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Parallel Lines

*OOC

*日向君生日快乐

*赌注……

*这是搞笑文

*认真的

*预备学科时期

*日向看起来有病,嘛,本来就有病……

*江之岛的绝望身份还没曝光

*有狛枝→江之岛的成分

*江之岛很烦人

*没头没尾,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也许根本不存在内容

*花吐症(花吐き病)PARO

(出处:《花吐き乙女》--松田奈绪子)

花吐症特征:

正式称呼为『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

受苦于单恋的人会吐出花来,其他症状没有得到确认。

接触到吐出的花会被传染。

根本性的治疗法没有,两情相悦会吐出白百合,才得以完治。

(来源:<http://dic.pixiv.net/a/%E8%8A%B1%E5%90%90%E3%81%8D%E7%97%85>)

*重复一遍,非常的OOC

 

***

 

某一天,日向创开始吐花。

吐出的是紫阳花的花瓣,细碎的,密集的,像是毫不值钱的预备学科。

「……是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简称为,花吐病。」

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松田夜助如此说道。

因为某个缘故,最近由这位天才学者管理着日向的健康,当然花吐病的治疗也包含在内:

「这是由于发情期所引起的植物性神经失调和内分泌失调,导致胃神经节的兴奋和抑制作用失调,而出现诸端症状。」

「不要说『发情期』啊,而且,内分泌失调怎么……咳咳咳。」

日向想要吐槽。

但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伴随着咳嗽,已经发红的眼角再次渗出生理性泪水,鼻子也红得像是驯鹿一样,张开嘴巴,就有蓝色的细小花瓣混杂着唾液从鲜红的舌尖上滴落下来,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

可是日向连擦拭自己的嘴角都做不到。

他卡住自己的喉咙,痛苦的喘息着,试图将喉咙里还残留的那些花蕾彻底的挖出来。

更糟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不停的在他耳边聒噪着:

「咿呀~~简直像是蛞蝓一样~~恶心❤」

将头发染成金色的美少女装模作样的尖叫道,下一瞬间却又露出了淘气的笑颜:

「诶嘿☆被可爱的学妹说『恶心』。日向前辈感觉怎么样?受伤吗?难受吗?人家可是特地在句尾加上了❤的哟!

但是啊,真没想到看起来死板板的日向前辈会单相思,还患上花吐症那么浪漫的病呢!

可惜人家从小就和松田君相亲相爱了,完全不知道单相思是什么感觉,真是绝望呢❤

呐呐,所以,前辈到底喜欢上了谁?告诉人家啦!」

江之岛盾子装出女高中生的口吻问道。

虽然她确实是女高中生没错。

「呜…我…不是……咳咳……」日向并没有回答她的余裕。

在呼吸都很困难的情况下,江之岛的声音像是讨厌的杂音。

不过江之岛本就不需要日向的回答,她高高的坐在日向前方的椅子上,俯视着她口中的『前辈』,喋喋不休道:

「平凡的日向前辈会喜欢的,应该是普通男生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子吧?比如身材姣好的性感学姐,有点迷糊的同年级女生,爱撒娇的低年级学妹……但是,残念~~像是小白鼠一样的前辈已经很久没有正常上课了,当然也就没有发生酸酸甜甜的恋爱故事的机会了呢?

而剩下接触最多的人,委员会的老头子们,还是研究所的大叔们?!咿呀~~听起来像是什么肮脏的同人本一样,不过据说优等生私底下都很肮脏,尤其还是前辈这种愿意把自己卖掉的类型,是援交吧还是援交……噗噗噗,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这篇同人不是这种性质呢!

那么,最后的选择!

嗯~~是盾子呢?还是盾子的男朋友?噗噗,不会想要情侣丼吧?

咿呀~~日向前辈超肮脏❤!

可是松田君是人家的哟,怎么都不可以给日向前辈的,盾子酱则是松田君的哟,也不会背叛松田君的,可怜的日向前辈看来要吐花吐到死了呢!

