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和尚

施主,不吉利啊

『狛日』希望的未来和绝望的日向创05

Chapter 5:绝望枝和更绝望的绝望枝,你想要选择哪个?

 

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是『预备学科』呢?

人类有时候还真会做一些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

晚餐的时候,日向心不在焉的抿着味增汤,真心觉得自己小腹开了一个洞,只要想起狛枝凪斗,刚喝下去的汤就可以直接通过肠道从那个洞流出来。

可惜同伴们并不知道日向才刚刚经历了再糟糕不过的『殉情』,在桌子的另一边,九头龙正急切的问道:

「换句话说,狛枝凪斗之所以会醒,是因为你阻止了他的死亡,让他大脑认知到自己没死这个事实,才得以苏醒过来?但由于你没有收集他的希望碎片,所以他才是绝望残党状态?」

「很遗憾,并不是」日向叹息着放下手里的碗,干脆放弃了进食的打算,详细的解说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死亡就是死亡,一个误以为自己血被放光而活活吓死的人绝不会因为这是个误会而重新活过来,所以才必须收集希望碎片,用以前的人格作为契机刺激大脑,让他们苏醒。」

「但是,狛枝……」

「像是狛枝的状况,应该原来就因为某些原因只是『假死』而已,换言之,即使不管他,他也可能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醒来。」日向揉了揉太阳穴,毫无感情的说道:「也就是说,这是小概率事件而已。」

「概率啊……」九头龙喃喃道。

「恩,概率。」日向点了点头。

然后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

因为在座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跟『概率』这个词扯上关系,狛枝凪斗的运气会变得多么的不讲道理。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呢?

「嘛,这难道不是很好的开端吗?」在冷场了几分钟后,索尼娅救场一般的露出了明艳的笑容:「既然有一个人醒来了,那么大家也会慢慢的全部苏醒过来吧!」

「啊,也是,也不能操之过急了。」九头龙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的说道:「而且如果处于绝望残党状态下醒来也太可怜了,还是按照步骤慢慢来比较好。」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日向缓慢的点了点头,并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终里和左右田。

这两个平时吵闹的家伙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开口,让他觉得有点奇怪,尤其是左右田,从他退出程序时发出的尖叫来看,似乎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情。

等下问问他们好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狛枝的处理问题。

于是日向也就向众人问道:「那么,回到正题,关于狛枝苏醒这件事,虽然我已经向苗木他们发去报告了,但恐怕得到回应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就算得到回应,他们也不可能立刻赶来。在这段时间,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友好的相处喽。」索尼娅微笑道。

虽然这位王女的国家好像非常奇怪,但她本人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无暇纯洁的心态,几乎没有一丝阴影,美好的不真实,简直让人疑惑她为什么曾经会被绝望所支配。

现在她也明朗的说道:「不是说好了吗?要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而且好好相处的话,一定可以让狛枝同学从绝望状态好好的恢复过来的。」

「不,那不可能,那家伙就算不是绝望状态,做得事情也没差别吧!」索尼娅的发言终于让一直沉默着的左右田做出了激烈反应:「而且让索尼娅小姐接近那种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那么觉得。」难得的,九头龙给予了支持:「原本他就很危险了,现在还是绝望残党状态,不能那么掉以轻心,何况这个岛上现在只有我们在,还是先隔离观察一段时间比较好。」

「没错!现在就去把他捆起来!」左右田说道。

话说左右田你多喜欢把狛枝捆起来啊!

「喔喔,要我出手了吗?」终里也问道。

「等等,终里……这样的话,还是把他交给我好了。」日向缓慢的说道:「如果是曾经作为他同学的大家,狛枝一定非常了解,很快就会明白这个岛上是什么状况了,但如果是『不认识』的『预备学科』的我的话,就算狛枝再聪明,要彻底弄清楚状况也要一段时间,那时候,苗木他们的支持也应该到了。」

说到这里,日向顿了顿,才接着道:

「何况,他以那个状态苏醒,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本人都说到了那种地步,同伴们当然没有反对的余地,看着日向,九头龙叹息道:「日向,你也千万不要勉强。」

看着昔日连和大家好好相处都做不到的黑道少爷的关心的眼神,日向不禁微笑了起来:「恩,我不会勉强的。」

一切总会好起来的……对吧?

