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來和絕望的日向創02

Chapter 2:错误的表白方式之其一

 

光是烦恼对事情的发展没有帮助,因此用最快速度做完准备工作后,杀人游戏中残存的五人再度回到了曾经做梦都想要逃离的地方。

日向的切入点,是第四次学籍裁判结束后的第二天清早。

虽然在听见熟悉的黑白熊广播的同时,日向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并没有如同当日一般前往众人聚会的餐厅,而是直接前往了狛枝的小屋。

可惜敲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倒是某只日向做梦都不想要看见第二次的生物突兀的冒了出来:

「喔呀喔呀,日向君大清早就想要找狛枝君联络感情吗?还真是热情十足呢!」

对了,黑白熊。

这家伙时时刻刻监视着岛上的所有人,如果做出了不符合现在状况的行动或者透露了不必要的信息,就会被对方发现然后导致『封号』的。

比如说……一大早起来连梳洗都忘记的直冲向狛枝的小屋,好像确实有点怪异。

「才不是联络感情,只是有点在意而已。」日向心里警惕着,嘴巴上胡乱找了个理由:「说起来,你应该也知道的吧?狛枝得到的特典上,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的资料吗?怎么想都不太合理吧!」

「真相到底是怎么呢?唔噗噗噗。」黑白熊一如既往的贯彻了暧昧不清的态度:「不过即使现在,只要你通过死亡之间的考虑,我也可以作为杀必死将同样的特典给你哟!」

那就免了。

不说狛枝的特典早就看过了,在真正的幕后都被打倒的现在,去得到那本特典根本毫无意义吧?

「我又不是超高校级的幸运,没有这个运气去赌六分之五的运气,何况比起你的『杀必死』,直接找狛枝还快一点吧!」日向说道,并且很满意自己找到了可以欺骗黑白熊,合理接近狛枝的理由。

「唔噗噗噗,真的可以那么简单吗?」

黑白熊似乎被这样的理由骗过了,总之它没有继续骚扰日向,如同出现一般突然的消失了。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日向终于明白了黑白熊的意思。

作为一个游戏系统,无论它有着多么伟大的名字多么优秀的功能多么高科技的系统,但一个人物处于『无法攻略』状态的时候,就是无法攻略。

于是日向跑遍了所有设施,以及所有狛枝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对方,甚至最后前往『绝对会见到狛枝凪斗的』小吃摊的时候,也只看见了怒气冲冲的大家。

「日向,你之前去哪里了?到处都找不到你。」看见日向,左右田奇怪的问道。

「啊,那个,我有事想要找狛枝,他——」日向着急的说道。

「那家伙!」提起狛枝的结果,是导致在场其他人的情绪更加愤怒了:「刚刚还跑来说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话,这回根本是彻底疯掉了吧!」

啊,已经来过了吗?

连原来可以见面的都见不着了,日向不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GM(黑白熊)的恶意来。

自己……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呢?

明明还嘱咐其他人不要太过于改变原来的发展的,到了自己这里就有点乱了手脚呢!

但也没办法,对方是那个狛枝啊!

要是不尽快阻止他,好像会发生什么意料外的事情似的。

日向正如此思考着,就听见左右田说出了熟悉的话语:

「……那么,再把他捆绑一次不就好了?除了用暴力来阻止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吧?」

「对了,还有这个办法啊!」日向恍然大悟的说道。

『狛枝捕获计划』。

虽然这个可笑的计划没有成功,但确实成功的让狛枝自己送上门来了没错。

「对吧!日向你也赞成吧!」左右田说道:「作战方案就交给我了,计划好了就再次集合。」

恩,既然主动的不行,从现在顺着原来事件的发展顺序也挺好。

日向稍微安心的想道。

何况,在这次事件里,除了狛枝以外,牺牲的还七海,所以收集七海的希望碎片当然也是必要的。

而且和狛枝那边的进展超级不顺利相比,七海这边的进展简直顺利得让人想要流泪。

光是看见少女一如既往温和慵懒的微笑,日向就觉得自己反过来被攻略了。

可惜幸福的时光流逝得很快。

在得到可爱点阵内裤的当晚,门铃如同预期一般的响了起来。

很好,这个『剧情』没有改变。

不过这家伙要确保每个人目睹大厅的爆炸,并且在第二天分散去找炸弹,会过来找被『排斥在外的预备学科』,也是应有之举吧!

