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幸运的情人节

ED后

狛日交往前提

狛枝第一人称

理所当然的情人节贺文

神日成分有

神狛?狛神?(其实这对我不站CP)

当然,芯子还是狛日。

日向君几乎没出场

通篇都是废话

其实这是看了灭族者翔说了双重人格『记忆不共享,感情会共享』后的一点发散(音无和江之岛好像也是这样?哪怕记忆没了,最强烈的爱情这种感情倒是一直有的)

然后就是关于日向君的幸运的一点发散。

对狛枝很过分

对狛枝很过分(这很重要,所以必须说两遍)


*******************************************************************************************************************************************************


『幸运这种才能,我也是有的。』


想起神座君曾经如此说过,我高兴摊开手微笑道:

「太好了,日向君,那么,请跟我交往吧!」

「哈?」他瞪圆了眼睛。

虽然那双瞳眸因为曾经的手术的后遗症,自从程序中醒来后,就由原来的枯草色变成了鲜红色,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可爱。

我果然最喜欢这样的日向君了。

顾不上过度分泌的唾液,我一口气将思考了很久的告白说了出来:「日向君和神座君是共享了所有的才能的吧?虽然是人工的,但也拥有幸运吧!幸运和幸运不是正好抵消吗?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担心日向君和我的爱犬一样因为我这种人的『幸运』死掉了,太好了,我果然是幸运啊!」

「你这家伙……」日向君抽动着嘴角:「嘛,算了,但是……」

『但是』之后,总代表着转折呢!

我知道的,就算是原预备学科,和我这样的垃圾虫交往也很勉强吧!但既然强迫把我唤醒,说什么『未来』的,就请对我负责到底!

于是,为了不听见拒绝的话语,我打断了他的话反问道:

「在程序里,日向君说了会一直陪伴着我,难道是骗人的?」

「……咕…………」

如我所愿的,日向君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但果然没有拒绝。


***


以上这段记忆,来自一年前的情人节。

为什么会想起过去的记忆呢?大概是因为在『交往纪念日』这一天,我想要夺回被取消的假期,在对付绝望残党的时候『不小心』采取了『有点』过激的行为,结果造成了自身的昏迷的关系吧!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总之我现在醒来的时候,发现那双熟悉的红色眼睛正注视着我:

「日向……不,神座君?」

啊啊,还真是危险,差点认错了恋人。

注视着毫无表情的脸孔,我微笑道:「还真是好久不见,你怎么出来了?」

明明今天想要跟日向君单独度过,却先是绝望残党,接着又是人工希望,重要的日向君跑去哪里了?明明在我昏迷前,还隐约听见日向君在愤怒的对我大叫的。

不过,没关系。

这样的不幸后,一定有巨大的幸运。

日向君,请等着吧!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在预订好的宾馆,穿着女仆装让你哭着说原谅我的!(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当然,这样浅薄的欲望一定被看穿了吧,神座君的目光看着我的目光有些恐怖。

不过他姑且还是解答了我的疑问:「你之前搞出来的爆炸惊动了这一带的敌人,日向创努力把你搬到安全的地方以后,也昏迷过去了。」

「哈哈哈,作为原预备学科,日向君还真是努力啊!明明丢着我这种垃圾不管就好了的。」我看了看周围,产生了新的疑问:「不过,这里是『安全的地方』?」

其实,我从醒来的那一刻就有点疑惑。

我和神座君好像是坐在火车之类的东西内部,但这辆火车显然是失控了,它正发出轰鸣声,在明显扭曲的轨道上以云霄飞车的速度奔驰着。

如果这叫做『安全』,这个世界就没有危险的地方了呢!

「唔,关于这一点,从很早以前,日向创就想要跟你解释,但没找到机会的。」神座君却转移了话题道:「谁告诉你说,幸运和幸运会相互抵消的?」

「唉?」

我愣了愣,迟钝的大脑才隐约觉得这大概是关于我的告白的后续。

但不愧是人工希望啊,在这种情况下,他好像感觉神经坏掉一样,摆出了想要长谈的姿态:「根据希望之峰的研究数据,幸运和幸运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你,和苗木诚的幸运就不一样。」

「哈哈,我这种垃圾当然不能和苗木君……」

「你属于极端概率类型,他则是不幸的切分的类型,不过因为样本太过于独特,根本没有参考的价值,事实上,希望之峰的评委会差点想要废除这种幸运的抽取制度,但因为『某一任的幸运』太过于突出了,才继续下去。」

神座君定定的看着我说道:

「换句话说,直到最后,希望之峰都没有研究出幸运的获取方式。」

「那还真是……唉?但是,神座君好像说过的吧,『幸运这种才能,我也是有的』这样的话。」我迟疑的问道。

虽然不过是残缺的垃圾才能,但听见他那么表示的时候,我还是有点难受的呢!

