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5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五夜 铜像·往事·自取灭亡


魔法精灵,是指利用魔法网络中的『素材』所制作的虚像,也被称为Avatar。

它们制作简单,形象可爱,可惜用处不大:

这种小东西不能施展魔法,只能做些卖萌的小动作。

一开始这个魔法推广开来的时候,商家虽然说『代替眼睛,观察世界』什么的,但『观察』是『观察』了,大多数人都用来『观察』自己暗恋对象心中女神的生态或者女子浴室女子更衣室的风景去了,还在试用阶段就发生了好几起恶意事件,导致所有地方对魔法精灵的『权限』限制都非常严格,以至于基本用途勉强只剩下通话。

本来到了这个地步,魔法精灵用户群就只剩下注重可爱外表的小女孩了,偏偏精灵的使用费用极贵——毕竟其他功能只是『权限限制』又不是被禁止了,功能在就不可能只收通讯费,结果导致了只有被困监禁无法使用其他通讯器材,又必须紧急联络的情况,才有人会使用魔法精灵。

而狛枝会在这时候使用魔法精灵,也意味着——

「你在哪里?还可以自由活动吗?难道被囚禁了?」日向急切的问道。

「别着急,深呼吸,深呼吸。」反倒是狛枝笑眯眯说道。

他的魔法精灵顺势停在了日向的肩膀上,软蓬蓬的毛发蹭得日向脖子发痒:「我在卧室,但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来迎接你,真是非常抱歉——不过,我这种垃圾怎样都好啦,日向君,你现在还是快点逃比较好哟!」

闻言,日向皱了皱眉。

他不能放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狛枝不管。

不过,正如狛枝所提醒的,现在并不是确认对方状况的好时候。

那些触手并没有因为狛枝的魔法精灵的出现而停止攻击,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而此刻日向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就是喷泉,想要逃跑都没有地方,更别说脚上还缠着一截会减慢速度的触手。

看着那些触手向着自己卷过来,日向索性跳入了水池中,浑身被落下的水珠浇得湿透。

但顾不上自己的状况,知道水花无法阻拦那些触手,日向皱眉打量了一眼喷泉中央的铜像。

看着那尊明显就是以狛枝本人为蓝本的铜像,日向在心里忍耐住强烈的吐槽欲望,只单纯的问道:

「这尊铜像,要多少钱?」

「?不多吧,一百五十万金币左右?」狛枝疑惑的回答道。

「唔,借用一下,日后赔给你。」

日向那么说道,忽然一个急转弯,向着雕像后面跑去。

仅仅以为日向只是躲避而已,那些触手也就追着他而去,却没想到日向算准了时机举起水果刀对着雕像方向切了下去。

伴随着日向的动作,雕像立刻像是碰到摔碎的豆腐一般的,非常干脆的裂成了好几块,轰然而倒,对着触手砸了下去,将那湿漉漉的软体动物彻底埋在了碎片下面。

「啊啊啊,好强大的力量,是『暴食』属性吗?」

看到这一幕,狛枝并没有自己铜像被毁的不快感,倒似乎很兴奋。

毛茸茸的魔法精灵不自然的哆嗦着,几乎看不清在什么部位的嘴巴流出了亮晶晶的口水:

「原来日向君是『暴食』属性的吗?明明是侦探,却是强化肌肉的魔法属性呢?啊咧,也许应该反过来说?明明是四肢发达的属性,却选择了需要动脑筋的侦探作为职业?」

「要你管!」忍住将神烦的魔法精灵捏扁的冲动,日向有些羞恼的说道:「我才不是『暴食』!」

「那么到底是什么属性?」狛枝好奇的再次问道。

魔法属性就那么重要吗?

