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绝望的魔鬼都市007END

是坑

捏造背景

原创人物有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   *******************


第七夜 未来·契约·赦罪者


可即使是无妄之灾,日向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只不过看着狛枝安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的样子,日向不免觉得有些恼怒。

「……狛枝!」用尽了力量才从火热到干渴的喉咙中挤出了声音,日向质问道:「你不阻止他吗?」

「为什么?」对于日向的话语,这位被黑色的狂气包围着的白色的贵族挑起眉毛露出讽刺的笑容,像是坐在戏院观众席上的旁观者一样,冷眼置身于这出以他为中心的剧目之中: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区区废弃物而已,还是说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因此产生了同类心理,啊啊,没有顾及到你的心情很抱歉。但只不过是预备学科而已,我好歹也是本科的哟,完全没有照顾你的必要吧?」

「你!」

这个人……

简直不可理喻!

日向恼火的瞪着对方,却无可奈何。

而且他也没有跟对方吵架的力气和时间。

跟本身拥有强大魔力,现在还处于彻底绝望前的魔力暴走状态的狛枝不同,作为没有魔力的废弃物,日向本来就是对魔力免疫力最低的类型,而眼下又是被困在魔法阵当中,旁边又全是暴走的魔法力,再加上『淫欲』崩坏时的液体,日向知道,如果不做写什么,自己很快又会变成连最后一丝理智都无法残留的纯粹发情状态。

事实上,他现在也觉得脑子那块堵塞思考的热海绵又膨胀了起来,开始侵占他的思维空间。

更糟的是,另外一个当事人好像完全不在乎。

『……虽然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被这种家伙知道……』

日向昏昏沉沉的想道,闭上了眼睛。

「啊啊,放弃挣扎了吗?预备学科就是预备学科呢!」嘴巴上说了不在意,但真看日向闭上眼睛似乎想要放弃的样子,狛枝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不过这是很明智的选择哟,因为没有才能的人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希望的。」

「……怎么可能放弃啊!」

日向却说道,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鲜红的色彩像是火焰一般将原来的枯草色燃烧殆尽:

「向日葵就算没有阳光也会绽放,生活没有希望也要继续,说到底,希望和绝望只是决定了你看待未来的态度,而不是未来本身啊——」

伴随着他的话语,金色的言弹在日向身边浮现出来,发射出去,击中了不断炸开的触手。

那一瞬间,狛枝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言弹击中了,痛得厉害。

不过,日向的言弹却不是为了伤害才射出的。

在被言弹射中的触手上,金色的弧光像是闪电一般闪动着,催情的液体被清洁一空,原本已经化作碎肉的触手被修复还原,原本凝结出花蕾的荆棘开始枯黄,连空气中令人窒息的味道都似乎因此散去了好些。

可惜空中的红色字符依然跳动着,为了困住日向而存在的它们似乎坚不可摧。

「啊咧,不是说预备学科……啊……原来如此……我果然很幸运呢!非常的幸运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捂住胸口呆呆的自言自语道,但忽然的,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

那是绝望的笑声,像是绞刑架上的乌鸦一般凄厉:

「呐,原来日向君是『赦罪者』吗?」

「……」

日向瞪着狛枝,没有回答,但这种沉默基本就是一种默认。

日向确实拥有『赦罪者』的力量,但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尤其是狛枝这种人。

正如前文所说,所有的魔法师都有『罪』,越是强大的魔法师『罪』也就越深重,受到的折磨也就越多在,必须依靠特效药才可以活下去,但是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赦罪者』。

『赦罪者』拥有降低绝望值,减轻魔法师痛苦的能力,无论是什么属性,无论多强的力量,都可以『赦免』。

虽然听起来很强大的存在,但事实上因为太受欢迎了,『赦罪者』的出现通常意味着想要消弭痛苦的魔法师的纷争不说,更因为想要魔法师们的欲望,想要独占赦罪者的心理,大多数『赦罪者』不是死亡,就是沦落到比死亡更加悲惨的处境——成为奴隶,被终身囚禁,剥夺思想,甚至被制作成只会服从命令的活死人……