啊,这样怎么样,为了可爱的日向前辈,人家做个可爱的AE女友好了。

因为日向前辈看起来就很像是会和二次元女友结婚的阴沉的自闭宅呢,超绝望的噗噗噗噗噗噗噗❤❤❤」

「闭嘴,丑女!」

最后,对江之岛的骚扰无法忍受下去的,还是她的男朋友松田夜助本人。

他一把抓住了江之岛的后颈,像是拎猫一般将对方从日向面前提了开来,最后随手丢到了门外。

在这个过程中,江之岛乖得令人毛骨悚然,直到被丢出去以后,才敲打着门装哭道:

「过份呐,松田君~~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家!」

「喂,漱口。」

松田则对外面的叫声视若无睹,他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日向的面前,口气却和他的女友差别不大:

「洗手池在那边,不要像是软体动物一样趴在这里制造粘液,清洗是要收费的。」

「……咳,抱歉……」

日向艰难的说道。

不过在将喉咙里的花瓣挖出来,又喝了口热水以后,他感觉确实好多了,至少有了跟其他人对话的力气。

松田这时候也问道:

「那么,是谁?」

「啊?」

「你『啊』什么?一脸傻相,我问你『对象』是谁?让你患上花吐症的原因。」

松田麻烦的说道。

为什么自己必须做这种简直像是逼问未婚先孕的未成年少女的对象是谁的愚蠢事情呢?

神经学者冷淡的想着,也就说了出来:

「其实也无所谓,只不过花吐症继续严重下去,我就不得不向上面汇报,推迟你手术的时间……话说回来,你本来就没有手术的必要吧?」

「不,不行……咳咳,我没有问题的……」

日向却激烈的反对道。

他又吐出了两片花瓣,紫红色的,像是肮脏的淤血。

可是日向顾不上生理上的痛苦,他慌张瞪大了眼睛,像是害怕被医生放弃的绝症患者一样:「在这种时候……咳……我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上什么人!」

「哼?那么这些花瓣是怎么回事?」

松田问道。

日向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的花瓣,动了几次嘴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咳咳,我真的没有喜欢……」

说到这里,日向顿了顿。

松田却没有说话,他翘着脚坐在江之岛坐过的椅子上,手里啪啪的翻着漫画,不过锐利的眼睛依然盯着日向。

在难堪的沉默中,日向迟疑了一会儿,才缓慢说道:

「实在要说,就是有点在意……咳,那个……『那家伙』……咳咳咳咳咳!」

这么说着,日向又吐出了一大堆的花瓣来。

「结果不是一目了然了不是吗?」

看日向那个样子,松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脸烦躁的说道:

「不过,怎么是那么麻烦的家伙啊……」

「不!不是!咳咳!你误会了!」日向大叫道。

花瓣这次干脆从他的嘴里直接飘散出来,整个房间都是:

「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从根本上,就没有可能性不是吗?而且,他一直在挖苦我!说预备学科什么的!就算说学园长他们说,要和那种人做朋友,我根本做不到!」

「做不了朋友,所以就想要做情侣了吗,死基佬。」

「我说了不是了,咳咳咳!」

「在满嘴的花瓣的情况下?我看你脑子里都开花了吧?」

松田觉得更深一层次的头痛,但他还是从自己的病历中抽出了某个人的资料,翻了翻:

「我对同性恋没有偏见的意思,反正,从一开始,我就不知道学校在搞什么——你根本没病没痛的,健康得像是发情期的大猩猩不是吗?——也没兴趣知道,我关心的,只有之后手术而已。。

所以,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你赶快滚去告白如何?

无论是两情相悦使得花吐病痊愈,还是干脆的被甩绝望的断绝心思,都是可以做个了断。」

松田如此说道。

最后,他看了看日向的脸,又看了看门的方向,鬼使神差的补充了一句:

「放心,不会有坏处的。

因为那家伙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呐!」

 

***

 

怎么可能没有坏处啊?

还没有告白已经被骂成死基佬也不是吗?

不,说到底,自己为什么要去跟另一个男人告白啊?

花吐病什么的更没有道理,因为自己完全就没有喜欢上什么人不是吗?