日向创焦躁的想道。

他没有隐瞒的意思,却不想要在那么紧张的时刻跟狛枝纠结这种问题。

毕竟中庭现在还弥漫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古怪甜味,而他又不小心吃到了触手喷出的液体,即使是这个经过『改造』的身体,日向也只怕自己忍受不了很久,所以必须在神智还清醒的时候将事情彻底解决。

「这个以后再说,你那边到底什么情况?」日向一边问道,一边抹去脸上的水珠,顺手脱下已经湿透的西装外套,皱眉看了一眼因为同样湿透而黏在身上的衬衫。

这么湿漉漉的当然不舒服,可惜现在没有让他更换衣服的时间和地方。

而这个事件的委托人却似乎到了这种时候还没有丝毫的紧张感,他的魔法精灵明明一直在日向肩上,却诡异的没有溅到一点水珠。

现在也毛茸茸的抖动着:「诶咦,好大胆!不过,真意外,日向君是穿上衣服显瘦的类型呢!」

「……看你那么精神,似乎不管你也没多大问题!」日向咬牙说道。

虽然嘴里那么说,日向却无法真的丢下狛枝不管。

反正到了那里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日向如此想着,想着狛枝的卧室方向跑去。

在前进的过程中,日向觉得有些情报还是必须确认的:「刚刚『那个』,是你的管家吧?他怎么一下子变成那种状态的?」

「那是没有才能,却恬不知耻的想要追求希望的废弃物的常见下场。」狛枝却用冷漠过头的口气评论着看护着他长大的管家。

「……」闻言,日向用严厉的眼神瞪了一眼趴在自己肩上的魔法精灵。

可对着这么个毛球生气好像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决心把这个话题的争论也放到以后再说,日向僵硬着口气道:「他不是没有才能吧?会触手化不是『淫欲』才有的特征吗?」

「所以才说是没有才能的废弃物的末路。」顶着可爱的毛球外表,狛枝依然用轻蔑的口气说道:「日向君,你知道『绝望残党』吗?」

「……」日向没有回答,表情却变得严肃起来。

「嘛,充满希望的日向君不知道这种事是当然的。」狛枝好像没注意到日向的表情变化,只继续问道:「不过,日向君应该知道希望之峰学园吧?就是那个只招收必须是『瘟疫』等级的『高中生』的魔法天才的学校……啊,是我太失礼了,以日向君的才能,应该就是那个学园的学生吧!」

「难道你不是吗?」怎么都觉得像是明知故问,日向也不回答,干脆反问道。

论等级,『堕落』在『瘟疫』之上,作为七十二柱,当然是那所学校的毕业生。

或者说,如果无法从希望之峰毕业,七十二柱的名头也就不保了。

「啊哈哈,我这样的废物确实在那里待过啦!和我这种垃圾是校友一定让日向君觉得很耻辱吧!」一如既往的自贬道,狛枝也不管日向的反应,就继续道:「希望之峰学园曾有一个『希望育成计划』,想要创造出比『七原罪』的『傲慢』,也就是比『七君主』的『路西法』更强大的存在出来,但那个计划很不幸的失败了。」

日向的目光闪了闪,却依然没有说话。

「据说破坏了那个计划的,就是『绝望残党』,一群乌合之众的集合体,但在那之后,却有一些跟希望计划相关的药物流出,据说可以让没有才能的人拥有力量。」狛枝冷声道,只是这声音是由软乎乎的毛球发出的,有点儿破坏气氛:「当然,那种特效药是哪里都不存在的。事实上,吃下那种东西,虽然会拥有魔力没错,但肉体瞬间就会崩塌成『暴走』状态,哈哈哈,以为可以获得希望,却变成那样,还真是绝望呢!」

「……你对这些好像知道得很清楚?」日向却疑惑的问道。

毕竟是宣称要超越『七君主』,『希望育成计划』基本是保密的,普通学生知道的很少,更别说不仅知道计划失败还有药物流出的事情了。

「我的运气一直很好,碰巧得到了一批药物,才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狛枝却轻描淡写的说道。

