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

Chapter 1:之后的之后的补完计划

 

狛枝凪斗醒了。

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醒了。

在某个『并不重要』的游戏杀人事件之后,近乎(以自杀方式)脑死于游戏中,只有非常小机率可以醒来的狛枝凪斗没有辜负他那『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才能,爽快的醒来了。

这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的,尤其狛枝凪斗还是在『那个事件』后第一个醒来的人,可无法否认的,他的苏醒,给留在岛上的众人,带来了相当的困扰。

而这一切的开端,要从狛枝苏醒的两天前的早上说起。

 

***

 

「我好像……找到了让大家苏醒的办法。」

在早餐的时候,日向创如此说道。

「什么?!真的吗?」

「大家可以醒来了吗?」

「吶,日向君,快说吧!是什么办法?」

「要怎么做?!」

毕竟让同伴苏醒是眼下大家最大的期望,在座所有人如同预料的表现出了激动的情绪。

这时日向却露出了些许为难的表情:「不过,不是很保险的方法,所以,我在想,是不是等之后可以更安全的……」

「可是,拖得时间越长,大家的情况就越不妙吧!」没等日向说完,九头龙就急切的说道。

这是现实。

虽然昏迷的同伴们和在游戏中的时候一样,有营养舱提供身体所需要的养分,但大脑才是身体的核心。

无法运作的脑子和多年失修的机器一样,越是不动,就越是积累锈迹,经过的时间越长,也越无法修复,最后,在无法运作的脑子的支配下,身体连吸收养分的本能都失去了。

看着自己青梅竹马一天天消瘦下去的九头龙的心情,其他同伴也同样拥有。

「日向君,瞻前顾后反而会错失良机哟!」可以在裁判中说出『先喝喝下午茶再来讨论』的优雅王女也按捺不住迫切的情绪说道。

「对对,索尼娅小姐说得真是太好了。」左右田一如既往的立刻跟上:「日向你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还不快说出来。」

「要是骗人的话,我就把你像是这块肉一样嘎吱咯吱的连皮带骨头一起吃下去哟!」最后终里压着手指关节如此总结道。

「我不想要被你吃下去,虽说那块肉也不是连骨头都可以吃的好不好。」日向抽着嘴角说道。

看着无法苏醒的同伴,日向何尝不是一样急切呢?也是为了拯救同伴们,日向才开始立刻解析研究整个游戏系统。

遗憾的是,日向很快发现,『天赋』不等于『才能』。

虽然苏醒后,他拥有的确实是被『才能钟爱』的身体,但人体改造顶多意味着日向拥有了无数的天赋而已。

而『才能』的存在,除了天赋以外,还需要长久的学习和积累,比如家里就是食堂的超高校级厨师花村和家里是自行车行的左右田。

就是日向做为『被才能眷顾的神座出流』的时候,也是在各种领域的研究者的引导下,才能最快速度将『天赋』转化为『才能』。

可惜的是,日向无法拥有『神座』当年的学习环境,只能依靠并不稳定的记忆和苗木君偷渡来的并不多的专业书籍,更不用说,日向原本的兴趣趣味性格偏向都会影响他对这些知识的学习和掌握——当然,这也是当年他作为『日向创』的人格被否决清洗的最大原因。

七海说过,拥有才能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可是连开始都不顺利,日向忍不住有点着急起来,尤其是同伴们还处于危险状况的时候。

也因此,即使知道是不安全的做法,日向依然在早餐时把自己的并不成熟的计划说了出来,让大家来判断:

「其实,最近我终于找到了可以把新世界程序数据库中的数据提取出来的办法,不过由于黑白熊病毒的缘故,整个数据变得残破不全,难以修复。虽然更保险的做法,是等我掌握了更高的技术,彻底清除黑白熊病毒以后,将数据修复重新运行的,但现在——」

日向说到这里顿住了,因为他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一脸『有在听但没听懂』的样子。

尤其是终里,几乎快要翻白眼了。

「所以,所谓的提取数据,就是这样。」日向叹了口气,却也并不意外的打开了身边的手提电脑。

伴随着日向的动作,一个简单的点阵人形出现在屏幕上,却发出了大家都熟悉的慵懒却亲切的问候:

「大家,好久不见了——」

于是大家再次激动了起来:

「咦咦咦?!难道是七海酱!」

「你把她复活了吗?」

「但是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不是完全复活,其实这是七海的『残片』啊!就跟之前左右田用二大的残余做的人偶类似。」日向头痛的解释道:「也是因为七海足够特殊,我才可以提取出来的。但其他人都是活生生的人类,如果用那么粗暴的办法提取残片,也许会造成人格残缺不全,于是我——」

「啊啊啊,别啰啰嗦嗦的,所以到底要怎么做?!」

「碰!」

日向的解说依然没有说完的余地,因为终里一拳打在了他身边的桌子上,以惊人的气势俯视着他。

也许,从一开始,多余的解释就是废话吧!

日向终于绝望的领悟到,即使拥有『解说教学』的天赋,也无法把它使用出来的现实。

于是他疲惫的给出了『大概』大家可以理解的答案:

「我把数据库备份了好几份……好的,我知道了,我立刻说重点!

我制作了游戏插件,可以让大家回到游戏中的过去,不过,由于希望得到『记忆完整』的大家,所以尽量可以在对方死前提取数据。

换句话说,我们必须返回杀人事件发生的时候,阻止事件发生并且收集齐希望碎片,才可以提取完整数据。

而且由于病毒没有完全清理的关系,我们必须在黑白熊发觉不对以前,完成这件事。」

「喔喔喔,阻止杀人事件发生就可以了吧!」终里兴奋的大叫道。

她的兴奋,不仅仅是由于有了可以唤醒同伴的办法,更多的,也是因为了有了弥补遗憾的机会而高兴吧!