尤其还是『那家伙』。

日向抱着头,蹲在生物楼的拐角处思考道。

但像是回应日向的苦恼,那个让他做梦都不得安宁的声音突兀的在背后响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吗?」

哇啊,来了!

日向颤抖着肩膀转过头,就看见白发的青年微笑着站在他的身后,表情无辜得一点都不像是才说出了刚刚那么辛辣的挖苦。

他正是日向和松田之前讨论的对象。

超高校级的幸运。

狛枝凪斗。

日向是在松田的研究所里认识他的,这个人是松田的病人之一,而且还是绝症,不过跟他实际说上话,日向就想要殴打那个一开始同情对方病情的自己。

比如现在:

「为什么这样蹲在墙角呢?虽然像是垃圾桶一样的姿态和预备学科的身份简直绝配就是了。」

啊啊,就是这个口气。

虽然松田的嘴巴可以说超级恶毒,而江之岛也非常令人烦躁,如果不是还认识其他本科生,日向几乎要以为毒舌是本科生的固有技能了,自己也产生一定抗体了,但唯有狛枝凪斗,每次开口都可以精准的踩中日向的痛脚。

不过,以日向的自尊心,他绝不会承认自己被别人的言语所伤害的。

尤其不想要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于是忍耐着咳嗽的冲动,日向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我……在做什么……和你没关系吧?咳呜……」

「……,…………你感冒了?脸色和声音都很糟糕啊!」

倒是狛枝听见日向的声音,明显愣了愣。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里还蒙着一层水汽的关系,日向似乎发现对方眼中闪过了一丝关心。

但果然是错觉吧!

下一刻日向就听狛枝继续道:「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管理,不愧是预备学科呢!真亏你还敢厚着脸皮跑到这里来,万一把病毒传染给了传染给了充满希望的大家怎么办!」

「……你,才是……」病原体吧!

日向颤抖着嘴唇。

可惜张开嘴就有花瓣涌出来,使得他根本无法正常的说话。

而且他必须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会认为对方是『病原体』,几乎等于承认了对方就是造成自己『花吐病』的原因。

自己对这种家伙才不——

 

「啊,好像没有发热吗?」

 

无视日向的挣扎,额头突兀的被冰凉的物体碰触,日向瞪大了眼睛,看见不输给女孩子的长长睫毛下,浅色的琉璃状眼珠正近在咫尺,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鼻息。

「……啊,变烫了?」

狛枝说道。

听到这句话,日向才反应过来,狛枝正用他自己的额头贴着他的额头,试探着他的体温。

日向顿时觉得有什么顺着脊椎『腾』的冲上脑袋。

他一把推开对方,捂住发烫的额头大叫道:

「你,你在做什么啊?咳……咳咳咳咳……呜呕……」

也由于这过于激烈的动作,一直忍耐着日向忍不住再度咳嗽起来,大量的白色花瓣从他喉咙里涌出,杂乱的散落在地板上,还有几朵甚至飘到了没有及时避开的狛枝的鞋子上。

『完蛋了!』

日向垂着头喘息着,几乎听见了对方的挖苦:

 

——『啊啊。区区预备学科,竟然敢弄脏我的鞋子呢!』

——『跪下来舔干净怎样?』

——『开玩笑的……因为沾上预备学科的口水,鞋子不是变得更脏了吗?』

 

这样想着,日向身体不由晃了晃,但像是担心他摔倒一般的,立刻有手臂扶住了他的腰:

「……日向君,你还好吧?」

狛枝并没有说出日向想象中的暴言,相反的,他的语气难得的温柔:

「不舒服吗?想吐吗?要不要去厕所,还是附近哪里可以休息……」

「没关系……的?」日向慌张的拽住了对方。

他奇怪的窥探着狛枝的神色,甚至有些怀疑这个白发青年是不是谁假冒的:「倒是你的鞋子……」

「没关系,被日向君弄脏什么的,这样的幸运之后会换来什么样的不幸呢?……啊咧?」

狛枝回答道。

虽然他的发言一贯都很有问题,但日向觉得这次格外有问题。

不过依然没等日向想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狛枝先一步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啊咧啊咧啊咧?是我看错了吗?日向君吐出的是……花?」

