每根血管中传来的瘙痒。

似乎手腕上的荆棘在生长的同时,它们的根系也在皮肤下方毫无顾忌的生长着,并且比生长在人体外面的部分更加发达,以至于它们的宿主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

对于这比痛苦还要难忍的折磨,狛枝简直恨不得用长枪贯穿自己的腹部,让里面所有的植物一口气全部生长出来,可惜他现在手指颤抖得连刀子都无法握住,只能无助的趴在巨大的书桌上,发出不像样的呻吟,无法控制的唾液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嘴角流下来,将他刚刚在看的书本弄得湿透。

管家纹丝不动的看着自己的主人的挣扎,好像一尊雕像,直到某个时间,他才像是设定好的魔偶一般机械的动作掏出怀表看了看,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道:

「小少爷,接下来得罪了。」

这么说着,他像是往常那般尊敬的对主人弯下了腰肢。

伴随着老管家的动作,不祥的血红色魔法字符从他脚下浮现出来,像是火焰一般燃烧在空中燃烧着,直到一团一团的将狛枝彻底包围起来。

身处于魔法字符的包围中,狛枝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他依然因为身体内部的痛苦蜷缩着身体,嘴唇无法克制的哆嗦着,只有些恍惚的抬起眼睛,看着眼前闪耀的红色,反倒是老管家本身开始熔化。

像是蜡烛那样熔化。

他的皮肤渗出散发出甜腻香气的液体,骨肉变软变松,像是烂泥一般滴落在地板上,和腿上的肉糊成一团,变成了一团看不出形状的软体动物,只有两个眼珠落在那团肉的上方,依然咕噜噜的转动着。

这时候,却有夹杂着细小呻吟的声音说道:

「哈……没有才能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闻言,那两颗眼珠子再次转了转,就看见白色的青年正俯视着他,满是汗水的脸上写满了不赞成。

「我只是想要为这个家族尽职到最后而已。」也不知道从这团肉的什么部位发出声音,老管家冷淡的回答道:「为此,付出生命也不算什么。」

这么说着,他/它的身体开始膨胀。

膨胀的肉块挛动着,分泌出湿漉漉的液体,生长出细小的肉芽。

这些肉芽碰到红色的字符,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开始生长,很快就长成了巨大的触手,在卧室的地毯上蔓延着。

却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般的,狛枝放声大笑了起来:

「还没有……去做就先想到『死亡』……吗?真不愧是『废弃物』……真是绝望呢没有比这个更绝望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勉强站立起来,从他身体内长出的荆棘的刺却更进一步的刺入他的身体,血水从他的身体上滴落下来,像是鲜红的泪珠:

「也好,本来没有才能的人就是希望的踏脚石,那么让我看看吧!让我看看那闪耀的『希望』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刺耳的笑声中,像是没听出白色的贵族的话语中讽刺,已经不是人类形态的管家庄重的许诺道:

「是的,主人,谨遵您的愿望。」


***


果然,是个陷阱。

日向想道,却不得不遵循着记忆,向着城堡的更深处走去。

日向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事实上,整个城堡毫无保留的对日向敞开着,客厅,走廊,厨房,餐厅,书房,休息室……所有的房间的门都敞开着,灯火通明,只要日向愿意,可以去往这座城堡的任何位置。

不过这座城堡也不是没有防御,在通往卧室的中庭花园的门口,一尊眼下最受贵族们喜欢的莫诺金刚魔偶就蹲在那里。

虽然这尊魔偶对日向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日向知道,如果主人拒绝他的进入的话,这尊魔偶会立刻从嘴里吐出破坏光束来,将他化作焦炭。

反过来说,这种不设防的态度本来就很可疑。

可日向没有退缩。

不说作为侦探的职业道德,光是自己的内裤离奇出现在这种地方这件事,也无法让日向置之不理。

即使是陷阱也必须踏入,做出了如此觉悟后,日向踏入了中庭花园,却因为空气中甜腻过头的香味而打了喷嚏。

紫阳花是香味那么浓郁的花朵吗?

白天的时候明明没有味道的。

而且,这个味道好像在某个地方闻到过?!总之好像有着非常不好的记忆。

日向捂住鼻子,可惜这个动作也无法阻止那异常的香气继续侵扰着他的嗅觉,并且顺着呼吸道进一步侵蚀他的身体。

顺着花园的小道没走多远,日向就觉得难以呼吸,周围的景物因为生理性眼泪的关系变得模模糊糊,而明明是刚『下过雨』的凉爽天气,身体却燥热得厉害。

『嫉妒』?

和『气味』相关的,应该是『嫉妒』吧?

日向努力用几乎被香气麻痹的大脑思考着,这时候,他似乎听见了旁边花丛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没有贸然接近花丛,也没有转头查看,日向只卷起了左手的袖子。

在衣袖下,日向的手臂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雪白绷带上却用不知道是颜料还是其他的物体绘制着一横一竖的红色标记。

按住这个标记,日向低喃了句什么,伸出了左手。

伴随着他的动作,日向手上的绷带像是瞬间获得了生命一般,自动从他的手上散开,然后像是白色的长蛇一般的突入花丛中间,向着发出声音的物体卷去,接着却好像和里面的东西发出了冲突一般的,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香味,好像更浓了。

日向有些恍惚的想道,巨大的黑影却从他身后突兀的冒了出来,向着他卷去——

「刷!」

那一瞬间,日向的眼睛变成了鲜红色。

像是早料到来自身后的攻击一般的,他反手握住水果刀,利落的挥了下去。

并不锋利的水果刀在空中划出了银色的光芒,和坚固的马车一样,伴随着日向的动作,那只『物体』一分为二,不过它并没有因此停止攻击,反而继续挥动着,却有和甜腻香气同样味道的液体喷出来,溅得日向一脸都是,甚至溅到他的眼睛里。

「蜜柑——」

眯起眼睛退后了一步,日向命令道。

其实不用他的命令,原本探索花丛的绷带也窜了出来,变得更长更大,牢牢的缠绕在袭击日向的物体上。

日向眨了眨眼睛,抬起脸,但在『人造月亮』的虚假光芒看看清楚已经被绷带捆绑住的物体后,反而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触手?!

糟了!

日向一时顾不上其他,只急切而粗暴的抹去了脸上的液体,但也在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又有几条触手从他的后方伸过来卷向了他的身体,日向手忙脚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想要向后退去,却发现自己刚刚砍断的那截触手已经缠在了他的小腿上。

啧,为什么偏偏是『淫欲』啊!?

早知道就不应该借用那个力量……

日向苦恼的想道,再看一开始被绷带捆绑的那条触手的时候,果然发现那两根绷带也变得湿漉漉的,原来上面涂抹的鲜红色图案也已经化开,不知道是什么的颜料正顺着液体往下落,绷带本身扭动着,像是触手的一部分。

回去要怎么解释呢?

日向苦恼的想道,用力踢了踢被触手缠住的腿脚,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花坛旁边。

过于茂盛的花丛正颤动着,像是隐藏在中间的毒蛇一样,一条触手突兀的卷向了日向的脖子。

「小心!」

千钧一发的关头,有声音示警道。

日向没有错过这个示警,他转身帅气的挥下刀子,将那条触手斩落后,才有空循声望去,然后才发现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巴掌大的毛团。

白色的毛团。

悬浮在空中,像是一团摇曳的火焰,不过在此之前,更会让人想到某个人的头发。

看到这个物体,日向不由抽了抽嘴角:

「狛枝……」

……的魔法精灵?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