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04

Chapter 4:他向着名为希望(厨)的绝望露出微笑

 

表白并『成为朋友』的第二天,也是曾经的狛枝的死亡的那一天,日向并没有听见黑白熊广播,而是因为身体的不适而苏醒的。

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昏暗的光线让日向几乎以为还没有天亮,但模糊的视线中那绝不属于他的房间,却似曾相识的横梁让他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那个横梁……

日向挣扎着想要起来,但随后发现,他的四肢被捆绑着,呈『大』字型的捆绑着,不要说起身,连调整一下姿态都无法做到,身下冰冷的地板周围带着灰尘的空气味道也都告诉他,他并不在自己房间里,而是在某个好像仓库的地方。

……仓库?!

对了,那个横梁就是狛枝『曾经』用来悬挂穿透他小腹的长枪的地方,不,对『这里的』狛枝来说,是『将要』悬挂长枪的地方吧?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

「唉,好像已经醒来了?日向君似乎拥有相当程度的抗药性呢!」

就在日向试图使用自己并不熟练的『才能』将捆绑在身上的绳索解开的时候,有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听见这个声音,日向的心往下一沉。

他艰难的移动着眼珠,循声望去,却只看见布满灰尘的挂帘,而根据记忆,日向知道这块帘子会很快被大火烧得残破不堪。

现在的场景,现在的状况,似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你准备杀了我吗?」

日向发觉自己的声音意外的冷静。

不过,为什么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呢?

狛枝的目的是杀掉除了七海(内奸)以外的所有人,于是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因为预备学科而确定跟未来机关无关的日向创就是『一定』必须杀掉的存在。

而如果当初学籍裁判的时候没有正好知道七海是内奸的日向只有狛枝,七海还『根据设定』不能主动承认自己是内奸,以狛枝的误导能力,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达成他的目标吧!

这么一想,日向反而觉得自己当初没有被狛枝设计杀掉这件事才比较奇怪。

「你怎么会这么想?」反而狛枝似乎很惊讶的说道:「虽然日向君不过是个预备学科,但好歹也是我的本命呀,亲手杀死你什么的,我绝对做不到的。」

说着这令人窝火的话语,狛枝将最后一个多米若黑白熊骨牌放好,一手抱着黑白熊玩偶,一手拿着匕首,最后一屁股坐在了日向的小腹上。

「呜咕。」日向痛苦的呻吟了出来。

不管怎么体型纤细,狛枝凪斗毕竟是个一米八的男生,而且日向现在处于空腹状态,被那么一压,几乎想要呕吐出来。

「很难受吗?真是,为什么要醒过来呢?」狛枝叹息道:「以前就对你说过吧,与其互相怀疑而痛苦,还不如就这样相信着对方被杀死啊!」

「我可没有相信你!」日向咬牙道。

「那么昨天你就不该坐在我对面,将我准备的饮料全部喝掉。」狛枝俯视着日向道:「还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脑子也是预备学科级别的,忘记了我是在整个岛上埋藏了炸药的犯人?」

你埋的只是烟火而已……不过,因为只考虑着阻止对方去死,却没有想到对方会杀死自己这个可能性,确实是自己的错啦!

日向正如此想着,狛枝的下一个动作却忍不住让他惊叫了出来:「你,你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当然是把自己捆起来啊!」狛枝无辜的说道,结结实实的在自己小腿上绕上了绳子。

「可杀了我不就够了吗?」日向说道:「为什么你自己也……」

「……」这个问题让狛枝停止了动作。

他低下头,凝视了日向好一会儿,才奇怪的说道:「从之前就觉得了,为什么日向君好像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呢?而且还为此不惜跟我这种垃圾表白也想要绊住我,现在更是一副自己死了没关系,但无论如何都想要阻止我去死的样子。」

「那是……」日向心虚的想要说什么。

「不过,真相是怎样都无所谓。」但狛枝并没有听日向辩解的意思,他直接将一块胶布拍在了日向的嘴上。

是狛枝『曾经』使用过的那个嘛?

日向用力的动了几下嘴巴,但不愧是狛枝选择用来阻止自己发出悲鸣的胶布,粘性和韧性都不错,不用手根本不可能自己扯下来。

狛枝却不管日向的挣扎,他将匕首放在日向的脸颊旁边,状若无意的比划着:「不是很合适吗?日向君。像是垃圾一样的我,还有预备学科的你,死在一起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哪里合适了?!