「……是……花吐病……」

日向尴尬道。

老实说,他并不想要狛枝知道。

不说自己发病的原因可能是这个男人,单从普通角度来说,一个男人竟然单相思到开始吐花,也真是娘娘腔到不行。

虽然已经被松田和江之岛嘲笑过了,但想着会被狛枝再挖苦一次,日向就觉得胃痛。

因此他坑坑巴巴的回忆着松田的说辞,试图糊弄过去:

「好像是植物性神经……内分泌失调……导致的……胃部疾患……咳咳……」

「啊啊,我知道……单相思的病吧?」

狛枝说道。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话语中的温度突兀的降低了几十度。

「狛,狛枝?」

觉察到对方语气的不对,日向迟疑的看去,却发现白发青年的脸上依然挂着那温柔到令他觉得不愉快的笑容:

「以前只在书里看到过,因为太过于浪漫了,还以为是美化的说法呢?没想到日向君会患上这种病啊?也就是说,日向君正暗恋着某人?甚至喜欢到了吐花的地步?

啊,还真是美妙呐!」

闻言,日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虽然难得这个家伙没有讽刺,但日向觉得比一般的嘲弄更加让人不爽。

「呐呐,所以,日向君,你喜欢上了谁呢?」狛枝却接着问道。

「没有谁。」日向快速的回答道。

撕了他的嘴巴,他也不会承认自己花吐病的原因是狛枝凪斗。

当然,像是松田说的告白,更是做不到!

「告诉我嘛!」但是狛枝纠缠不休道,整个人都顺势搭在了日向身上:「是哪里的女孩子,同伴的同学,低年级的学妹,还是高年级的学姐?」

「……你是女高中生吗?」日向吐槽道,试图将缠在自己身上的狛枝剥下来:「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去上课了。」

「嗯?那么是研究所的什么人……啊,难道是学园长?从以前就觉得你们比真正的父子更来得亲昵呢!」

「所以,谁会喜欢上女儿和自己一样大的大叔啊!」

「那么是委员会的叔叔爷爷们?没,没想到日向君的口味那么重呢!」

「你的脑袋才重口味好吧!」

「要不然,就是为了预备学科的学费,去搞了援交——」

「这个世界有一米七九的男生去搞援交的吗?你这个家伙根本是在找茬吧!」日向拽着狛枝的领子大吼道:「别和江之岛做一样的事情!」

「……啊,说到江之岛桑,难道,日向君喜欢的是松田君?」

狛枝问道。

忽然的听到松田的名字,日向不由顿了顿,然后产生了近乎绝望的无力感:

「为什么是松田啊?」

我就长得那么像是homo吗?

「唉……因为日向君明明都会反驳我,但对松田君那厉害一万倍的毒舌却默默承受,还甘之如殆的样子,所以我第一次就在想了,日向君是不是有M倾向呢!」

「很好,把牙齿咬紧,我终于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了……」

「开玩笑的啦!」就在日向做好了要往那张美型的脸上锤上一拳的准备的时候,狛枝却突兀的说道:「其实一看就明白了,你在暗恋着谁。」

「唉?」

日向僵住了。

尽管一直宣称着『我才没喜欢谁』,但在那双纯净过头的浅色瞳眸的注视下,日向还是觉得心噗噗乱跳了起来,连总梗在喉咙口的花瓣似乎都感觉不到了。

就如同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般,日向僵立在原地,听见狛枝用凝重的语气宣布道:

「——是江之岛盾子桑……对吧?」

「哈?」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名字会冒出来?

日向呆呆道:「她是松田的青梅竹马。」

「是啊,所以你才是单相思。」狛枝令人火大的强调道,他这次坚持了他的意见:「其实也不难理解,江之岛桑非常的耀眼!」

「……」

「你也感觉到了吧!她本来就是闪闪发亮的希望,但即便在本科的大家中间,也显得格外不同嘛?啊,我没有轻视其他人的意思,但过度灵活的头脑,多余的行动力,没有必要的装腔作势的口气,还有穿着那短的有病的裙子的勇气,让人不由在意着她,想要看她可以做出什么事来呢!」

「……,…………」你真的在夸奖她?