所以,被一个魔法师知道自己的『赦罪者』身份,接下来几乎等于被奴役圈养。

何况狛枝的反应简直叫日向觉得莫名恐惧。

「原来还以为是都市传说的,但原来所谓的『赦罪者』竟然是从废弃物中产生出来的吗?哈,还真是符合预备学科的身份啊!日向君,不觉得这样的你可以减轻充满希望的大家的痛苦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简直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希望的踏脚石』的身份了!」

狛枝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日向,口气疯狂的说道。

被狛枝这样注视着,日向简直怀疑自己会不会被这个变态疯子拿去卖掉。

狛枝却接着说道:「但是,日向君,你不会因此产生了什么误解,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希望』了吧!呐,就算你那么努力了,所做的一切,还是无用功哟!」

听到狛枝那么说,日向瞪大了眼睛。

他向着周围看去的时候才发现,虽然他的能力『赦免』了管家的『罪行』,将他从触手状态恢复了过来,但管家并没有因此复活。

准确的说,这个房间里根本没什么管家,只有一尊已经被严重破坏的金属魔偶静静躺在角落里,原本光洁的外表上布满了铁锈,像是一碰就会崩坏。

「怎么……可能……?他难道……」日向惊讶的看了看那魔偶,又看了看狛枝。

「他很早以前就应该死了,只是为了保护我,父亲大人利用魔法暂时保留了他的灵魂,但魔法也是有期限的,所以现在只不过是期限到了而已!」狛枝用冷漠的声音说道,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可是话语冷冽的叫人心寒:「只是没想到他最后竟然导演了那么一出戏剧,没有意义的简直叫人绝望。」

「你在说什么?!他怎么也是为了守护你才……」

「哈,像是我这种垃圾,保护我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狛枝却冷淡的说道。

日向本想要反驳什么的,但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狛枝用姑且完好的右手掏出匕首,向着左手的荆棘划去。

「等,等等!你在做什么?!」日向惊叫道,可惜因为红色符文的制约,他无法阻止狛枝。

那些荆棘是不能剪掉的。

尽管这些荆棘是让人痛苦的元凶,但作为绝望的象征它们同样也是它们主人的一部分,想要剪除它们不仅会遭到更大的伤害不说,而且强制的剪除反而会让它们更加茂盛的生长。

事实上,因为狛枝的动作,荆棘从被划破的根茎处溢出了鲜血,伴随着血液的滋润,一度因为日向的力量而枯萎的枝叶不仅再次变得枝繁叶茂起来,墨绿色的叶子深处更生长出了一串又一串的花蕾。

当然,再度成为了荆棘的养料,狛枝原本就苍白的身体越加苍白起来,他微笑着站在那里,简直像是要消失的幽灵。

可是对自己的状况视而不见的,狛枝却对着荆棘挥下了第二刀。

「住手!」日向大吼道,金色的言弹再次在他的周围凝聚成形:「你疯了吗?这些荆棘开花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啊——」

可惜他终究慢了一步。

没等言弹射出,荆棘上的花朵已经大朵大朵的盛开,鲜红的像是血液,妖冶得近乎凄厉,即使室内没有风的流动,它们也才盛开就须臾散去,大片的花瓣像是落雨一般漂浮得到处都是,瞬间灰飞烟灭。

日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个已经疯狂的白色贵族。

不过,对方并没有因为花朵的散去而死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狛枝再度大笑了起来,在飞舞的猩红色花瓣中,他显得既可怕又可怜:「呐,就是这样,最后我总能活下来哟!明明是个垃圾虫子,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活下来!牺牲了那些充满希望的生命……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的瞳孔缩了缩,觉得无言以对。

他想,他也许明白狛枝无法死去的原因。

这个人确实不需要其他人守护,也不需要其他人救命,管家的计划确实是多余的。

因为狛枝的『药』就是他自己。

是的,狛枝憎恨着自己,比憎恨任何人都要憎恨。

也因此,作为一个需要『最憎恨的人的体液』作为药物的『贪婪』,他理所当然的在最浓郁的绝望中也无法死去,理所当然的最浓郁的绝望中也可以活下去,永远孤独的活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的『希望』实现。

但是,那个真的能够称之为『希望』吗?