总之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对方是因为怀念过去才来找自己的日向绷直了身体,吞了口口水,轻轻的打开了门。

「哟,日向君。」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白毛海藻头出现在了日向的面前。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可看见这个以日向所见过的最凄惨死相死去的男人的时候,日向还是如同以前那般惊呼了出来:

「狛,狛枝!」

可明明是跟昔日几乎相同的反应,狛枝凪斗在听见日向的惊呼的同时,却微微一愣之后露出了笑容:

「日向君好像早就等着我来的样子?」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日向艰难的问道。

尽管知道对于狛枝不能掉以轻心,可是一见面就露出致命的破绽什么的,日向觉得自己也不至于。

「因为日向君的声音听起来是受到了惊吓,却没有任何疑问呢!」狛枝微笑着说道:「不过就算我只是个垃圾,日向君看见我也没必要发出那种如同见鬼一般的叫声吧!感觉有点受伤呢!」

我还觉得受伤呢!

明明笑容那么温柔,为什么你一开口我就想要揍你呢?

当然,这个时候直接揍狛枝是不行,日向试图将话题转移回记忆中应有的方向:「……果然发现了吗,大家的计划。」

这么说着,日向错开身体,做出让狛枝进自己房间的姿势。

可在记忆中明明没有邀请,却大咧咧的进入到日向房间的狛枝不知道为什么依然站在门口,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日向:

「一开始就以我会发现为前提吗?」

「……那么突兀的邀请,大概只有左右田本人会上当吧!」日向缓慢的说道:「你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类型吧?」

要『捕获狛枝』有多么困难。

这一点,现在就切实的感觉到了。

日向看着始终站在门口,完全没有踏入这个房间的意思的狛枝如此想道。

「怎么会呢?像是我这样的垃圾,能被作为『希望的象征』的大家邀请就很高兴了。」一如既往说着贬低自己到像是挖苦旁人的话语,狛枝终于回到了『既定剧情』上:「事实上,我也有事情要跟大家说,所以,没有直接参与『那个谋划』的你,也一起来大厅如何?」

「……」日向沉默了一会儿。

明明好不容易把对话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日向也知道他『原来的台词』是什么,但故意送上门去给狛枝挖苦这件事,又让他有着微妙的不快。

等等,奇怪?

现在的自己,已经战胜了江之岛盾子的自己,想要开创属于自己的未来的自己,应该对『预备学科』这件事并不在意了啊!

为什么想到会被狛枝挖苦,就觉得不舒服呢?

日向奇怪的想道。

「哎呀,还是我误会了?明明是『预备学科』的你也被允许参与了那个谋划吗?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大家,还真是宽容。」

可即使沉默着,狛枝依然将『预备学科』这个词丢了出来,彷佛他看见日向不挖苦他一下就会不舒服似的:

「不过,为什么被允许和超高校级的大家一起行动的日向君还在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自己房间呢?」

「……………………」

「嘛嘛,开个玩笑而已,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啊!」狛枝笑道。

「你的玩笑,一如既往的令人火大。」

「我不是早说了吗?根本没必要认真对待我的话。」如同日向记忆中,狛枝露出了难解的表情,但随即又漫不经心的微笑着:「嘛,算了,还是一起快点去大厅吧!吶,我们快走吧!刚来岛上的时候,我们不是时常并肩而行吗?」

……因为那个时候你还没犯病。

日向生硬的在心里吐槽着。

不过即使第二次听到这句话,日向依然觉得难以拒绝。

看准了故意说得吗?利用人心的柔软,根本是犯规啊!

「好的,走吧……」日向叹息道。

「……恩。」

狛枝用无法理解的目光看着日向,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怀疑和警惕对方的靠近,直到腹部的痛苦的直接跪倒在地上:

「呜咕?!」

「对不起。」收回击打在狛枝小肚子上的拳头,日向却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向着狛枝胳膊上绕去:「也许要暂时委屈你一下了。」

「咳咳……请问,这是在干什么?」狛枝痛苦的抽着气,古怪的询问道。

「只是打算暂时限制你的行动而已。」日向说道。

没错,日向打算自己进行『狛枝捕获行动』。

毕竟如果现在让狛枝跑了,接下来不知道会有什么继续阻碍他找到狛枝,可去大厅是不行的,因为狛枝早就在那里准备好了炸弹,再去一次也只会重复一次曾经发生过的状况而已。

于是日向一早就计划好,在狛枝自己过来的时候,将他抓住。

「这个,是日向君你的私人行动,还是大家一起商量好的呢?」不管在什么场所发生类似的事情,狛枝都一如既往的冷静。

但就算是这样的狛枝,也不会知道眼前的日向创是知道了所有,为了阻止他前来的。

误会了日向大约跟之前左右田二大的行为类似的狛枝不由叹息道:「连你也这样吗?这种时候还在做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点都没有大局观。」

「哈,那么你的大局观又是什么?」把自己弄死然后一切交给『幸运』吗?说什么『无论胜者是谁,都跟已经退场的我没关系』?如果对希望憧憬到了那个地步,就给我活着看到最后啊!胆小鬼!