不,在那之前,喜欢她的其实是你吧?不如去研究室和松田进行毒舌决斗如何?

日向腹诽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之前好像舒服一些的喉咙又被花瓣堵住了,有些难以呼吸。

「所以!」

也就在这时候,狛枝突然的握住了日向的手:

「去告白吧?」

「唉?唉唉?!」

日向还没反应过来狛枝说了什么,就被对方牵着走出去了十几米。

要说行动力,日向觉得狛枝一点都不输江之岛。

「等等等等——」日向慢一拍的大叫,反握住狛枝的手,强拽着对方停留在原地:「我为什么要『告白』啊!」

「啊哈,不想做的吗?难道你喜欢这样呕吐下去?真的是M吗?」

「你才是M吧!」日向叫道。

他理所当然的想要否认,但转念一想,江之岛盾子似乎是他暗恋预备中最正常的一个——起码是个女的——如果说不是的话,以狛枝的性格一定会纠缠到最后。

唉……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日向迟疑的问道:「那个啊,我说……你真的让我去告白?我可是你嘴看不起的预备学科哟,而江之岛是超高校级,是闪耀的希望……吧?你不是应该说『预备学科竟然恬不知耻的暗恋着希望,简直搞不清楚自己身份』之类的话吗?」

「……原来在日向君的眼里,我和少女漫画里阻碍女主角恋情的恶毒女配角一样吗?」

听到日向的质问,狛枝沮丧的垂下了眉毛,看起来像是被主人叱骂的大型犬一样,使得日向不由产生一丝愧疚。

不过那个比喻是什么,原来你还看少女漫画的吗?

随后就听见狛枝说道:

「不过,确实呢!即使不考虑江之岛桑本人的因素,她的男朋友可是官方盖章池面,又是超高校级,还附带毒舌属性,相比之下,平凡没有特色也没有才能的日向君完全没有可比性呢!

一定告白后不到一秒就被甩掉吧!」

「你啊……」日向抽了抽嘴角,深切的觉得前一刻的自己是个傻瓜。

「不过,这样就可以了吗?」

「唉?」

「因为知道会被拒绝,什么都不传递出去,远远的看着就可以了吗?就算是没有希望的预备学科,也能明白努力过了失败,和从一开始就不去努力中间的区别的吧?」

「……,…………」

「呐,所以,即使告白成功的概率近乎于零,日向君还是不会放弃的吧?」

狛枝轻声问道。

他握紧了日向的手,手上传来的温度有些冰凉,但也充斥着人类皮肤的温润。

于是日向又觉得胸口胀痛了起来,似乎里面填充着满满的花瓣,如果不吐出来,也会从其他的地方宣泄出来。

说起来,和花吐症无关的,日向确实有想要和狛枝说的重要的话。

在那个『手术』之前。

于是日向紧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艰难的从梗着花瓣的喉咙发出了声音:

「狛枝……」

「是?」

 

「可以请你成为我的……朋友……吗?」

 

「……,…………,………………」

回答日向的,是长长的沉默。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能言善辩的狛枝在听见日向的请求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事实上,他那张过于端正的脸孔面无表情得可怕,以至于日向有些退缩。

『果然不行吗?这个希望厨……』

日向痛苦的想道。

伴随着时间的推延,他的手心里全是汗,胸口也痛得像是要爆开,如果可以的话,日向简直想要立刻从这里逃走,但是日向的目光依然直直的盯着对方,没有一丝动摇。

『即便是被嘲笑,也想要听他亲口说出来!』

日向如此决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短,只有几秒钟,也许很长,像是几个世纪——也不知道狛枝怎么想的,他抬起眼睛,张开了嘴:

 

「我——」

「……你们这对homo,就那么坚持要侮辱『朋友』这个词吗?」

 

意外的女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日向和狛枝愣住了,他们快速的松开握住彼此的手,同时低下头循声看去,就看见某超高校级的辣妹蹲在他们中间的地板上,双手托腮的仰着头,正百无聊赖的盯着他们。