「是的。」神座君也点了点头:「为了保证我具备这个才能,希望育成计划从一开始就用了获得『幸运』的手段,同样由评议委员从预备学科中抽取,最后可以通过抽签,并且在小概率的手术下活过来,我当然也是货真价实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换句话说,只有『幸运』这个才能,是日向创本身就有的。」

……原来希望育成计划的人选是这样决定的吗?

预备学科的愚蠢,还真是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啊!

这一刻,我想要重新评估我的恋人的愚蠢。

神座君却接着补充道:

「但是,你也知道,我被才能所爱着,所以,『不幸』这种才能,我也是有的。」

「唉……?」等等?『不幸』算是才能吗?

「准确的说,正如同我成为希望的那一刻就沦为绝望一样,幸运和不幸也如同硬币的两面。」神座君解释道:「而我的幸运,大概是用进入希望之峰换取手术协议,用日向创的消失换取人工希望一类——更明白的说法,还记得在整人屋的猜拳吗?猜拳输掉,连最差的房间都没有分到的日向创,最后得到的,是进入女生的葡萄馆的资格。」

「哈哈,原来神座君觉得那是『幸运』吗?意外的拥有普通男性的色欲呢!」我不由笑道:「难道神座君也是闷声色狼那种类型的角色?」

「……但无论怎样,都没有实例说明幸运可以抵消,而从现在的局面看,『不幸』倒是会重合在一起,使事情变得更糟的可能性。」不愧是神座君,他无视了我无聊的笑话,用冰冷的腔调继续道:「比如现在,日向创带着你上车的时候还是安全的,但由于各种『巧合』,列车变成了这种状况。」

伴随着神座君的话语,列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以至于我从座位上摔在了地上。

好痛!

但是意外的不恐怖。

「也就是说,我可能会和日向君死在一起啊!」虽然现在面前的是神座君,但这个身体里包含着我最爱的日向君,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我不由兴奋得停止不了颤抖:「啊啊,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和日向君一起死去,我果然是幸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遗憾。」神座君却残忍的说道:「这种程度的危险,根本不需要我用上『幸运』。」

啊啊,原来如此。

所以一般因为无聊而沉睡着的神座君会在这个场合出来,是为了从这样的场所脱离吗?

日向君可以摆脱我这种垃圾活下去,这种结局也不错!

「何况,我可不觉得我的幸运会输。」看着列车前方漆黑的隧道,我不由提议道:「神座君,要不要和我一决胜负呢?」

「……」神座君却没有立刻答应我或者拒绝我。

他深深的凝视了我一眼,突然的说道:「我,喜欢你的……不,应该说,是爱你的。」

唉?唉!这,这是表白吗?!

被希望表白我当然很高兴的,虽然他只是人工希望,但神座君不是日向君,不对,神座君也是日向君,啊啊,还是不对!恐怕连日向君自己,都无法断言这么复杂的关系吧!

第一次拥有恋人,却面对双重人格算不算出轨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好像有点太过高深了!

我一时间有些混乱。

好在神座君根本不需要我的回答,他继续道:

「准确的说,这份感情是日向创的感情。果然,根据双重人格的样本,在取回日向创的人格后,我可以通过他得知感情是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神座君的感情是从日向君哪里来的……等等,就是说,日向君喜欢我,并且爱着我?

虽然这算是早已确定的事实,但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身体这张嘴里听到啊!

……怎么办,好像更高兴了,高兴得浑身上下的洞都想要喷出什么来的地步了!

这时候,神座君托起我下巴的手勉强让我保持了冷静:「所以,对于你即将遇到的危险,我觉得非常不舍和担心。」

「……」这句话的意思,是神座君要救我吗?

希望大人果然很可靠啊!即使是人工希望。

我正想要表达我的感谢,却看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一个和日向君极其相似的爽朗笑容:「正因为如此,我可以确定,如果你死了,日向创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悲伤吧!就像是程序里那时候一样。

……想到可以重温那么激烈的感情,即使是没有感情的我,也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那,那个,神座君……」是我会错意吗?

为什么觉得您好像很兴奋?!

「那么,我期待着你的失败,『幸运』。」像是验证了我的最差的预感的,神座君干脆的说道,他打开的飞驰中的列车的门:「不用担心,我会记得取消你预订的宾馆,烧掉你准备的女仆装,至少让日向创的回忆中,对你留下最美好的影像,请安息。」

「等,等等……」

来不及阻止的,我眼睁睁的看着神座君消失在黑暗当中。

这时候,列车似乎也终于离开了隧道,我看见的是刺眼的阳光,还有像是瀑布一般悬空断掉的铁轨。

第一次的,我认真的考虑,我是不是有点滥用才能了。


评论(1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