日向的身体因为匕首那冰冷的触感微微颤抖起来,他现在越发觉得狛枝凪斗是个超级麻烦的家伙——哪有选择错误一次,就迎来BAD END结局的。

可惜没等日向想通自己哪里做错了,狛枝突兀的收回了匕首,并且一匕首插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呜咕!」

伴随着狛枝压抑的呻吟声,血腥味在原本布满灰尘的狭小空间里散播了开来。

『住手!』

尽管无法确切的看见狛枝的自残行为,但凭借味道和声音日向依然明白了过来,他想要出声阻止对方,可那可恨的胶布牢牢的黏在他的嘴上,让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徒劳的听着自己上方传来的声响,闻着空气中越来越强烈的血腥味。

结果,不要说收集碎片,连阻止对方自杀都几乎失败了吗?

日向急切的想道,不顾手脚被绳子紧紧的勒,越加用力的挣扎起来,而伴随着他的挣扎,似乎右腿松脱了一点。

可就在日向几乎让右腿挣脱束缚的时候,从大腿中部传来的痛苦中断了他的挣扎:

『啊——』

嘴里的悲鸣同样被胶布阻止了,右腿倒是如日向期待的获得了『自由』,可惜那上面传来的剧痛让他除了颤抖以外什么都无法做到。

「啧!还想说那个位置肉比较厚,也许没有那么痛呢!」看着日向痛苦的表情,狛枝皱着眉说道:「为什么你那么早醒来呢?明明想要你没有痛苦的去的,可惜我对药物的知识掌握得不多,无法在药房找到减轻你痛苦的药物。所以,稍微忍一忍吧!很快就结束了。」

怎么能让你『结束』啊!

日向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狛枝,只是由于痛楚留出的生理性盐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使得他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表情。

也不知道狛枝出于什么心态,他并没有如同日向记忆中的那样把自己那张烦人的嘴也粘起来,而是为了转移对痛苦的注意力,变得异常的话唠。

「吶,日向君,后悔了吗?后悔成为我的『朋友』了吗?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吗?后悔卷入我的『不幸』了吗?其实我一样哟!本命的日向是预备学科,还试图阻碍我的行动,在最不该的时候成为我的『朋友』,以至于我不得不亲手连累第一个朋友去死。

哈,哈哈哈哈哈,还真是不幸呢!还是真是天底下最大的不幸啊!」

狛枝用疯狂的语气如此喋喋不休的说着,手里却一刻都没有停止他的自虐和施暴行为。

尤其是在划开日向皮肤的时候,他动作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对待某种艺术品,很难说他是想要减轻日向的痛苦还是增加他的痛苦。

于是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厚起来,闻着自己的血和狛枝的血的味道,日向渐渐的开始觉得无法呼吸,感官也慢慢的变得麻木了起来,一开始那难熬的痛苦似乎消失了,眼下正被粗暴对待的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而是一具玩偶。

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只有狛枝的声音像是梦魇一般持续不断的响着:

「不过,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不幸,接下来总该换我『幸运』一次吧!」

『!!!』

伴随着这个问题发言,已经变得迷迷糊糊的日向忽然感觉到了从右手手掌所传来的,钻心一般的痛苦。

日向扭过头,就发现自己的手掌和狛枝的手掌牢牢的被匕首贯穿在了一起。

「呜……呜……」

纵使是狛枝本人,似乎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他此刻彻底的压在了日向的身上,由于『这次』他并没有将自己嘴巴封起来的缘故,他为了阻止自己的悲吟,干脆一口咬在了日向的耳朵上。

『痛……』

明明对身体的刀伤已经近乎麻木了,日向此刻就切实感觉到了耳朵和掌心上传来的痛苦,那种痛苦似乎时时刻刻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结束了……就快要结束了……」咬着日向的耳朵,狛枝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知道他是在安抚日向,还是在告诫自己。

日向试图转头去看,但耳朵被咬着,根本无法转移视线,只有狛枝的体重切实的压在他身上,而模糊的视线里,即将贯穿他们的长枪高垂着,伴随着狛枝的手的颤抖有着摇晃,似乎随时都可能落下来。

是啊……结束了吗……

第二次攻略失败……读档……

……,…………,………………

才怪!!

日向用力眨了眨,将眼睛中多余的液体挤出来以后,他艰难的转动着眼珠,看了一眼被狛枝拍飞的黑白熊一眼。

那个位置……

用几乎停顿的大脑思考着,日向勉强抬起了唯一能动的,却已经不像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右腿,不顾痛楚的折磨,用力的对着『幸运的』滚到他脚边的黑白熊一脚踹了过去。

「日向君?!」

同样被捆绑着,狛枝无法确认日向的动作,不过他隐约觉得不对,却只能失声叫道。

而在另一边,大约由于某个死神小学生的加持,肚子开洞的黑白熊玩偶如同日向希望的飞了出去,并且精准的命中了挂帘另一边,原本应该由黑白熊多米诺骨牌推倒的打火机。

很快的,大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烟雾混搭在血腥味中,似乎准备将所有的味道一口气燃烧殆尽。

可是这时候,外面还没有动静,七海和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仓库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也不可能如同狛枝计划的,去拿起那带毒的灭火器。

「日向……」狛枝第二次叫道。

这次他已经明白了发生什么,所以他几乎是愤怒的看着日向。

日向也终于得以转过头来,但他也并不退让的看着狛枝,眼睛闪闪发亮,即使在熏人的烟雾中也没有丝毫的动摇。

『是你自己说的,到最后都不要放弃希望对吧?