「江,江之岛?!」日向失声叫道。

「……江之岛桑,你什么时候来的。」狛枝则收敛了之前认真的表情,露出了惯常那种若无其事的微笑。

「也没来多久,大概是在『你的身体还好吗?啊,我才不是关心你哟』那个教科书式傲娇的关心那里才来的吧?」江之岛站了起来,托了托不知道什么时候架在鼻子上的眼镜道。。

「那不是一开始就在吗?」日向说。

「我并不是在傲娇,也没有说那种话。」狛枝辩解。

「啊啦,人家其实对homo的打情骂俏没有兴趣呢!虽然你们好像把小盾子当做了提升感情的情趣道具——帮助向熊头饰的少女告白,好感度+10☆——啊啊,把盾子酱当做了什么,盾子觉得好伤心,嘤嘤嘤。」盾子捂住眼睛假哭道。

「并没有!不如说是大扣分项吧,逆过来。」

「是这样吗?」

「哼?可没想到ED的日向前辈最后还是告白呢!」基本上不理会日向和狛枝的话语,江之岛愉快的继续道:「唔噗噗噗噗噗,这是丢掉处女前的最后挣扎吗?」

「不,谁要丢掉处女啊!」

「哈?丢掉处女?」

「是的哟,」江之岛笑道。

她的嘴巴咧成了弯月的形状,『噗噗』的笑道:「日向前辈,明天就要手术了吧?那个超危险的手术~~正是最需要『幸运』的时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日向焦急道,并且紧张的看向狛枝。

被江之岛那么一说,简直好像要利用对方一般。

「啊咧?不是吗?」江之岛却火上加油的继续道:「人家只是个女高中生,对手术什么的不懂啦,但松田不是说,他负责的部分,会让你消失一部分的记忆吗?没有了记忆的日向前辈,当然也不会记得狛枝前辈什么的,更别说『朋友』了吧!」

「……消除记忆?」狛枝的视线在江之岛和日向之间转来转去,他的神色淡然的看不出他的想法。

「不,只是暂时的。」日向叫道:「只是为了更好的接受其他东西而已,一定会拿回来的!」

「暂时?不愧是日向前辈呢!从二千三百五十八只杂鱼中精选出来的那只,从一系列检查手术实验中坚持到最后的一个,只有固执超人一等!」

江之岛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个『手术』了吧!虽说这所学校建立的目的就在于此,但也意味着从建校以来,他们研究了多久,就失败了多少次,而且失败的话,不仅记忆,连命都会丢掉哟!

日向前辈,你就真的相信那个手术可以给予你你想要的吗?」

「当然!

我相信这个学校的老师们,也相信着这个学校,最重要的是,我相信着我自己!」日向回答道:「无论怎样,我都相信我可以获得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未来的!」

问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日向创』这个选项了啊!

「噗……唔噗噗噗噗噗,简直杰作!啊啊啊,简直让人嫉妒啊!」

嫉妒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品尝到最高的绝望。

知道所有事情的少女大笑了起来。

可惜当这个少年尝到绝望的那一刻,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了。

……真是无聊。

所以,江之岛对日向没有任何兴趣。

不过日向现在也无心在意江之岛对他的感受,他现在最急切的,就是为了避免江之岛造成的误会,向狛枝重申道:

「所以,我说要和你成为朋友,是认真的!」

「哈……」

狛枝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的凝重。

『生气了吗?』

日向担心的想,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却因为狛枝还会因为『被利用』这种事而生气感到微妙的放心。

可惜狛枝接着直指主题的问道:「所以,所谓的『手术』到底是什么?」

「那个……」日向卡住了。

按照他签订的合同,『那个计划』是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的。

好在狛枝似乎也没有追问的意思:

「啊,抱歉,我不该问的。虽然从一开始就很想要知道,但调查的时候发现,知道真相好像就危险了呢!日向君也没有可以说的权利吧!对不起。」

「……不,没关系。」日向呐呐道。

「至于日向君的请求,成为朋友……就这点小事吗?」狛枝却接着道。

日向猛然抬起眼睛,惊讶的看着狛枝。

不过,根据和狛枝接触的经验,他不会天真的以为狛枝真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果然,接着狛枝就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潮红:

「从一开始就说过了吧?我怎么被日向君对待都无所谓。

虽然不知道日向这个预备学科为什么会出现在本科,还被学园长看重,但这个学园所准备的,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吧!