接着他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滚动着魔法精灵棉花糖一样的身体就努力往日向的脸上蹭:「日向君难道对我的事情感兴趣吗?如果日向君想要知道的话,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从我诞生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的事情说起都无所谓哟!」

「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吗?!」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日向心里却还有些疑惑。

不管狛枝是怎么得到那批药物的,他显然非常明白药物的副作用。

但既然狛枝那么清楚,为什么没有警告他的管家?还是说,那个管家是明知道药物的副作用,依然义无反顾的吃下去了?如果是这样,管家不惜自杀也想要达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也就在日向和狛枝这么边跑边说的时间里,他们终于来到了通往狛枝所在的卧室的走廊。

但在那条走廊上,鲜红色的魔法字符浮动着,阻碍了日向他们的去路。

「到这里也就够了,你先『回去』吧!」日向举起水果刀说道:「即使魔法精灵被波及,也会损耗你本身的魔力的。」

「啊咧咧咧?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要来救我吗,日向君?我刚刚的话你没听懂吗?虽然是依靠药物的废弃物,但也是不可控的『暴走』状态哟,卷入进去的话,『绝望度』会上升的吧!」狛枝似乎很惊讶的说道:「像是我这种垃圾可没有让日向君涉险的价值。」

「啰嗦!」日向不耐烦的说道:「我不会绝望的!」

「好帅气的发言,不愧是日向君……对了,还不知道日向君的属性吧?」狛枝聒噪的说道:「唔,如果是充满希望的日向君的选择的话,我也没有意见就是了。」

明明是为了救这家伙才来的,为什么听起来反而像是自己给他添了麻烦似的啊!

日向头痛的想道,但手下依然不含糊的对着魔法字符挥下了刀具:

「啊啊,所以,就请你乖乖的等着吧!公主陛下。」

伴随着他的动作,就宛如之前的铜像一般的,魔法字符也被并不锋利的水果刀轻易的划开,绽放出过于耀眼的金色光芒。


***


「被当做『公主』了吗?日向君看来眼神不太好呢!」

依然蜷缩在椅子上,狛枝抽搐着嘴唇笑道,血珠顺着他的嘴角滚下来,滴落在漂亮的锁骨中间。

他是自作自受。

明明日向已经提醒了他收回魔法精灵,但他依然不知死活的往前凑,结果就是魔法精灵被破坏字符的波动所影响,他也遭到了魔法的反噬。

不过只要可以看见『希望』,狛枝并不觉得这点反噬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况很快的,门口就响起了脚步声。

「……日向君?」

走廊到卧室的距离并不长,看见期待的人影出现在门口,狛枝尝试着起身却没有成功,只好露出了虚弱的笑容:

「对不起,竟然让你看见了那么不堪入目的样子,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管我这种垃圾的……日向君?」

和往常一样的自贬说到一半就中止了,因为狛枝注意到了日向的异常。

虽然人还是那个人,但日向那双永远仇大苦深的皱着的眉毛却松开了,枯草色的眼睛明显没有焦点,嘴角却诡异的上翘着,露出了恍惚的笑容。

这样日向宛如梦游一般的行走着,不理会周围的一切,径直来到狛枝的面前。

「热……好热……」用近乎呻吟的语气说道,日向一手撑在狛枝所坐的椅子扶手上,一手彻底将领带扯了下来。

被日向的影子所笼罩着,狛枝终于敛去了笑容,用冷淡的口气再次叫道:

「日向君?」

「是,我是日向创。」

日向弯起眼睛回答道,笑容爽朗的像是阳光——虽然在这个地下世界,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

狛枝因为这个笑容愣了愣。

而日向微笑着,温柔的将狛枝散落在脸颊边的白色头发撩到耳朵后面,垂下腰,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对方那缺少血色的嘴唇上面。


******


恩,这个是狛日狛日狛日狛日狛日哟!绝对不可逆!!!!!!


白天的lofter打开难度简直叫人绝望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