日向在心里怒吼着。

这是他看见狛枝就想要立刻的不顾一切说出来的话语,可惜这里也是黑白熊的监视范围,要是真的说出来就麻烦了,日向只能将牙齿咬得『咯咯』,加重了捆绑狛枝的力道。

「啊啊,真是。不管我是怎样的垃圾,好歹也是超高校级的,区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对我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完全不知道日向的心情,狛枝还在不紧不慢的刺激着对方。

不过在察觉到除了捆绑自己的力道变大,日向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紊乱以后,狛枝终于认识到,光是激怒对方是没用的。

「啧,明明不过是个预备学科……」

「轰——」

在狛枝的嘀咕声中,大厅方向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怎么回事?明明狛枝还没过去啊……

对于这意料外的事件,纵使知道大厅有炸弹存在的日向也不由楞了愣,呆呆的向着那个方向看去。

狛枝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他猛然一扭胳膊,向后一靠,向着日向的下巴撞去。

如果是以前的日向创,搞不好就中招了,可惜狛枝面对的是『现在的』日向创。

虽然还没有达到可以把天赋转化为才能的地步,但作为『预备学科』的日向来说,他最大的天赋就是『努力』了,于是他也很努力的学习过要怎么运用体力上的优势的。

何况,退一万步来说——

「我可不觉得我会输给明明高我一厘米,却比我还轻两公斤的瘦弱家伙啊!」这么说着,日向灵巧的避过了狛枝的反击,反握住狛枝的胳膊,反扭着将他向下压去。

「你……不管大厅那边发生了什么吗?」狛枝挣扎着问道。

「我的首要任务是先把你抓起来。」反正,至少为了七海(内奸)的安全,你在大厅放置的炸弹的量也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吧!

「然后呢?觉得把我捆绑着就可以迎来事情的终结吗?」狛枝冷淡的问道。

「……当然不是终结。」在阻止你以好像是他杀的方式其实是自杀搞到最后还是他杀的方式强迫别人把你杀掉以后,我还要……

日向僵住了。

自己还要做什么呢?

因为光想着阻止狛枝作死,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自己的任务,除了阻止狛枝死亡以外,更重要的还有『收集希望碎片』吧!

不,比起阻止狛枝作死,收集希望碎片更重要一些,因为这样才可以得到狛枝的完整数据。

而收集希望碎片,是必须和对方搞好关系的。

但问题在于,在把一个人捆绑监禁以后,要怎么跟对方『搞好关系』?!

难道是培养斯德哥尔摩症状吗?

「……,…………,………………」拥有着所有才能天赋的日向创,在这一刻无法避免的陷入当机状态当中。

偏偏狛枝还催促的问道:「那么,日向君想要干什么?」

「……我,我现在说……」大脑处于死机状态中,日向直直盯着狛枝的后颈半分钟,直到对方觉得不对挣扎扭过头看他的时候,他才呆呆的问道:「那个,我喜欢你……可以吗?」

「——哈?」

「……喜欢你…………」

「哈?!」

「——¥##$@$#@$@」

在两声击破心灵最后防护的『哈?』之后,日向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蠢话。

虽然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是一口气攻略了十五个人的后宫王,可是在这边,他是连对七海说声『……谢谢你』都拖到了最后的万年童真啊!

羞辱的注意到自己第一次表白竟然断送在这种地方,而且断送在自己最讨厌的男人身上的时候,日向甚至忘记了继续捆绑,捂住发烫的蹲在了地上。

而更让日向精神受到毁灭性破坏的是,七海那娇小的身影正站在小屋的木质走廊的另一边。

「因为发生了爆炸都没有看见日向君,我才过来看看的……」七海带着平时那可爱却木然的表情说道:「……那个,多谢款待?」

这么说着,她转过身,以可爱的姿态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等……等等!七海你误会了!」

日向大叫道,却只能无奈的看着少女的身姿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之中,只有他的表白对方的挖苦源源不断的传来:

「……原来是误会吗?还真遗憾呢!因为被说喜欢还是第一次啊!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日向君会喜欢我这种垃圾?是拿我做表白的练习吗?但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的表白显然也是预备学科级别,这种诡异的表白绝对会失败的啦!」

我已经知道了啊啊啊啊!

求你别说了!

日向绝望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第一次狛枝希望碎片回收计划,令人绝望的失败了。


评论(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