日向觉得无法理解。

最后,日向也只能呐呐的说道:「就算是这样,你的管家……还有你的父母也是希望你幸福才那么努力的啊!」

「啊,我当然很感谢他们啊!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相当喜欢他们的,失去了他们,我也是很痛苦的,」狛枝露出了清爽的笑容,可是那看起来很温柔的笑容却只能叫人觉得背后发凉:「但是我啊,比起幸福,更想要希望呢!」

「你……」闻言,日向再次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唉?还是说,日向君难道很希望管家的计划成功吗?」狛枝却好像误解了日向的愤怒。

他微笑着蹭到日向的身边,纤长的手指直接摸进了对方的衣服里:「要继续做下去也可以的哟!反正同样是垃圾,分类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

「放,放手!」感觉到那双冰凉的手在自己依然滚烫的身体上继续点火,日向顿时通红了脸:「你……啊,呜嗯——」

「发出了不错的声音呢!」狛枝并没有听日向的话,他反而将脸凑到了日向的耳朵旁边,将色气的声音伴随着热乎乎的呼吸往对方的耳朵里灌:「难道说这个位置是日向君的弱点吗?还真是意外的……呜哇!」

「叫你放开你听不懂吗?」

恼怒的一拳击中了狛枝的下巴,日向握着拳头看着狛枝倒回了那张椅子上以后才注意到周围魔法字符对自己的制约已经解除了。

魔法字符当然是不会自己散去的,只可能是狛枝解开的。

也是呢!这个陷阱本来就是管家的意思,对于深爱着希望(才能)的狛枝来说,跟自己这种人绑定在一起才是偌大的不幸吧!

换句话说,这个『案件』算是结束了,已经可以走了?!

日向皱起眉毛,望了一眼床边的落地窗。

从这扇窗子,可以看见中庭的花园。

虽然不久前还在那里被袭击过,但到底是开放的场所,除了被日向切成碎块的铜像外,整个中庭已经恢复了平静,柔和的灯光照在依然平静盛开着的紫阳花上,看起来安宁而清爽,反倒是这个房间里依然漂浮着没有散去的甜腻香味,猩红色的花瓣落在已经枯萎的蔓藤上看起来像是肮脏的血迹,而白色的贵族坐在这样的房间的中央,苍白的身影像是被荆棘束缚住的幽灵。

真的……解决了……吗?

日向恍惚想道。

「哈,不愧是预备学科呢!遇到事情只会用暴力解决。」像是没注意日向的动摇,狛枝索性靠在椅子上,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作为对他的讽刺的回应的,是日向衣服磨蹭的声响。

狛枝偏过头看了看,却惊讶的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单膝跪在了自己面前。

还没有反应过来,狛枝就听见日向一字一句的说道:

「以所罗门的名义,日向创现于此回溯,追寻,确立,与七十二柱之狛枝凪斗订立契约,理解,守护,共生,直至创造出属于彼此的未来——」

「哈?你还没有从诅咒中解放出来吗?就算是预备学科,无能也要有个限度。」

狛枝一开始还挖苦道,但听清楚日向在念什么后,他却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这个咒文?」

虽然一切都是管家擅自行动,但作为希望(才能)的崇拜者,狛枝并不像是他自己所说的只是名不副实的废物,事实上他对魔法契约的了解纵使不算博学也算精通,因此他可以确定这个咒文跟管家的陷阱无关。