也是你说的,既然已经如此不幸,那么换取小小的幸运,对吧!

那么至少最后,让我阻止你的愚行!』

日向不知道自己的心声有没有传达给狛枝。

总之,在他们就这样眼对眼的对瞪了好一会儿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大呼小叫声:

「呜哇哇,浓烟?!这里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火灾?」

可伴随着这样的叫声响起的同时,仓库里的自动洒水器也已经打开,安全的降临在滚滚的火焰上。

「我……输了吗?」

依稀中,日向似乎听见了狛枝的低喃,接着,却是小腹被贯穿一般的剧痛。

不,根本就是真的被贯穿了吧!

简直像是蝴蝶标本一样。

日向如此想着,终于放任自己的灵魂慢慢的沉入到黑暗之中。

 

BAD END——?!

 

当然,是开玩笑的。

半分钟后,日向捂着小腹从营养舱中坐了起来。

他的小腹并没有受伤。

事实上,日向为了避免出现『救人反而把自己赔进去』的糟糕状况,安装了特别插件。

只要不是被球棒直击头颅那种即死死法,都可以在『玩家』觉得危险的时候,强制下线。

不过程序中的世界有点真实过头了,即使没死,那种受伤的状态依然影响到了现实,让日向觉得自己四肢和小腹不像是自己的了。

而且,攻略依然失败了吧?

不仅没有阻止狛枝,还把自己贴了进去,也许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好好的重整一下整个计划。

日向如此想着,狼狈的从营养舱中爬了起来,接着却差点因为旁边营养舱的身影吓得跌回去。

狛枝。

狛枝凪斗。

在旁边的营养舱里,狛枝凪斗正一脸茫然的坐着,呆呆的看着前方,好像没有睡醒似的,但确确实实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以后,日向犹豫的叫道:「……狛枝?」

「?」狛枝闻声转过头,看了日向一眼。

面对着狛枝的眼神,日向却觉得古怪。

因为狛枝看他的眼神,是他完全陌生的从没有看过的眼神。

「狛枝……」

与这样的眼神对视着,日向想要说些什么,可没等他说出来,在对面的营养舱里就传来了另外一声尖声惊叫:

「我才不要成为变态的饵食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那个声音,左右田也从营养舱中爬了出来,而且从铁青的脸色来看,似乎经历了不下于日向的苦难。

看着这样的左右田,倒是狛枝先开口了:「唉?这不是左右田君吗?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你失态到了这种地步。」

「没有,什么都没有……啊啊啊啊,狛枝——!!!!」

左右田原来铁青着脸想要矢口否认,但看清楚跟自己说话的是谁以后,他再度发出了之前那种几乎可以把死人叫醒的声音:

「你,你已经醒了?」

「醒了?」狛枝的表情有点古怪。

不过左右田似乎从来没拥有灵活的看人脸色的神经,只继续大惊小怪道:「哇啊,日向,你也太有效率,为什么——」

「等等,左右田。」日向却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稍微有点被日向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左右田乖乖的闭上了嘴,倒是狛枝因为左右田的反应,似乎终于将注意力放到了日向身上一点,多看了他两眼。

面对着这样的狛枝,日向正色问道:「狛枝,你还认识我吗?」

「……我们是认识的吗?」狛枝笑道。

他的笑容似乎跟程序中的他没有任何不同,温和柔软,不熟悉的话,会误以为他没有任何攻击性。

带着这样的笑容,狛枝不紧不慢的说道:「啊啊,真是对不起。我还真是没用的垃圾,连认识的人都记不得了……要不,我们重新做过自我介绍吧?」

「怎么会?!」听到狛枝的说法,左右田在一边发出了小声的尖叫,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日向却明白了过来。

这不是他认识的狛枝。

这不是跟他相处过的任何一个时候的狛枝凪斗。

认识左右田而不认识他,只能说明一种情况——

眼前的狛枝凪斗,是绝望残党时期的狛枝凪斗,所以他才会认识作为自己同学的左右田,也不知道日向创。

于是,日向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另一边左右田想要发表的意见,正色看着狛枝,露出了根本没有笑意的笑容:

「你好,我是日向创,预备学科的日向创。」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