日向也有同样的心情。

事实上,正是因为无法按捺这种心情,他才把这个不成熟的危险计划说出来的。

如果为了『完美』,还是不应该那么做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日向似乎有些理解当初把他的记忆和性格全数抹消的那些人的心理。

可是人类,并不是那么机械而完美的生物,有些错误有些风险,即使明知道存在,还是忍不住去做的。

「有时间限制,又要收集完整的碎片吗?那么,我们还是分头行动比较有效率吧?」九头龙则说道。

他在兴奋之余,似乎还保留了一些理智——不过显然,这些理智全部用在了他最在意的地方:「那么,我负责阻止第二次案件发生好了。毕竟,那件事跟我有关,也只有我可以阻止佩子,而且,而且我有些话想要跟小泉好好谈谈……」

看着傲娇的小个子超高校级黑道坦率的说出自己的愿望,在场当然没人会想要阻止。

「那么,我负责阻止第四次裁判好了。」索尼娅接着说道。

「等等,第四次太危险了,那种集体饿肚子的环境,也完全不合适高贵的你啊!」左右田慌慌张张的说道。

「正是因为那种极端的环境,我才觉得自己可以发挥作用。」索尼娅却用不容否定的口气说道。

不过这位超高校级的王女之所以那么迫切的原因,倒也不难想象。

「真是,我也想要去第四次。」终里却如此表示道,她的理由似乎跟索尼娅非常相近。

「但是终里还是去第三次比较合适吧?」其实在告诉大家之前,日向有认真考虑过,因此其他案件还不要紧,但第三次案件,日向觉得有必要依靠终里的力量:「因为只有你有理由晚上住在医院里,阻止罪木的杀人行动,而且这次案件都是女孩子,收集碎片也……」

比较容易?

看着一条直线的终里,日向觉得头大起来。

虽然从角色上,终里确实是最合适的,但从性格来说,却无疑是最不合适的。

「说起来,日向君……如果是终里的话,『那个』是不是也可以阻止呢?」王女却忽然说道。

「那个?」

「就是二大……」索尼娅缓慢的说道。

听索尼娅暧昧不清的提醒,日向终于想了起来,二大为了保护终里被改造成机械人事件,也是在第三个案件之前发生的。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改变太多的事件。

但这种话,就是杀了日向也说不出来,因此他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是的,也可以让阻止二大君变成机械人。」

「哦哦哦!第三个案件就交给我,我一定全力会全力阻止小罪木的!」终里愉快的大叫道。

也许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兴奋来自哪里吧?

「不过,索尼娅小姐,二大的完整碎片还是拜托你了。」日向苦笑着对索尼娅说道。

虽然当初是以防万一,现在看来,将数据备份成好几份,分开处理,还真是聪明的做法。

「恩,我会完美的完成任务的。」王女举起胳膊保证道。

「等……等等,这样不就只剩下第一个和第五个了吗?!」这时候,左右田忽然大叫道。

他一脸惊秫的样子,甚至忘记了继续阻止心爱的王女了。

「第一个和第五个又怎么了……啊!」对于左右田的反应,九头龙原本不快的说道,但中途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露出了不同程度的微妙表情,就连日向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因为第一个案件和第五个案件,最重要的关键人物都是那个人——

狛枝凪斗。

写作『超高校级的幸运』,读作『大家的心理阴影』的狛枝凪斗。

「第,第一个案件,只要说服花村就可以了吧?」在沉默了半分钟后,左右田才颤抖着声音说道。

他好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跟那个麻烦人物有任何意义上的接触,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带着了壮士断腕的悲壮表情说道:

「我,我会阻止花村的!」

「那么第五个案件,就拜托日向君了。」索尼娅王女直接无视了左右田,一脸郑重的对日向说道:「不过,千万不要勉强。」

「要是觉得不对,就立刻回来。」九头龙也说道。

「千万不要死啊!」终里大力的拍了拍日向的肩膀。

连名字都没提起,就可以让大家紧张到这种程度,不愧是那个狛枝啊!

日向抽搐着嘴角想道。

不过日向对狛枝的感觉也很复杂,连黑白熊都说过日向『比谁都相信着狛枝(的恶意)』。

可拥有那种程度的恶意的狛枝并不是江之岛盾子,不是要打倒的对象,而是必须拯救的同伴。

「……你在苦恼什么呢?」

在早上的会议结束后,七海关心的询问道。

这位温柔的少女,即使是不完整的,只能以位图形存在着,也有着守护所有人的心。

也只有面对她,日向说出了自己最苦恼的地方:

「其实,我想过,真的必须收集『完整的』狛枝吗?把大家当做希望憧憬的狛枝,和知道大家是绝望残党的狛枝……好像,前者会稍微好一点。」

「你明明知道答案的。」七海说道。

明明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日向却好像看见这位少女温和的笑容:「逃避解决不了,狛枝君就是狛枝君,即使隐瞒也没有用处。」

「是啊!」日向苦笑了起来。

狛枝就是狛枝。

即使刚见面的时候,那个『温柔的』狛枝也一直说着『希望』『信任』什么的,从没有改变。

他不是双重人格,所以提取哪个时期的人格毫无意义。

倒不如说,以狛枝的头脑,即使欺骗他,也很快可以发现真相的吧!

「好吧!这一次……我一定要阻止狛枝!」日向站了起来,握着拳头:「然后把他丢到爱岛模式里,让他循环接受兔美老师的lovelove教育一百次,看看能不能把他那个扭曲的性格彻底矫正过来!」

也许兔美老师会被反洗脑吧?

七海如此想着。

不过考虑到日向的心情,她最终没有说出来。


评论(3)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