 

***

 

「喂,吃早饭了。」

于是第二天清早,日向端着干酪和牛奶的早点,敲开了狛枝房间的门。

狛枝已经起来了。

虽然没有特别说明,但狛枝好像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没有任何反抗行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还是单纯的发呆,看日向送饭过来就微笑道:

「谢谢。」

他的笑容也是温柔明朗的笑容,像是个好少年似的,甚至面对『预备学科』的日向,也没有失礼之处,完全看不出内在的疯狂和神经病。

这样的狛枝,让日向稍微回想起了刚认识时候的狛枝。

不过,看似相同的亲切态度,其实有着本质性的不同的。

「……日向君?还有什么事吗?」在接过餐盘后,狛枝就用那温和有礼的态度下达了确确实实的『逐客令』:「还是说,你『必须』在这里看我吃完早餐?」

这么说着,狛枝放下托盘,拿起了预备涂在干酪上的果酱,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并且看了一眼『自己』那涂了鲜红色指甲油的左手。

并不是不喜欢这种口味,而是因为果酱是真空包装的小盒,必须撕开上面的锡纸才可以使用。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对于现在的左手『并不属于自己』的狛枝凪斗来说,有点困难。

「我来帮你。」日向说道。

无视了狛枝的逐客令,日向径直从对方手里拿过果酱,却不由有些讽刺的想起过去好像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那时候的狛枝双手都被捆着,但他毫不客气的要求日向喂他就是了,虽然日向完全没有理会。

这也是『现在的』狛枝和『以前的』狛枝最大的不同。

『日向刚认识时候的狛枝』不管是自我介绍的时候也好,搜查的时候,都自顾自的粘着日向,热情得让人怀疑他居心不良。

而此刻的狛枝,虽然温和的笑着,其实把日向当做了类似侍者家具一类的存在,觉得没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像是这样让日向离开的举动,以前的狛枝只有在『绝望病』的时候才做过。

不过,现在的狛枝确实也是『绝望状态』就是了。

可是虽然知道这一点,但就好像当初明明知道狛枝的状况是『说谎病』的时候一样,日向还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愤怒了起来。

『但是这才是正常的吧?狛枝本来看起来也不是有闲心去挖苦一个无足轻重的预备学科的人。』日向想道:『在程序里那家伙对我的态度那么差劲,说到底,是他先对人抱有莫名其妙的期待,发现不是以后又单方面的态度变差……什么嘛!仔细想起来,明明是我更有道理生气的不是吗?』

心里这样想着,日向恼火的将果酱一口气全部铺在了干酪上面,送到了狛枝的嘴边:「吶,张嘴!」

「……就,就算是我这种人渣,自己吃饭还是可以做到的。」

直到听见狛枝用惊讶的声音如此说道,日向才觉悟到自己做了什么,脸瞬间涨得通红。

但这样退缩好像太丢脸了,于是日向并没有放下面包,只僵硬的说道:「叫你吃就吃!」

『我到底在做什么?!』

看见狛枝闻言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日向简直后悔昨天为什么没有干脆的死在游戏里,免得出来丢人。

可也不知道狛枝是怎么想的——当然,他的想法从来就没人搞清楚过——他盯着日向直直的看了几秒钟,也许是认为日向没有收手的意思,竟然就乖乖的低下头,咬在了日向拿着的面包上。

『不行,气氛实在太诡异了。』

无言的看着狛枝吃掉半块面包后,日向终于无法忍受这里诡异的空气,僵硬的问出了从刚刚开始就第二在意的问题:「那个……你的左手,不要紧吗?」

那只手属于『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吧?

这是属于『神座出流』的记忆。

自醒过来后,日向并没有得到自己身为神座出流时的记忆,因此他到现在也依然不知道自己作为神座出流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准备做什么,最终目的是什么。

这也愈发显得回忆起来的那唯一一段记忆格外的诡异。

为什么单单记起了狛枝凪斗呢?

明明只见过一面,而且那个时候对狛枝的存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

日向越想越觉得混乱,于是对那只明显不属于狛枝的手更加的在意起来。

「唔?唔嗯。」狛枝鼓着脸颊,像是乖巧的小猫一般咬着面包的边角,在将嘴里的吞下去以后,才笑着说道:「左手?很好啊!一直都有乖乖的听话。」

这么说着,他抬起了左手的手臂。

在这只手臂的手腕关节上乱七八糟的缠着绷带,绷带上还残留着已经变成褐色的血迹,让人怀疑这样的伤口为什么没有腐坏感染,但绷带所连接着的一看就属于女人的那只手,却依然细嫩红润,宛若在生者身上一般,反倒更显现出了狛枝原本的皮肤那不自然的病态苍白。

说起来,为什么狛枝会成为绝望残党呢?

这个一天到晚叫着『希望希望』的家伙,会成为『那个』女人的部下这种事完全无法想象啊!