如果是为了希望,是要成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怎样都无所谓!」

『啊啊,又是这样啊!』

日向并不意外的想。

确实,原本日向和狛枝不该有接触机会的。

毕竟按照『那个计划』的保密程度,连身为主刀医生的松田都不知道这个手术的真正理由,更别说其他人员了。

于是加入这个『计划』后,日向基本失去和他人接触的可能性。

狛枝是唯一的例外。

如果不是他的『幸运』所造成的『偶然』,他本没有机会在松田那里碰到日向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学园长雾切仁没有阻拦日向和狛枝的相处,相反的,在他注意到超级问题儿狛枝凪斗和日向创竟然相处得『不错』的时候,他反而建议日向和狛枝搞好关系,希望日向的手术可以得到『幸运』的加持。

而聪明的狛枝虽然并不知道『计划』是什么,但显然早早看穿这点,并表示被利用也无所谓。

可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认为这是真正的『朋友』。

连江之岛都捂住嘴笑道:

「狛枝前辈,你这样回答别人的表白是不行的,听起来简直是因为希望才答应的一样,正常的孩子一定会觉得——『你是要希望,还是要我?』——然后伤心得哭出来的。

对吧,日向前辈……呀~~对了,人家忘记了,卖掉自己的前辈完全不正常呢!」

江之岛噗噗笑道。

但日向顾不上她说了什么。

日向正紧紧的盯着狛枝,但对于对方那令人恼火的希望论,他不仅没有如同往前一般沮丧,不如说有着近乎古怪的干劲:

「也就是说,我成为『希望』就可以的吧!」

「哈?预备学科怎么可能……」

「如果我成为了『希望』!那么……未来……」

没等狛枝把惯常的挖苦说出口,日向就提高了声音重复道。

正因为明白,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算是『友情』,更别说花吐病所意味着的『爱情』了,所以……

现在。

在这里。

最后的机会。

日向抬起眼睛,努力的将自己的真意化作言弹,射入对方胸口:

「在手术以后的『未来』,和幸运以及其他无关,你……

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吗?!」

「……」预备学科怎么可能成为希望?江之岛刚刚才说了,你根本会失去记忆吧?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狛枝想要嘲弄,想要反驳,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因为,那双充斥着坚定意念的枯草色眼瞳是那么明亮,似乎下一刻就会燃烧起来,烧光所有的迟疑和阻碍。

 

——可是,预备学科是无法成为希望的。

——像是日向君这种凡人,去参加那种奇怪的手术,只会成为希望的踏脚石而已。

——当然,成为希望的踏脚石是正确的。

——既然是正确的,我的胸口为什么会那么痛?

——明明这个预备学科自己也想要丢掉现在这个没有个性没有特征没有才能的自己,他所要我肯定的,成为朋友的,也不过是未来的他而已。

——他到底是要我这个『朋友』,还是想要成为希望……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

 

狛枝混乱的思考道。

但他没有将这种混乱表现出来。

因为否定了这一切,就好像否定了自己一样。

于是面对着对面那位眼睛如同阳光一般熠熠生辉的存在,他伸出手,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啊啊,那么久给我看看你所说的『未来』……啾!」

在狛枝如此说得时候,他突兀的打了个喷嚏,不过比起这个,更加令他恐慌的,是有什么从喉咙里飘散了出来。

看见那个东西,日向也瞪大了眼睛。

只有江之岛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啊啊,还好,不是花呢!」

是的,狛枝吐出的,是醡浆草的叶子,四片的,被称为『幸运草』的存在。

他说一个字就吐出一朵,说一句话就吐出一束,当他开始歌颂希望的时候,整个空间都飞舞的四叶草,像是一场绿色的风暴。

幸运的是,这并不是吐花症……

……,…………

……。…………,…………大概?


评论(1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