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03

Chapter 3:错误的表白方式之其二

 

Game Loading…………?!

在人生第一次表白以最可笑的方式结束之后,日向创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个晚上,重新思考了自己的『狛枝攻略方案』。

虽然以目前的状况看,重新『读档』是最好的——对狛枝进行了那样愚蠢的告白,日向也觉得自己没脸再见『这边的』狛枝了——但仔细思考后,日向发现:

狛枝凪斗无法攻略!

这个事实,其实在进入游戏之前,日向就早有觉悟,只是或多或少不想要去思考而已。

毕竟,即使不说这两天找不到狛枝这件事,只要『日向创是预备学科』,喜欢着超高校级的大家的狛枝凪斗就会对自己不屑一顾吧!

要攻略狛枝,似乎只有回到整人屋事件之前。

也因此,日向才会犹豫的向七海问出『把大家当做希望憧憬的狛枝,和知道大家是绝望残党的狛枝哪个比较好』这样的话来。

可是,攻略『把大家当做希望憧憬的狛枝』真的有意义吗?

日向最讨厌狛枝,也因此,他最了解狛枝。

日向觉得,如果是狛枝凪斗的话,即使自己在他知道真相之前,将希望碎片全部收集,将他的好感度刷到可以马上牵手结婚度蜜月生一个足球队小孩的地步,在拿到那本数据的时候,狛枝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原来的好感度越高,只怕狛枝知道真相以后,对自己的恨意越大吧!

越是喜欢狛枝凪斗,在整人屋事件后,狛枝凪斗带来的绝望也就越大。

「啧,干脆叫左右田来攻略狛枝好了。」反正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狛枝喜欢的『超高校级』嘛!

虽然这里那么嘀咕着,但日向最终没有选择退出游戏,也没有读档,而是草草的睡了一会儿,直到黑白熊广播结束,才不情不愿的拖着浑身都痛的身体爬起来,强打着精神整理好衣冠以后去了大厅。

由于实在起床得太晚,而且整理衣服花了太多时间的缘故,和上次小吃摊事件时一样,日向到达的时候,众人已经在大厅外面了。

不过,上次还可以说黑白熊作梗,这次狛枝竟然没等自己来就跟大家『宣战』了吗?该不会彻底讨厌自己了吧?

日向担心的想道。

「啊!日向,你总算来了!」看见日向,左右田叫道:「狛枝那家伙他……」

「我知道。」日向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正打算去见狛枝。」

「唉?唉!原来日向就是内奸吗?!」左右田大叫道。

「……你在说什么?」日向抽搐着嘴角看向左右田。

尽管知道在这里的左右田只是新世界程序里残存的一段数据,所以什么都不知道,但他的白目程度,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像索尼娅小姐彻底无视掉他啊!

「日向君,难道?」这时候,七海偏过头,可爱的问道:「你要继续昨晚的表白?」

「唉——?!表白?」这次不仅仅是左右田,几乎在场的人都发出了惊叫。

「我说了,七海你弄错了。」

日向慌张的想要解释。

可按照惯例的,像是这种事情总是越抹越黑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BOY LOVE是吗?」索尼娅眼睛闪闪发亮的说道。

「泊位辣物?可以吃吗?」终里完全没有了解状况的样子,不过她一直都在状况外就是了。

「日,日向,你脑子没出问题吧?」左右田则一下子从日向身边退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咳,个人癖好什么的,我不好说三道四啦!」而这群人中唯一的常识人九头龙则咳嗽了一声,担心的看着日向:「但在『这个时候』,对象还是『那个人』,日向,你真的想好了吗?」

所以我就说是误会了……

「不,我觉得,更是这种时候才更加难能可贵。」七海却坚定的说道:「爱的存在可以感化一切的……昨天我听到了日向对狛枝的表白后,作为参考所玩的游戏是这样说的。」

不不,七海,不说前提就错了,我觉得狛枝的脑子,用石头砸也不可能感化的,而且你到底把什么游戏作为参考了?!

「不过,日向在这里监视那个变态也不错吧?」左右田则远远的说道。

「必要的牺牲吗?」九头龙沉吟道。

「日向同学,祝你成功。」索尼娅说道。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日向fight!」终里也笑眯眯道。

这是第二次了。

被这群人当做祭品送给狛枝的感觉。

日向含着泪握拳想道。

「日向君。」这时候,七海用她软软的小手握住了日向的手。

「七海……」

「我会祝福你们的。」七海认真的凝视着日向的眼睛说道。

「……谢谢。」日向觉得眼睛热热的,觉得自己眨眨眼,就有液体流出来了。

会『幸福』的吧!

在近乎表白的收集齐了最喜欢的女生的希望碎片的第二天,被这个女生祝福自己和另一个男生的爱情,这简直比知道最喜欢的女孩子是二次元妹子还要『幸福』啊!