可是相比起不知道是什么契约的咒文,日向的动作却更让他吃惊。

在念完咒文后,日向竟然伸出双手捧住了狛枝的一只脚,深深的弯下腰去。

「日……日向君?」隐约意识到日向接下来的动作,明明更过分的话都说过,但狛枝这时候却露出了惶恐的表情,想要收回脚。

但日向已经垂下头,伸出舌头,舔上了狛枝的鞋面。

在日向亲吻上狛枝的脚尖的那一刻,金色的魔法阵从他们中间的地板荡开,耀眼的弧光净化了整个房间内所有的绝望,但也在日向的脸上留下了鲜红色的痕迹。

宛如十字般不吉的被诅咒的痕迹。

罪印。

赦罪者所属于某人的证明。

「你——你在做什么?!」狛枝难以置信的叫道,总是游刃有余的微笑着的白色贵族第一次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订立契约啊!」保持着跪着的姿势,日向直起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过好像铭刻在了太过于显眼的位置上了呢!以后走出去一定很显眼,呐……为了我的安全,主人,你以后会对我负责的吧?」

「哈?我为什么要对你一个预备学科——」

「……恩,我是预备学科呢!垃圾废物毫无特征毫无性格可言的存在。」日向创如此说道。

但他坚定的眼睛却注视着狛枝凪斗,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让:「相比之下,『主人』不管怎样都是本科,也是七十二柱之一吧?比起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废物,怎么都更有可能成为希望一点吧!所以我遵从你的希望,愿意成为你的踏脚石。」

「根本不可能!自说自话的在干什么,难道预备学科都这么……呜!」狛枝说道,他冷冷的瞪着日向,试图解开双方订立的契约,却被反噬了回来。

「『主人』,请不要太小看赦罪者的正式契约哟!这契约是生命契约呢!」日向若无其事的说道:「你活着,我才可以活着,你死了,我也会死,所以才说,请你对我负责!」

「啊哈……生命契约……」听到日向的话语,狛枝像是脱力一般的靠在椅子上:「你疯了吗?」

『不,请别误会了,我只是……

无法理解的就必须去理解,

恐惧害怕的就必须去克服;

没有未来的就必须去创造……而已……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既然这是给予我的『委托』,而且还是有人牺牲自己性命也想要达成的『委托』,那么我自然会做到最后。』

在心里如此思考着,日向却只对狛枝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呐,契约已经订立,狛枝凪斗,务必请你……成为我的『希望』吧!」


***** ********************** *****************************


……这章的罪印设定


这篇文的背景本来打算写原创小说的,但因为太合适狛日了,就拿来玩了,可是再接下去原创人物会变得很多,人物会更OOC,所以见好就收吧!在这里,设定方面补充解释一下好了。


狛枝的设定是所罗门七十二柱的五十九柱:

欧利昂 (Orias),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59位的魔神,位阶侯爵,统帅30个军团。 形象是一头骑在高大战马上的狮子,马尾为地狱之蛇的尾巴,右手中持有两条地狱之蛇。授人德行,深谙天动之律,助人时不分敌友。


神座大大的设定当然就是所罗门王了。

在这个故事里,所谓的希望育成计划其实是盗版了七十二柱的能力,结果因为没有合法契约的关系,神座大大一使用力量,自己和被盗版的倒霉鬼都会绝望值刷刷上升,结果计划就失败了。

现在创哥当侦探的原因就是为了唤醒被封印的神座大大,在找盗版的受害者们补办结婚证……不对,合法契约。

罪木因为跟着盾子大大,当年和创哥接触的早,所以早就定下了临时契约了。(总觉得创哥总有一天会被捅刀子的)


最后这章狛枝其实搞错了,创哥并不是『赦罪者』。

『赦罪者』是七十二柱之一某个人(苗木)的能力,同样因为被盗版了,所以给日向在这里拿来用了。

因为赦罪者的特殊属性,这是唯一一个使用了绝望值不会升高的属性——当然由于赦罪者的倒霉身份,大概也没人想用就是了。


大致设定就这样吧!感谢大家可以忍耐这个没头没尾的故事。

评论(2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