带着这样的疑问,有些恶心的看着并不属于狛枝的那只手,日向有些疑惑的重复着狛枝的话语:「听话?」

「哈哈哈,我当然也会听话的,一开始不就那么这么答应『你们』的吗?」狛枝却笑道。

他的眼睛好像在看日向又好像没看,灰绿色的瞳眸像是蒙上了灰色的影子,弥漫着令人不安的味道:「我会乖乖的,乖乖的配合你们做所有事情的,因为我不是说过了吗?『绝望』也是我最大的敌人啊!」

「……」

「吶,如果是要杀掉『绝望』的话,我什么事都愿意做喔!尤其是如果可以让我杀掉我讨厌的『她』的话……」狛枝说到这里,用那双弥漫着不祥的眼睛看着日向,古怪的问道:「说到这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你是在问『神座』吗?

仅仅见过一次,却说要『利用』那个女人的神座。

反正,现在的狛枝,绝对不可能想起『日向创』来的吧?

非常明白这一点,日向却回答道:「……我只是……这里的打杂人员而已,因为是预备学科,连未来机关的人都不是呢!所以……跟『你』其实并不认识。」

「哦,苗木的部下吗?」听到日向的回答,狛枝像是从什么糟糕的地方惊醒一般的,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有些漫不经心的应道。

倒是日向有些古怪的问道:「你认识苗木?」

「不是他送『我们』来这里的吗?所以见过一面啊。」狛枝说道,他的口气微妙的有些古怪:「他也是杀掉了『那个女人』的那个人吧!」

「……」日向捏紧了手中剩下的面包,僵硬着表情问道:「那么,你觉得苗木怎么样?」

「?怎么样?这是问卷调查吗?可惜我跟他不熟呢?只知道他好像也是个『幸运』吧?和我一样微不足道的才能,却杀了『那个女人』……」狛枝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如果他愿意来跟我谈谈,我将不胜荣幸……」

「碰!」

狛枝的话语,被日向一拳敲在桌子上的声音打断了。

狛枝古怪的看着日向,日向却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般的,只微笑着说道:「那么,我就不打搅你继续吃饭了。等吃好了以后,请单击那边的铃好了,我会来收拾的。」

这么说完,日向也不管狛枝的反应,带着不自然的笑容走了出去,只留下狛枝奇怪的看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再看了看桌子上被捏成一团的面包。

「真是个奇怪的人。」

如此评论道,狛枝平静的就着牛奶将被捏成一团的面包慢慢的吃了下去。

 

***

 

「哟!日向。」在走廊里,微笑着的日向遇到了好像早就埋伏在那里的左右田:「你的心情好像不错嘛!狛枝那家伙没给你找麻烦吧?」

「……很听话。」

「那就好,我也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乖了很多,」左右田没注意到日向的不自然,很顺口的就接了下去:「这样一来,狛枝醒来了,七海的碎片也收集齐了,那么没问题了,你没必要返回程序了吧?那么来代替我怎么样?」

「哪里没问题了?」

「咳咳,我当然没问题了,我是担心索尼娅小姐,所以……」

「我说,那个家伙哪里没问题了?!哪里不用返回游戏了?!」日向忽然一把抓住了左右田的领子,怒吼道。

「日向……?」被这样的日向吓了一跳,左右田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

但日向显然根本不在意左右田的反应,他自顾自的把刚刚积攒的怒气发泄了出来:「明明满口『希望希望』的家伙,现在却满口『绝望绝望』的,连他明明会中意的苗木君都看不见了的样子!!

什么『最讨厌』啊!什么『这一次想要把最讨厌的她杀掉』啊!什么驯服了『绝望』啊!

不是被迷住了吗?!不是被那个叫做『江之岛盾子』的『绝望』给迷住了吗?!不是因为被那个女人迷住,所以完全看不见其他东西了吗?!」

「日,日向……」左右田听不懂日向在怒吼什么,但他却明白,如果日向再不放手的话,自己一定会被自己的『灵魂之友』活活勒死。

好在日向并不准备真的干掉左右田。

他就好像拽住左右田的领子一般忽然的松开了手,然后喃喃自语般的说道:「不行……我必须回到程序里去!至少,必须让那个家伙看看,『两年前的』那个为了希望不惜把所有同伴杀掉的『自己』啊!难道他不觉得羞愧吗?」

「你,你高兴就好了。」虽然依然不知道日向在说什么,左右田姑且这样回答道。

「对,回到程序里去。」

日向说着,像是幽灵一样的离开了,只留下左右田莫名其妙道:

「那家伙在搞什么?」

「……不知道。」在走廊的屏幕上,点阵形状的七海用一如既往慵懒的声音回答道:

「我从来不知道呢!日向君竟然会是那样大——的……

醋坛子。」


评论(7)

热度(129)