「我会加油的。」

日向如此说道,义无反顾的向着餐厅内走去。

不管是怎样无解的局面,不管是怎样的不想要面对,不管怎样的绝望,直接去面对他,直球去攻略他,这是『日向创』从过去到现在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大的优点。

 

***

 

「我想要成为你的朋友。」

看着狛枝凪斗,日向创堂堂正正的说道。

没有时间培养感情,自己也是对方最讨厌的对象,那么只好直球进攻了,反正不过是可以『读档』的游戏而已,实在不行就试过所有『选项』好了,要是在这里逃跑,才是真的什么都不行了。

这是日向思考了一个晚上的结论。

「……」对于这个直球,狛枝显然没有直接接下的打算。

听到表白后,他沉默的看了日向一会儿,才缓慢的说道:「昨晚的继续吗?虽然我这样的垃圾是不介意当日向君的试验台啦!可是这次的水平连预备学科都没有了呢!日向君到底准备向谁告白呢?这样下去会万年童贞的哦!」

「不是!我是认真的。」日向强忍住羞辱的感觉,向着狛枝靠近了一步:「……不过,不是七海以为的……『爱情』那种喜欢……所以,才说是『误会』。我没有拿狛枝当做试验台的意思,是认真的……」

「认真的『喜欢』我?」狛枝笑着反问道。

他的眼睛深深的凝视着日向,似乎要看破对方的灵魂一般。

日向没有逃避狛枝的凝视,不过,同样凝视着那绿灰色的瞳眸,他觉得身体僵硬,难以呼吸,更无法说出唯心的话来。

不,就算说出来了,也会立刻被聪明的狛枝看破的吧!

于是在彼此的对视中,日向听见了从自己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声音:「不,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这个世界……最讨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于日向的回答,狛枝像是听见了超高校级的笑话一般,以疯狂的气势狂笑了出来。

这样大笑着,狛枝有趣的盯着日向说道:「日向君还真老实呢?这个时候,说谎一下也好啊!即使我这种人,也会受伤的啊!」

「……我真的讨厌你,在第一次学籍裁判以后,我根本不想要再见到你。光是想到你的存在,就可以感觉到无边的恶意了。」日向没理会狛枝,只继续说道:「可是,我无法不在意你,尤其是从整人屋出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简直没有一刻无法不想你……好像,只要一刻看不见你,就觉得你会引发什么令人不安的事情似的。」

事实证明,这个预感成真了。

以最让人无法忘记的可怕方式。

即使在所有事情结束后的现在,回到这里面对着过去的狛枝,日向依然无法摆脱这个感受。

「所以,你想要陪在我身边吗……还真是热情到让人看不见一点希望的告白啊!『没有一刻无法不想着』什么的,听起来你简直爱上我这种垃圾了呢!」狛枝说道。

他明明是坐着的,却用俯视的角度看着日向:「整人屋事件以后……就是我态度改变以后吧?难道日向君是M吗?不被人鄙视就无法兴奋起来,原来如此,我一开始用错了攻略方法啊!」

「……」日向没有说话。

就是他自己,也觉得这种表现像是一个傲娇。

「不过,这种感觉不错啊!像是虫子一样的我和预备学科的日向君还真是令人绝望的相配呢!」狛枝却忽然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日向的错觉,狛枝的眼睛里弥漫着深不见底的黑暗,光是看着,就像是要将他吞噬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眼神,日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但狛枝抓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的后退,用那样黑暗的眼神凝视着他,用宣告炸弹时那般疯狂的口气说道:「吶,虽然最讨厌我,虽然最不喜欢我,但日向君还是想要成为我的朋友,想要跟我在一起对吧?那么,我们就在一起吧!」

「狛,狛枝……?」日向呐呐道。

老实说,在『告白』以前,日向做好了各种失败的准备,包括被狛枝用西园寺级别的毒舌挖苦之类,但惟独现在的反应,是日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道的。

「还是说,日向君后悔了?」狛枝紧逼着问道。

他的手从日向的肩上滑到了日向的脸上,冰冷的,不带一点温度,让日向想道了自己替这个人尸检的时候,那再也不会动弹的冰冷的身躯。

至少,这次不想要看他再以那么可怕的惨状去死。

「不,我想和你在一起。」日向强忍着因为体温差别造成的颤抖,坚定的回答道。

「又是这种眼神!又是这种眼神!为什么明明不过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总是露出这种眼神呢?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误会的。」

伴随着狛枝意义不明的话语,日向的身体被重重一拽,再然后,就发现自己靠在了一个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的怀抱当中。

狛枝凪斗的怀中。

而紧紧的抱住日向,狛枝再度发出了令人不安的狂笑:

「那么,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好了,我的『第一个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

领悟到对方不会再听自己说什么了,日向只能徒劳的叫唤着对方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日向忽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和狛枝死时类似的预感。

就好像他在刚才,似乎按下了某个非常不妙的开关。


评论(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